【授翻】冬寡 - The Asset(第一章)

爱偷懒不爱动脑的我又来产翻译粮了。已取得原作者的翻译授权,但由于涉及关键剧透,所以授权截图暂时不贴上来了。

这篇文时间线接美队二,全文大约三、四万字,一共十章,个别章节有肉,日更。

——————————以下是正文————————

Natasha独自站在昏暗的观察室里,透过单向的镜面玻璃看着他。这是他好多天以来第一次踏出他的牢房,但是除了粗略扫视房间——摸清出口,看了看墙边空荡荡的武器架——他纹丝不动,背对着她站着。他保持这个样子已经快半个小时了。

她可不是什么跟踪狂。人在自以为独处的时候是最真实的,尤其是在疲惫的时候。至少大部分人是这样。不过这可不是一般人。在Steve把他带来之前,他徒手端掉了四个九头蛇基地。有人说他的行为正好帮了他们的忙。Steve认为他是想赎罪,不过他们还是不能冒险就这么信任他。

“如果我们要重建。”Fury说过,“我们必须好生利用手头的每一项资产。”所以她在犹豫什么?是因为自己被搁在一边而不快?还是因为被派来当保姆而郁闷?Fury信任她的意见,她的评估结果将决定那个囚犯接下来的命运。他需要一个局外人来进行这项任务。但世界上还是有些事是连Fury都不知道的。

这时候他转过身来,透过玻璃墙直直地盯着她。他所能看到的只有他自己的镜像——深色头发,泛青的下颚,眼光仿佛洞穿一切,与此同时却透出深重的悲伤。他们让他保留着他的机械臂,不过在此之前Stark做了些改造。他向他们保证那现在不比一条普通的假肢更危险,但她并没有因此而觉得轻松多少。只要冬日战士还有一口气在,他就依然是她所见过的最致命的人之一。

她在电脑屏幕前俯身,关掉了训练室里的摄像头,她能感觉到他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的重量。是她要来这里的,她将以一种她知道双方都了如指掌的语言和他沟通。不会有难堪的讯问,或者悔恨,或者暴力。Fury想要她来测评他的能耐,而那正是她此行的目的。

她朝门口的警卫点点头,踏入他所在的训练室。他还是没有动,笔直地站在那里研究他的镜像。门在她身后滑上。她知道这有多怪异,比任何人都清楚一个人连自己都遗忘的感觉。他不是唯一那个近来正在遭受记忆碎片入侵的人。当他只是个幽灵,或者目标,或者面罩后的陌生人时,事情要简单得多。可是那张面罩后是一张她以为此生都不会再见的脸庞。

但她不会让那些凌驾于自己之上,至少现在不会。从Fury提出要求开始,她就一直在准备这一刻了。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实际上是谁——但他了解她。他知道她永远不负所望。

当他终于转身朝向她,她已经准备好了,准备好了迎接一切,除了他那虚空一片没有任何认出她的迹象的眼神。尽管如此,她依然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来揍我一顿?我以为他们总算要把我送上审判席了,但是考虑到我们所在的地方……”

“审判终会来临。”

“什么时候?”

“与我无关。”她踏过铺着厚垫子的地板走过来,脚步寂静无声。“我只是来谈话的。”

“谈话,当然。”

“你之所以还见得到日光,唯一的原因就是Steve Rogers似乎很信任你。我是来判断他的意见是否站得住脚的。”

他又转身去看镜子。“你可以信任Steve.”提到那个名字时,他微不可察地停顿了一下。

“Rogers可没在首府中心地带发起一场火拼。”

他皱了皱眉,回忆着那天的情形。他们当然检查过他的大脑了。医生说他们发现了大量的疤痕组织,但是脱离了九头蛇的洗脑程序,他们有信心他的记忆将会复原。她并不嫉妒这一点。有些回忆会耗费更多时间才会恢复,他们说。她想过,不知道在他想起她之前,她还剩多少时间。

他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找寻着她的视线,在镜子里和她对视。“你在那儿。”他转身朝向她,紧盯着她的脸。“Natalia?”

“事实上,现在是Natasha了。”

他仍在回忆中挣扎,试图抓住什么。“我们是不是——认识彼此?我是说,从前?”

这几乎让她动容,但她在这方面比他强。她的表情平静无波,微微撩起T恤下摆,露出小腹的伤疤。“我们见过。”

“对不起。”他显然不记得这个,但他的语气听上去几乎很陈恳。“不过我敢打赌能够近你身旁到那种程度的男人,肯定顾不上去看它。”

“真可爱。Rogers确实说过你对付女孩子很有一套。”她若无其事地放下衣摆,走到搏击垫中心。

“是吗?”

“跟你无关,是我不吃这套。”她示意他攻击她。

他仍有些犹疑,“这么说——我现在归你管了?”

“看情况。”

“什么情况?”

“看你是否值得信任。看你的本事对我们有没有用。看这个计划会不会以灾难告终。”

他沉下脸。“我的——本事。你们想要的就是这个。”

“我们不是九头蛇。你想要我们就因为Rogers的话就信任你?Steve信任我们,信任我。即使他可能不该这样做。”

他毫无预警地挥拳向她,比她预计的更快,但她闪电般攥住他的手腕,扭身避开了他的突袭。他有所保留,这一拳只为试探。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告诉我,Natal——Natasha?”

“你不是唯一一个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悔恨的人。”她本来不想使这一招的,至少暂时不想。但是有失才有得。“你确实是后悔的吧?”

“你以为呢?”他又一拳挥向她,因为愤怒而更迅猛。但她轻盈避开,他面露痛苦,回忆比她的反击更痛。

她可以利用这一点。他依然不稳定,依然深受回忆荼毒,频频涌现的往事重现了旧日的恐怖。如果施以适当的压力,他会告诉她一切。只要她能说服自己那么做。

“我认为你很危险。”现在轮到她攻击,一招一式都流畅精准,不过同样被他轻易格挡住。“我认为引入你是一个负担。”她压住他。“但我也知道那些事不是你的本意,你控制不了自己。”

虽然他似乎既迷惑又疲惫,他的姿态依然无可挑剔。当她身体下沉想给他个扫堂腿,他迅速滑到一边。他站起来时,她一脚踹向他的胸口,不过他抓住了她的脚踝,双手握住。如果他用全力,他可以轻易粉碎她的关节,但她依然选择露出破绽。从他微微抽动的嘴角看得出来,他知道她是故意的。“所以问题的关键是那个。我能否控制自己?”

她跳起来双腿踢向他,利用反冲力跃离了他的胸口,轻盈翻滚到一边。她微微躬身,绕着他打转,寻找他的薄弱点。“他们说你正在逐渐恢复记忆。你做过的那些事,你伤害过的那些人,记忆卷土重来。你也许不再是九头蛇的傀儡,但那些过往所带来的痛苦可能会更加残酷。真正重要的问题是,你能克服它吗?”

“怎么克服?”他的脸颊因运动而泛红,随着她的脚步转身,与她一样警醒。“如果我克服不了呢?如果我不配获得这个机会呢?”

“我克服过。我欠的血债不比你少。”

“我不信。”这次他攻向她的下盘,比她预想的还要迅猛,差一点把她撂倒在垫子上。差一点。如果他还记得她,他会相信的。

但她没打算当场来给他算账比较。她利用极短暂的一个空隙,一扭身避开了他,轻盈地脚尖点地。

他几乎微笑起来。“瞧瞧你的动作,你可以做个舞蹈家。”

“或许上辈子我就是。”她真的脚尖旋转,来了个芭蕾舞里的经典动作,然后把她柔软修长的腿掰到头顶。“怎么样?给我看看你的动作。”

“你邀我跳舞?我不认为以前还有别的女孩邀请过我。”

“有什么问题吗?”

他笑了。“不,我喜欢。”

下一秒他踢向她,直取她的肩膀。她自己则踹向他的腹部,但他再次顺利避开。攻与防,进与退。他们的节奏一如从前,如此熟悉。他甚至可能让她出一滴汗。但这个念头勾起了一些她暂时不愿涉及的思绪,如果她还想保持专注的话。

“那么你是怎么做到的?克服它?”他制住她的拳头,直视着她的眼睛。

“我教会了自己向前看,而非沉溺往事。”

“难道那不是有违直觉的吗?只看一个方向是会害死自己的。”

“你一个拒绝看任何其他选择的人,居然说这种话。”她抬手挡住他的腿。“我不是说我直接忘了过去。我知道自己现在是谁,过去是谁。这一点是不可更改的。关键是努力去成为更多,去尽可能弥补过往。而那也就是我此行的目的,来给你这个机会。”

他思考着,扭身避开她的攻击。他摇摇头,拨开挡住眼睛的头发。“如果那还不够呢?”

“也许那永远不够。但至少我们可以尝试。”

他揉了揉肩膀。“是啊——好吧。反正我也过不惯清净日子。”

这时候他再次出击,把全部攻势集中于这一拳,但他并没有致力于打倒她,他别有目的。当她一拧身避到一侧,他跟着她,把她拉进怀里,她的后背贴在他的胸前,一条手臂紧紧箍住她的腰。

他的呼吸温暖地拂过她的耳畔。“你怎么会如此出色?”

这需要很大的毅力来保持镇静。她紧紧闭上双眼,努力不去想多少年的岁月已呼啸而过,他的怀抱却依然熟悉如昨天。“名师出高徒——至少,其中一些老师很厉害。”

她以为他会放开她,继续格斗。他必须放开她,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挣开。但是他突然僵住了,他的手臂收得更紧,箍疼了她。她能听见他的呼吸中断了一刻,然后变得粗重而断续。

“Natalia?”

她在他怀里猛地转身,唰一下抽出衣袖里的匕首抵住他的喉咙。“放,手。”

她从他眼里看见了一切,所有她渴望却又恐惧的情感。她几乎希望他在试图伤害她。那样的话,她知道如何应对。

“噢天哪,Natalia.”他睁大眼睛,脸上遍布一种震撼、如释重负以及惊怖相交织的情感。他记起她了,记起了一切。他似乎根本看不见抵住他喉咙的匕首。

“放手。James,放手。”

他松开了她,颤抖着后退一步,她急促地喘着气。她的肋骨多半青了一片,她得跟Stark谈谈他对那条胳膊的“改造”,说好的与普通的假肢无异呢?正好找个人出出气。她强迫自己抬眼看着他,对上他探寻的眼神。

“Nat,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

“我们完事儿了。我会告诉Fury你通过评估了。”

她把他留在身后——这个曾经训练过她,曾经爱过她,最终却被她失去的男人。追忆往昔是一项她冒不起的风险。她迅速离开了训练室,把他留给门外的警卫,自己则尽力集中心神去想正事。

他们的囚犯会合作的。“资产”是他们的了。她的任务完成了。可她为此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评论 ( 11 )
热度 ( 87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