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授翻】冬寡-Coming Apart At The Seams(8)

第八章

新年是Natasha最喜欢的节日了,也是她在孤儿院的时候唯一有机会庆祝的节日。新年夜的前两天,她面前摆着两份派对邀请函,她都没答复过。

这一周Bucky都在城里工作,但天天晚归。他九点的时候进门,看上去筋疲力尽。她由着他瘫倒在沙发上——Liho立刻跳到他的腿上,然后她问他。

“你新年夜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就是明天,是吧?”他问。

“对。”

“我还没想过。这是你的节日,宝贝。你想做什么?”

“我其实就想和你一起待在家里。我是说,如果你想去派对的话,我也不会拦你的。”她的声音渐渐小了,“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你这样子真可爱,你不知道我为了你刀山火海都愿意去吗?”

“可是——”

“我们就待在家里吧。反正我明天还要工作。可能很晚才能到家。”

Bucky说得没错,第二天他果然工作到很晚。他五点半的时候给她发短信说还要几个小时才能走。他拎着意大利菜和一瓶香槟进门的时候已经过了八点了。

她从他手里接过那瓶香槟。

“这是真的香槟【1】(香槟是地名。香槟产区是法国的十大法定产区之一,是法国最北边的产区,以出产香槟酒(气泡葡萄酒)闻名于世。)。”她傻乎乎地说。

“我差点说出口的话太白痴了,我很高兴我忍住了。”

“我更想知道了。”

“我去过那个葡萄酒产区。”他说。

“这话不白痴啊。”

“我重新措辞了。”

“你啥时候去的法国?是出差去的吗?”

“嗯,去年秋天巴黎有个大型峰会,我的工作完成得比预计的早,所以我多待了几天,去了香槟产区转了转。”

“哇哦。你还有什么地方没去过吗?”

“迪斯尼乐园。”他回答,坏笑了一下。

“你想去那里?”

“Becca和我曾经求着爸妈带我们去那儿。我觉得她比我更想去但他们越是拒绝我们,那个地方对我来说就越神秘。,”

“连Steve都去过迪斯尼乐园好吗。”

Natasha是因为她在Steve家见过一张他和几个战友跟米老鼠的合影,所以才知道的。

“好吧,那是因为他的部队驻扎在杰克逊维尔,而且他疯狂迷恋茉莉公主。”

Natasha咯咯笑起来,“噢我的天,我能想象小豆丁Stevie对着茉莉公主的照片流口水的画面。”

“他确实那么干过。”

“那你呢?你迷恋过哪位迪斯尼公主?”

“我没有'迷恋'。我知道那些都是虚构的,但我一直都很喜欢小美人鱼。”

“连她的鱼尾都喜欢吗?”

“我一直都对红头发情有独钟啊。”他冲她眨眨眼。

Natasha喜爱地摇摇头,“你净挑我爱听的话说。”

他朝她走过来,双手捧起她的脸。他久久地凝视着她的眼睛,微微笑着。然后他低下头,轻柔地吻吻她的唇,就像在告诉她这一切的意义远远超过了单纯的性。

晚餐后,Natasha吃饱了意面,觉得自己能就这么睡着,她建议Bucky打开他的圣诞礼物。

“我以为你想等到新年夜呢。”

“法国的这个时候已经是新年夜了啊。”

“你就是等不及想要你的礼物了吧。”

“也许。”

“好吧,我去拿来。”

他进了他的卧室,Natasha拿出她白天刚从Steve那儿取来的包装好的相框。她窘迫地窝在沙发上。Bucky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个纸盒。看上去有点像那种高档时装店的纸盒。Bucky会送她衣服吗?那不像他的风格。

“我都能看见你的小脑袋瓜子转个不停了。你想先拆你的礼物吗?”

他把纸盒递给她,比她预想的要重很多,她冲他扬起一边眉毛。

“打开就是了。”

她解开丝带,抬起盒盖,躺在丝绒里的是两张空白的航空套票,以及一本叫《人一生非去不可的1000个地方》的书。

“这是啥?”

“一个假期。”

“可是去哪儿啊?”

“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巴黎,泰国,斐济,泽西岛,见鬼,只要你想,我们也可以干脆就去时代广场的酒店开个套房。我只想和你待在一起一段时间,别的什么都不管。我只是,你知道的,没你在的时候我干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Bucky这太——”

“浪漫?贴心?”他主动给她提供选项。

“呃,夸张。”她回答说。

“你想说太贵了。别担心,Nat. 我有差不多十亿公里的免费飞行里程。”

“谢谢你,Buck.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既然你需要时间消化这个惊喜,我能得到我的礼物了吗?”

“它没——多少。”她说。

“我不需要多少。”他说,“快给我。”

他麻利地拆开包装纸。然后他完全沉默了。那张照片是黑白的。Steve把Clint剪切掉了,稍稍处理了一下光线,使得人物神态更突出了,有种古典的美感——Bucky穿着西装,Natasha穿着她的呢子长大衣。无需言语或文字,照片里的她仰脸看向他的眼神诉说着一切温柔的情感。

“Natasha.”他轻声说,抬眼看着她。

“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

他小心地把手里的相框放在茶几上,然后伸手把她圈在怀里。

“我真的好爱你。”她贴着他的脖子说。“我很抱歉那吓坏了我,很抱歉我没有早点告诉你。”

Bucky松开她,紧紧握住她的手。

“我从来没有停止过爱你,Natasha. 从来没有。当我们分手后还偶尔上床时,我痛不欲生,真的太他妈难受了。每次我都会喝得大醉,最后在Steve的沙发上哭着睡过去。”

“难怪Steve一直不肯跟我谈我们的事。”

“我们分手后,你就像彻底忘了我似的,就像你把我从记忆里抹去了。后来你又出现在我生活里,却只是作为Steve的朋友,就像,就像你已经完全对我无所谓了一样。”

“我没有。我绝不会。我只是把我的那一面完全封闭起来了,那是一种生存本能。我的生活里从来没有过什么美好的东西,我想要什么的话,永远都必须拼命去争取。而你——太容易令我沦陷了,你太重要了。我没法告诉你那些,所以我选择了把事情搞得困难。”

“而我那时候太冲动了,一点就炸。”

“每次你问我公司的事,我都觉得你在批评我。我觉得你想夺走我的事业。我知道你不是的。可我那时候就是那么觉得的。”

“我只是担心你。你工作太拼命了。我担心你会为舞蹈付出一切,最后一无所有。也许那和我对自己的工作的担心是一样的。”

“我一直以为你爱你的工作。你为什么从来没告诉过我?”

“我不想你知道,我猜。我老是想让自己在你面前显得很厉害,你知道吗。不能在你面前泄露一丝脆弱。现在说这些感觉蠢透了。我是个糟糕透顶的男朋友,我以前不知道。”

“不,你不是。是我自己以前一直一团糟。我那时候不懂。我从小就一无所有,后来公司接纳了我,从此芭蕾就是我生活的全部。有些人有家人,可我从来没有过。在Clint和Steve之前,我没有过真正的朋友。我渐渐明白了,我并不是除了跳舞以外就一无所有的。”

“是吗?”

“你知道我说的是你。你非要我说出来吗?”

“所以你会和我一起去度假了?”他坏笑着问她。

“是的,我会和你一起去度假。”

他们挑了部电影,然后依偎着缩在沙发里。午夜十分,他们按了暂停键,Bucky开了香槟。他们靠在沙发里,静静地看着远处的东河岸,巨大的烟花冲天而起,灿烂绽放,然后缓缓凋落。

新年这天下午,Steve上楼来和Bucky一起看球赛。Natasha假装很感兴趣地和他们一起看,但结果她大部分时间都在翻Bucky送她的旅行杂志。她对其中大概一百个地方一见倾心,这使得从中抉择变得尤其的困难。

比赛中场时间——我的天,这比赛竟然还分上下半场——门铃响了。

“Sam.”Bucky解释了一句。

Sam怀里搂着Kate. Natasha很开心能有个眼珠子没有粘在屏幕上也没有老在呼喊助威的人来聊天,结果发现Kate原来也是个大写的球迷。

“我被孤立了。”插播广告的时候,Natasha说,“你们的语言我根本听不懂,这感觉就像我十年前刚来到美国的时候一样。”

“我有试着跟你解释规则啊,Nat.”Steve说。

“我知道持球触地,定位球。我只是不懂这有啥好看的。”

“那种力量,速度,接球手完成一次不可思议的截球的那种无与伦比的优雅。”Sam不可置信地瞪着她。

“你说的是芭蕾,我的朋友。”Natasha说。

Steve哼了一声。

“芭蕾可不分胜负。”Kate说,“呃,抱歉,Nat.”

“没事。我需要透透气。我去买吃的,你们想吃什么?”

经过激烈的讨论,他们选择了披萨和鸡翅。所以Natasha下了订单,然后开始收拾着出门取餐。Bucky见她要走,立刻从沙发上蹦起来。

“我和你一起去。”他说,朝衣架走去,取下他的外套。

“你是知道比赛就剩五分钟,双方打成平局,而且我方只剩下一次暂停机会了的吧?”Sam问。

“就是。你没事儿吧?”Steve问。

“我很清楚我在干什么,你们这群白痴。”Bucky怼回去。

他拿起Natasha的帽子,帮她戴上。她则替他围上围巾。她整理完她的围巾后,好一会儿都呆呆地看着他没动。他低头傻乎乎地冲她微笑着,她忍不住踮起脚尖来吻他。

客厅里响起此起彼伏的怪叫声。

“所以这就是你抛弃超级碗的原因了。”Kate说。

“我的天,如果你们要开始腻歪个没完,拜托出去腻歪好吗。”Steve补充道。

“你们两个最好已经好好谈过了。”

“滚蛋,Sam.”Natasha和Bucky同时说。

所以呢,这就算是Bucky和Natasha正式对外公布他们复合了。

他们拎着食物回来的时候,得到的反应从Steve的“无论你们之中谁把这事搞砸了,我都选择中立。”到Sam的“你们从Nat搬进来的第一天起就复合了。”

当她在公司里的朋友们知道了,她得到的反应从Clint的“Bucky和Natasha树上坐。”到Pietro的“你真的管他叫鹿仔吗?”

对于他们来说,事情和他们只是室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他们更加亲密无间,以及Bucky的卧室成了他们共同的卧室。Liho好像还蛮喜欢自己独占次卧的整张床的。

他们第一次发生争执以后,居然真的在双方都冷静下来之后好好谈开了,Natasha觉得也许他们真的有机会好好走下去。

第二天排练结束后,她把Phil堵在办公室里。

“每次Clint让你想抓狂的时候,你都是怎么处理的?”

“我应该跟Barnes进行这场对话,而不是你。”

“嘿!我才没让人抓狂呢!”

“我需要提醒你那个被你弄哭的服装设计师吗?”

“我还没到那儿她就已经哭了好吗。”

“啊哈。”

“我跟那件事完全没关系。Phil,拜托了,你的恋情维持的时间比我认识的所有人都长,而且我知道Clint有多让人崩溃。”

“这并没有什么秘籍,Natasha. 彼此坦诚,温柔相待,学着克服自己的坏脾气。”

“你说的好有道理,可我还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Natasha说。

“你当然能。你希望你们能成吗?”

“希望。”当他们第一次在一起的时候,她也许还说不出这句话,但这次她是真心想和Bucky一直在一起。

“那么你就会为此努力的,因为那是你该做的,那就是你的特质。如果你不希望搞砸一件事,你是不会允许它被搞砸的。”

“谢谢你,Phil.”

“随时随地,Natasha.”

“话说,Phil,你觉得Bucky吓人吗?”

Phil忍俊不禁。

“这世上鲜有什么东西能吓到我。”他顿了一下。“但是如果我跟人打起来,我会希望他站在我这边。”

Wanda对于三人舞的编排还真的蛮有新意的,是现代舞和芭蕾舞的完美融合。Wanda承认道是Natasha的阿拉伯舞启发了她。Natasha发现自己还挺享受排练的。

她和Clint一直都偏重于古典舞,虽然他们进行的应该是“现代”演出。由于他们一直都是率先亮相的头牌,他们通常会跳一段古典双人舞向乔治·巴兰钦致敬。但是今年,他们要跳一段取材于《唐·吉轲德》的双人舞,这也许是Natasha跳过的最有挑战性的剧目了。

演出拉开大幕的前几天,Natasha向Fury交了假条。第二天,Maria叫住了她。

“这么说你真的不参加夏季巡演了?”Maria问。

“不了。我的脚踝需要休息休息。”

“而这跟Wanda的事业会如日中天,逐渐填补你的位置这件事完全没关系?”

“那对我来说很慷慨的。人人都知道我是个碧池。”

Maria微笑起来。

Natasha是真心想给Wanda这个机会,巡演很累人,对身体是巨大的挑战,但是对于她的事业将会是里程碑式的突破点。况且她也想留在城里。Bucky对于他的工作行程没什么决定权,而她也不想将自己的离谱行程叠加在那上面,那样的话他们就太过于聚少离多了。

春季汇演结束的时候,Bucky竟然真的打算开始使用自己的假期了,他们可以不受干扰地一起度过一整个星期。

Natasha去过几次欧洲,还有芝加哥和旧金山,但是和Bucky不同的,和他的护照需要额外加页比起来,她差不多可以算哪里都没去过。所以呢,她最终选择了迪斯尼乐园。

“Nat,我们不是一定要去迪斯尼乐园的。”

“我也从来没去过那里呀!虽然我是在莫斯科长大的,但我也知道迪斯尼乐园。我们会看迪斯尼电影。那时候一想到那么大的游乐园,就觉得像魔法一般不可思议。”

“那儿会有一群尖叫的小孩子跑来跑去的。”

“我们要去的是弗罗里达。如果我不想去游乐园,我随时都可以整天躺在海滩上晒太阳嘛。”她觉得自己的计划可有道理了。

Natasha提前开始收拾行李,然后她意识到她没有沙滩浴巾。她猜Steve应该会有些她用得着的东西,这样她用不着专门去买了。所以她下楼去了他的公寓,打算找找看。他这会儿多半在工作,懒得应门,她用了他放在Bucky那儿的备用钥匙。

“嘿,Steve?”她大声说,“抱歉我自己进来了,但是我能不能跟你借一条——噢!抱歉!”

Steve在家,但他没有在工作。他仰坐在他的沙发上,而Tony Stark的脸就埋在他光溜溜的大腿上。

“看见没,我早告诉你了,Steve. Tony喜欢丁丁。”

“Natasha!”Steve惊叫着,试着挡住关键部位。“你快吓得我不举了!”

“那就说明我的表现还不够好了,是吧?”Tony说。

“我又不是没见过你的丁丁,Steve. 不管怎么说,我要去偷一条你的毛巾,然后我就走。继续加油哈,Tony.”

她从沙发旁经过的时候,伸手跟Tony碰了个拳。Steve全身红得像煮熟了的虾,抬手绝望地捂住眼睛。

“为什么我们是朋友?”Steve抱怨道。

“因为我给你俩牵的线呀。”Natasha朝主卧走,一边朝身后丢下一句,“这次的功劳全是我哒。”

Steve的回应被一句压抑的“噢,操,Tony.”代替了。

Natasha揣着毛巾静悄悄地溜出了他的公寓。

春季汇演很成功。Natasha,Wanda,还有Pietro在压轴演出完成后并排站在舞台上谢幕,Clint的独舞也吸引了大量的镜头。由旁人代替自己被善意祝贺的人们包围,Natasha感觉到如释重负。她捧着自己的黑玫瑰捧花从侧门溜出去了,一心只想尽快找到Bucky.

Bucky的假期总算开始了,这天他们早上六点就起床了,直奔奥兰多。Natasha还承受着前一晚的宿醉和今早的起床气,但是Bucky简直是大师级的旅行者,无微不至地处理好了一切。他甚至朝人家晃了晃某种证件,免除了排大长队过安检的麻烦。

“她和我一起的。”他对那个瞪大眼看着他的地勤说。“给他看你的护照和登机牌,Nat.”

那名地勤基本看都没看就招手让他们通过了。

“旅途愉快,Barnes先生。”那个地勤说。

Natasha什么都没问,也没问为什么她过安检的时候可以不脱鞋,更没问为什么她们能提早登机,并直奔头等舱。

“你每次都坐头等舱吗?”

“通常都是商务舱,尤其是这种短途飞行。不过我觉得为什么他妈不呢。”

空勤小姐问他们要不要鸡尾酒。

“狗狗毛,宝贝?”Bucky问她。(这里没懂)

“给我死开。”

Bucky冲空勤小姐微笑着,“那在Natasha的词典里是'请给我黑咖啡'的意思。”

热腾腾的咖啡下肚,又看了一部自选的电影,Natasha觉得好多了——虽然电影的大半时间她都在打瞌睡。飞机抵达弗罗里达的时候,她还真的蛮兴奋的。

“我已经忘了棕桐树长什么样子了。”她说。

“我忘了温暖是什么感觉了。”他说,拉着她的手朝出租车的队伍走去。很显然他的特权没有给他提供一辆加长豪车,但如果真有一辆那种车等着Natasha也不会惊讶的。

“他们没把你派到暖和的地方去过吗?”她问。

“最近没有。”Bucky严肃地说。

Natasha没再问别的问题。

他们下榻的酒店是Natasha这辈子见过的最奢侈的,他们的套房里居然有一个巨大的冲浪按摩浴缸。

“我们回头得好好享用一下那玩意儿。”Bucky说。

“必须的,是吧?”

“但我已经等不及了。”

他拉着她倒在床上,她扯掉自己的背心,脱掉牛仔短裤。Bucky伸手绕到她背后解开了她的胸罩,粗糙的大手揉捏着她的胸,然后含住其中一边。

她努力集中注意力脱掉Bucky的裤子。

“套套。在我钱包里。”Bucky说,在Natasha胸前吮出一个红印。

“你这样我还怎么去找你的钱包啊?”她被他撩得一点力气都没,在他的身上扭来扭去。

“你说得有道理。”Bucky说,伸手越过她去够先前被扔在一边的裤子,拿出一个套套,给自己戴上。

Natasha早就欲囿火焚身,她双手按在他胸前,缓缓坐下,一寸寸吞没了他。当他完全进入她的那一刹那,她被一种强烈的情感淹没了。她俯下囿身子亲吻他,缓慢而深沉。那些她从来都不善表达的感情,她努力把它们融入这个吻中。她在他身上起伏,他有力的双手握着她的腰肢,享受着她的主动,以及她的身体绞着他的那种美妙滋味,直到他实在忍不住把他的脸埋在她的颈间喃喃咒骂。

当他们紧贴的身体终于有了一丝缝隙,他的手往下,拇指摁住她的敏感点,没一会儿就将她送上了顶峰。他握着她的腰,继续向上顶着她,紧随其后达到高囿潮。

他们并排着仰躺在床上,Natasha朝他翻了个身,侧躺着注视着他。

“话说,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如果你的问题比现在是哪一年要难的话,你可能得不到回答。”他说,他的眼睛还闭着。“刚才够激烈的。”

“你是为CIA工作吗?”她脱口而出。

Bucky的眼睛迅速睁开了。Natasha试着研究他的表情,但却看不透他那标志性的坏笑。

“Well,Natasha Romanoff. 如果我告诉了你,我将不得不杀了你。”

——————以上是正文——————

呀,这篇甜宠的AU结束了

评论 ( 20 )
热度 ( 51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