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授翻】冬寡-Coming Apart At The Seams(7)

第七章

圣诞节渐渐逼近,Natasha开始停止见到日光了。她每天摸着黑抵达剧院,天黑透了才离开。有时候她中午休息的时候会特意出来,纯粹只为了晒晒太阳。

Natasha知道她如果不抓住唯一没排练的这周日下午,她就再也没有机会进行她的圣诞采购了。好吧,其实她本来有排练的,但是Phil看了她一眼,就明确禁止了她进入公司。

她至今还没想好送什么圣诞礼物给Bucky. 她和Clint一贯的传统就是交换美酒,所以他的礼物不用花什么心思。Steve和Sam的礼物也很好决定,不过她觉得送点什么给Wanda也不错,还有Pietro,以感谢他忍受Clint. 还有Phil的礼物。也许再加个Kate,那姑娘几乎天天都发短信感谢她介绍Sam给她认识。

她最先去逛了梅西百货。Steve总是穿得跟个老头似的,所以也许送衣服是个不错的选择。

商场里的柜台和橱窗都亮堂堂的,摆着闪闪发光的圣诞树和装饰品,她情不自禁地被节日的气氛感染了。

她在商场里逛来逛去,没怎么给自己买东西,但是随便看看也没什么坏处。最终她去了男装区,碰巧撞见了Jim,和他一起的竟然是Tony Stark.

“Jim!”她一看见他就开心地跟他打招呼。

“嘿!”他转过身来,拥抱了她。“Natasha,你知道Tony的,对吧?”

“只通过Steve认识。嗨,Tony.”她说着伸出手。“我一直想谢谢你帮我安排了那次按摩。说真的,我觉得你拯救了我最好的朋友的恋情,以及我们的上一场《葛佩莉亚》的演出。”

“我只是打了个电话啦,不过我很乐意为那一切居功。”

Jim奇怪地看了Tony一眼。

“你们说的Steve就是那个——”

“没错儿,就是那个开发了儿童医院APP的那个Steve.”Tony插话道,“他现在在帮我开发一个新的APP,是关于退伍军人医院的。”

Jim还是奇怪地看着Tony,就像他又长出了一个脑袋似的。

“Steve就是那个为我们拍幕后照片的摄影师。”Natasha对Jim解释道,虽然她基本确定Steve和Jim在《葛佩莉亚》演出前就见过。“我们都习惯他随时随地都能掏出个相机给我们拍照了,所以常常无视掉他。可能因为这个,他没特意介绍一下自己。”

“噢,我知道摄影师Steve.”Jim冲Tony坏笑着。“那家伙还是个电脑高手?他看着跟个模特似的。难怪你喜欢他呢。”

Tony的下巴掉到了地上,Natasha瞪大了眼睛。

“他长得很帅。连你都注意到了,而你连兄弟之间的一个友好拥抱都要拿来做文章。谁说我喜欢他了?”Tony的语速太快了,即使Natasha已经在美国生活了十多年,她还是有点跟不上。

“啊哈,而你闭着眼睛都能开发一个APP,但却偏偏要雇他来帮你,这个事实跟这半点关系都没啰,我造了。”

Tony的脸红得不行了。Natasha一点都不知道Steve和Tony有在一起工作。她最近没怎么见到Steve,但她好像是有听他说过他接了个大单,关于一个APP开发的活儿。他肯定特意避免了提到Tony,正如同此刻Tony之所以这么扭捏的原因一样——哈,这就有趣了。

“事实上我正在给Steve买礼物呢。”Natasha尽量漫不经心地说。“我没在跳舞的时候都只穿瑜伽裤,所以我基本对时尚一窍不通?你觉得Steve穿什么最好?毛衣?我正在看这件烟灰色的。”

“蓝色的更好。”Tony脱口而出。

Jim看上去像在憋笑。他拿出手机,开始飞快地给谁发短信。

“噢蓝色的肯定会很衬他的眼睛。”Natasha说,从架子上取下那件蓝色毛衣。

Tony又脸红了。TonyStark在提到Steve的时候会脸红。Natasha不动声色地记下了这个信息。

“他的眼睛?我可不知道。我们多半通过邮件交流,当我们一起工作的时候,专业上的工作,我是说。噢,都这个时候了。我有件事需要处理——笑什么笑Rhodey. 根本就没什么好笑的好吗,完全没有。”

“我回头打给你,Nat.”Jim拥抱她跟她道别的时候,轻声在她耳边说。“我觉得我们有点事需要讨论一下。”

Jim和Tony离开后。Natasha确实买下了Tony建议的那件毛衣,给Sam挑了一双机车手套。Sam对那些经典车型很着迷,她知道他会喜欢她的礼物的。

她给Phil挑了一条领带,一部分原因是取笑他多半睡觉都西装革履。她给Wanda买了一个贵得离谱的装在一个精美玻璃瓶里的彩色工艺品。至于Pietro,她给他买了一件足球球衣。她其实还蛮骄傲自己记得他最喜欢的球员的。Pietro有一回和Phil聊起巨人队的比赛,她无意中听见的。Kate的礼物比较难选,不过她突然想起来Kate喜欢射箭,她懵懵哒地给她买了一张运动品牌专卖店的购物卡。

她还是不知道该送Bucky什么,不过她安慰自己说圣诞到来之前,她还有很多时间来解决他的礼物。不过那多半是宽慰她自己的谎言罢了。

回家路上,她在一家药店驻足,买了些泰格巴。整个店里布满了红红绿绿以及金箔纸装饰,她无法抵抗这种气氛,又买了一些小灯,小花圈,和一棵放在桌上的小圣诞树。

她正把小灯泡往小树上挂呢,门开了,Bucky回来了。他刚结束健身,汗津津的,但他看上去比通常要来得疲惫些——他周五才刚出差回来。

“噢。”他说,微微皱眉看着那棵树。

“你肯定以为我已经受够了圣诞节,呼吸都带着《胡桃夹子》的气息。”Natasha开玩笑道。

“嗯。”

“你还好吗?”

“嗯。”他冲着她的作品点点头。“我爸在两年前的圣诞节前去世的,所以这有点……我不知道。”

Natasha记起来了。那会儿他们分手了,她和Sergei住在一起,但她和Steve一起去参加了葬礼。

“噢,狗屎。我没想那么多。我可以把它撤下来。我只是被这城市的圣诞狂欢的气氛感染了。”

“不不,我挺喜欢的。反正我爸从来就不喜欢过圣诞。妈妈和Becca很难适应季节变换,所以她们的房子里很少会有这些装饰。这挺好看的。”他走近了她正装饰的小圣诞树,抓起电线,按下开关,小灯一闪一闪地亮起来。

他就站在她身旁,她能感觉到他身体的温度。她踮起脚尖,双手捧住他的脸。他在她的掌心里蹭着脸颊,抬手覆住她的手。他捏了捏她的手,然后稍微拉开,吻了吻她的手心。

“我要去洗个澡。”

他从浴室出来走进起居室时,看上去干干净净的,软萌萌的,Natasha记忆里从来没见过他这么脆弱的样子,就像他刚刚洗掉了那层他平时总是用来武装自己的盔甲。

Natasha递给他一碗她刚煮的汤,一种蔬菜汤,使得她想起了她小时候那家孤儿院里为数不多的好吃的那种汤。

“这是你煮的?”他尝了一口,有些惊讶地问。

“我会做饭!”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是买了个搅拌机来做这个吗?”

“Steve有一个浸入式搅拌机。”

“为什么Steve会有一个天杀的浸入式搅拌机?”

“我没问。不过搅拌机的把手会震动。”

Bucky mused. “噢,会震动啊。这样就没有去情趣店那么尴尬了。”Bucky坏笑着说。

“好吧,反正我用他的搅拌机做的这个汤,所以你要喝的话就自担风险哈。”

“我会的。”Bucky说,又喝了一大口。

Bucky喝汤的时候,Natasha就在一边收拾厨房。

“要和我一起看我最喜欢的圣诞电影吗?”

“当然。”他说。“能——能同时在家真好。我得先打个电话,很快就回来。”

Bucky消失在走廊尽头,说着另一种语言。她觉得那可能是罗马尼亚语,但却不确定。当他回到起居室时,他看上去还是有些沉郁。在他坐在沙发上的和她相对的老位置上之前,Natasha往前拱了拱,这样他就能坐在她后面了。他的嘴角抽了抽,但什么都没说。Natasha往后靠在他身上,他温暖的胸膛怀抱着她,她尽力忍住喉间溢出的快乐的叹息。他抬起一条胳膊搂着她的腰。

她点了播放键——《虎胆龙威》。

当意识到他们在看什么的时候,Bucky笑出声来。“我爱——呃,这部电影。”

Natasha为他差点脱口而出的示爱而红了脸。但此刻似乎不是个合适的挑起这个话题的时机。

结果这是她所能享受的最后的安逸时光了,然后就是正式彩排,表演,宣传活动连轴转。但是结果还蛮不错的,甚至连她的阿拉伯舞部分都大受好评。

一家纽约城的杂志社对Natasha做了个专访。专访的问题没什么新意——你的典型的一天是什么样的?你什么时候开始跳舞的?你有什么建议?这些年来,Natasha一直都以品貌兼优的形象示人,但她做这一行,最不喜欢的事还是被各种问这些没营养地问题了。

她表现得还是可圈可点的,不时能开个玩笑讲个俏皮话儿什么的,但是当那个记着问她关于未来有什么规划时,Natasha怔了一下。

“我的生活一直都专注于下一场彩排,下一场演出,所以更远的未来对于我来说比较模糊。”

那个记者能看出来她有些不自在,幸运的是她没有进一步逼问。

“这么说你有一种倾向于'活在当下'的生活态度?”

她没有,不太有,但这足以鼓励她说下去。

“当你从事的职业与你的身体息息相关时,你永远说不准。你随时可能受伤,所以你得十分专心地照顾自己,你的状况,你的健康。这有助于我专注于眼前。”

专访出来后,Steve买了10本当期杂志,还在Bucky的冰箱上贴了一份专访文章。Natasha没敢把它撕下来,即使那其中关于她的未来的问题让她有些难为情。

不过她还是撑过了演出。在最终的庆功派对上,她和Darcy互相倚靠着对方,Clint基本上站着都能睡着。Pietro和Wanda有个婶婶来看他们,所以他们提早离开了。Natasha从来不喜欢最早离开派对,但她这次很开心地在他们之后溜出了大厅。

Bucky要回城去给他的家人一个惊喜。他邀请了Natasha和他一起去,但她已经答应Steve要帮他在施粥棚帮忙的。Bucky警告过Natasha说他回城不是什么大事,只是重要节日他们都要团聚的。

虽然Steve和他的母亲相处的时间要比Natasha多很多,但他依然是个孤儿。过去几年里,因为厌倦了老是被善良的人们邀请去人家家里过节,他们开始一起过圣诞。Sergei一直理解不了,但是Bucky能理解。

“我们家真的都欢迎你们两个来家里过节,但是我能明白。不过我要到圣诞过后再给你们礼物。”

“你不必撒谎的。你还什么都没给我买呢,对吧?”

“我相信,Miss Romanoff,你是在贼喊捉贼。”

“你知道个啥啊。”她虚张声势道,希望他不要戳穿她。

她确实还什么都没给Bucky买,她完全陷入了困境。她不能送他什么实用的东西,因为那太不亲昵了。她不能送他什么普通的或者友好的东西,因为他对她太重要了。她也不能送他礼品卡或者电子产品或者衣服。但是她还是希望圣诞采购过后她能想出什么主意来。

圣诞当天早晨,Natasha下楼去了Steve的公寓,手里捧着Steve的礼物,他泡好了热可可等着她。Steve买了一棵大圣诞树,显然说明了他家里没养猫,他的公寓里飘着诱人的松香味。

“我很惊讶你没和Bucky一起去。”Steve说,试图让自己听上去漫不经心,但却失败了。

“我们并没有正式复合呢。我以为你不想谈论这个的。”

“好吧,我现在想说了,因为你们两个在这事上都蠢死了。”

“每个人都必须停止对我说这句话了。我们根本没合适的时间来讨论这个啊。还有,再说了,我知道Bucky也邀请你去他家了。所以你就闭嘴吧。”

“我给他的妈妈和Becca打电话了。我更愿意待在施粥棚,和那些拥有的东西比我小时候还要少的人在一起,你懂我的意思。”

“我确实懂。并且我也一样。”

施粥棚的孤儿们总能让Natasha意识到她为什么来这里。最后她和其中几个孩子坐在一起,他们教她玩一种扑克牌,但她玩得很烂。她希望这能成为他们的一段美好记忆。她自己的童年里美好的记忆太少了。

回家路上,他们买了中国菜——这是他们的传统——然后互相交换了礼物。Steve好像很喜欢她送的毛衣。他送了她一副她拥有过的最好的耳机。

“你不能再用那副随iPod赠送的垃圾耳塞了。”

“哈?”Natasha说,“我听不见你说什么。”

她取下耳机,Steve冲她笑着。

“隔绝噪音。”

“这太赞了,谢谢你。”

“不用谢。圣诞快乐。”

他正要站起来,多半是想打开Sam的妈妈给他寄的一盒圣诞饼干。她一把把她的第二份礼物——一个信封怼到他面前,制止了他起身的动作。

“不是说好了只送一份礼物的吗?”

“打开就是了。”Natasha说。

“是一张去艺术会展开幕式的门票。”Steve说,低头困惑地看着手里的票。“你怎么弄到这个的?”

“我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可我也算得上是纽约的艺术家之一了,人家可是首席领舞唷。想要什么门票,我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就行了。”

“可你不喜欢艺术啊。”他说。

“才不是。我只是不懂艺术罢了。而且我也不会跟你一起去的。我把另一张给Tony了。”

Natasha以为自己永远看不到Steve震惊地样子呢,但此刻他看上去绝对大吃一惊。

“啥?我的Tony?呃不是,我的朋友Tony?”

“原来他认识Jim Rhodey,所以我们碰面过。管他的,你听我说——你们两个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Steve别扭地看向一边。

“他是直的,Natasha.”

“你逗我呢吧?你真的有这么无知吗?从他在凤凰城被拍到和两个男模一起的时候他就出柜了,那已经是三年前了好吗!”

“什么?!”Steve差点吼出来,“为什么他没告诉过我?”

“也许是因为每次提到约会这个话题的时候,你都表现得像是你的屁股里有根棍子似的?”

“我没有!”

“你是我见过最挑剔的人了——别想反驳,你就是。所以,圣诞快乐,你需要把那根棍子换成一个丁丁,Tony的丁丁。”

Steve低头看着手里的门票。

“他是搞技术的。他多半对艺术展没什么兴趣。”

“Steve,斯塔克工业拥有世界上最惊人的艺术收藏。你是榆木脑袋吗?”

“但Pepper才是负责艺术收藏的人啊。”

“我的老天爷啊。我不管了,反正我会确保Tony知道我把另一张票给你了。Jim这会儿多半也在跟他说同一番话。他会去的。”

“Natasha.”

“迟点你和Tony在他的豪车后座亲热的时候,你就知道感谢我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穿上我送的毛衣。其实那是Tony选的,因为它会很衬你的眼睛。”

Steve脸红得跟番茄有一拼。

这天剩下的时间挺清闲的。他们一起看了《圣诞故事》,和Sam视频聊了会儿,他正和他的家人在华盛顿过节,他们全家人都祝他们圣诞快乐。

Natasha想咨询一下Steve该送什么礼物给Bucky,但是那样的的话,好像也会让她给Bucky的礼物变得不那么私人。当她环顾着Steve的公寓,看着那些照片和旅游纪念品时,感受着那种温馨的氛围,想到他们会在这儿度过圣诞而不是在Bucky的公寓里,她突然有了主意。

“话说,Steve,《葛佩莉亚》演出结束后,你有拍照吗?”

“有啊。”

“你有没有恰好拍到我和Bucky的照片?”

“呃,应该有。还有那些离奇的花。”

“嘿!黑玫瑰是我的最爱。”

“那是染色的,你知道的,对吧?大自然中是没有黑色的花的。”

“但它们还是很美啊。而且反正那些都是在温室里培养出来的。花匠们又不会跑到大自然里去采野花。”

他们之前就争论过这个。

但Steve还是在他的电脑上把那些照片找出来了。有好几百张,其中一些已经上传到公司官网上了。Steve还卖了几张给泰晤士报。Natasha在其中搜索着,其中一些惹得她笑个不停。当Clint知道有人在拍他的时候。他总会做各种鬼脸。但最后那些是比较私人的照片。

“那儿。”她说“就是那张。”

“哪张?”Steve越过她的肩膀看过来,“噢。”

照片里的Natasha和Bucky微微有些偏离中心。镜头最前面是那些黑玫瑰。Natasha手捧着花,正要把它们递给Steve. Bucky正低头喜爱地看着她,但是Natasha,她正笑着仰视着Bucky,眼里满满的都是纯粹的爱意。她非常不擅于表达自己的感情,总是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告诉Bucky他对她有多么的重要,但那一切都明明白白地在她的眼睛里。

“我能冲洗一份这张照片吗?”

“当然可以,Nat.”Steve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他没有,他开始问她关于尺寸、色调、修饰以及边框之类的问题。

她之前给Bucky发过一条“圣诞快乐”的短信,他也回了,但现在她又掏出手机。

——收货延迟咯。你只能收新年礼物了。

——我希望那是一匹小马。几分钟后他回复道。

——Liho会很不高兴要和别的小动物共用厕所的。

——很显然你会送我一匹引起家庭纠纷的小马。

她回给他一个便便表情。

圣诞和新年之间的那一周本来是放假的,但是即使没有课程,Natasha还是天天去演播厅练习,她必须时刻保持最佳状态。一周不练她就已经觉得懒洋洋了,中断练习的时间越长,找回状态就越难。

她正练习单腿旋转的时候,Fury进来了。

“我有话要跟你说。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他的指示一向就简洁突兀。虽然他没说,但她知道他说的就是现在。所以她停下了进行到一半的例行练习,跟在他身后。

“坐下。”

她坐下了。

“我们希望下次表演时,你跟Wanda和Pietro搭档跳三人舞,而不是独舞。”

“哈?”Natasha茫然地说。

“昨天Wanda和我们分享了她的编导大纲,我们决定把拿来做压轴。她的编排非常有创意,用来做压轴演出再合适不过。”

Natasha感到既荣幸又生气。应该由她和Clint来压轴的,过去这四年来一直都是。

“你跟Clint谈过了吗?”她问。

“他的独舞将作为开场。他和Coulson去年夏天就编排好了的。我们不是要撤下什么,你们的双人舞可以在中间登场——第二部分的第一段,或者第一部分的最后一段。我们的投资人喜欢看你们的双人舞。但是我们也要培养新鲜血液。你能理解吗?”

她确实能理解。从理性的角度来说事情确实是这样的。一家芭蕾公司当然需要在传统和创新之间找到平衡,以保持年轻一代的热血和兴趣。但这正是她一直以来害怕的那种改变。改变意味着他们在为未来追求一种新的东西,而那个未来并不一定包括Natasha Romanoff在内。不过她尽量在Fury面前保持镇定。

“当然。”她说,“我很期待看到Wanda的工作成果。”

Fury点点头,然后就让她出来了。

门在她身后合上,她步伐沉重地走过长廊。Clint,那个王八蛋,居然什么都没跟她说过。她想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她在一间小的演练厅找到了他,穿着舞鞋——他的独舞肯定会是用的全新的编排。他一看到她,立刻举起双手做投降状,窘迫地墙里缩。

“我今天早上才知道的。”

“你就不能提前警告我一下?”

“我意识到你来公司了的时候,你已经进了Fury的办公室了。这不是什么糟糕的转变呀,Nat. Wanda的大纲全是为了你编的。她真的很仰慕你。”

问题不是Wanda。问题也不是Coulson更愿意和Clint一起工作——他们两个简直是天作之合,而Natasha爱他们。问题是Natasha完全没有参与到编排中去,她只是个舞者,她的身体将完全由别人来指挥着转来转去。

她老了。当一个舞蹈演员老了,她要么退居二线教课或者编舞,要么自己开一家公司,而她既没有那个耐心,也没有那样的商业人脉来开公司。她讨厌教课。夏天的时候她在公司带新人,那已经够糟糕的了。那些女孩们从来都不喜欢她,她也从来没那个耐性手把手教她们动作。

Fury从来没让她编过节目。而Wanda才从伴舞中脱颖而出一年,就在为压轴戏编舞了?她是跟他上床了还是怎么着?

她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她知道自己是在胡思乱想,Wanda不是那种靠出卖色相上位的人,而她自己也从来没表示过自己有想当编舞的意愿。事实上,她觉得自己并不是真的想编舞。她随时能编出一套动作来,并根据音乐的节拍进行调整,但是要挖空心思去想那些动作展现在观众眼里的样子?她不擅长从那样的视角出发来工作。

她早早地回了家。Bucky的行李箱在玄关处,似乎刚从他的家人那里回来。她在厨房发现了他,把一盘看上去像剩菜的东西放进冰箱。

“发生什么事了。”Bucky一看见她,立刻问。

“我觉得我正在被逐渐淘汰。”Natasha忧郁地说。

“你为什么这么想?”

“他们让Wanda给我的下一场演出编舞。”

“噢。”Bucky说,很明显没有理解这其中的分量。

她绕过他从冷藏室里掏出一瓶伏特加,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Bucky忧心忡忡地注视着她。

“可是这太蠢了,因为谁知道她是不是个好的编舞?我是说,我爱那姑娘,可她从来没有编舞经验,现在却一上来就编压轴戏?而一开始甚至是我鼓励她的。”

Bucky同情地点头,出于某种原因,这激怒了她。

“你为什么要这么好?!”她嚷嚷着。

“你什么意思?我只是在听你说话!”

她又喝了一杯伏特加。

“可是你根本不好!你有一回在酒吧跟人打起来,就因为那个嬉皮士偷看我的屁股。你以前老是怪我太重视工作了,怪我累垮自己的身体,可你现在都不那样了。你就只是……对我好!”

“天杀的Seigei很好!”Bucky爆发了。“天杀的好人。那就是我听到的关于他的全部。Sam和Steve,甚至有一回Tony·天杀的·Stark都说到他是个多好的伙计。”

“你嫉妒Sergei?好吧,事实证明他就是个混球,所以那应该让你很高兴了。”

“那没有让我觉得高兴。耶稣天杀的基督啊,Nat. 你非要我把我的心意给你拼写出来吗?我他妈爱你,行了吧?我想要你快乐。我竭尽全力想让自己能给你幸福。”

“我不想要你就这么好!”Natasha嚷嚷回去。“至少不是每时每刻。我希望你骂醒我!你就是那个——你看得见我所有一团糟的事,但还是愿意留在我身边。”

“你想要我骂醒你?”

“是的!”

“你很害怕。你不知道你不再跳舞之后还能做什么。你就像被逼到角落的刺猬,总是拿刺扎人。你现在就想着跟我挑事吵架,这样你就可以只顾跟我吵,不用害怕了。如果你想要那样,可以,但是到头来你总有时候不得不承认你有多害怕了。”

他说的是真的,全他妈是真的,而那恰恰就是她不愿去面对的。

“所以怎么着,你比那强多了?女士们先生们,我面前站着的这位就是更成熟,更睿智,更冷静的James Barnes,他什么都不怕。”Natasha有点泄气了,她的话大大少了她想要的讽刺效果。

“我和你吵架是因为我没有安全感,我搞砸了很多事,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不知道你为什么愿意和我在一起。但是,狗屎,你完美地契合了我的生活。你搬进来,然后就——融入了,每次有你在的时候我就很开心。”他转身去看窗外。“我的工作——很复杂——人在其中很容易迷失自己。我见过我的一些同伴最后把自己搞得一团糟——不管怎么说,有你在这儿的时候,我才感觉自己是自己。而我他妈怕极了。你想要我说出来?那我说给你听——我怕我需要你的程度远远超过了你需要我。”

“狗屎。”Natasha说。她靠在料理台上,抱住自己的脑袋。“狗屎,我不擅长这个。我可能永远都学不会这个。”

“你能尝试吗?”Bucky轻声问。“你愿意尝试吗?”

如今Bucky终于实言相告了。他终于把自己的心掏出来送到她的面前。他告诉她他爱她。而他以为她不需要他?他根本不知道他是她一天中最美好的一切,他也不知道只有当他快乐的时候,她才会感觉开心。可她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他这些。

“之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是一团糟,直到现在我才慢慢认识到自己是谁。而我不知道当我的职业生涯结束以后,我该拿自己的生活怎么办。而且你说得对,我害怕——我怕得要命——可是我渐渐明白了,无论我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我都想要——需要你在其中。”她说,“所以,是的,我愿意尝试。因为我他妈也爱你。”

Bucky冲过来,不由分说地把她抱起来,放在料理台上,一只手哗啦啦把台面上的东西都扫到地上。她立刻抬腿缠住他的腰,他们的唇撞到一起。他吻她的样子就像要把她吃掉一样。

她开始拉扯他的上衣,解开扣子的同时把它拉过他的头顶脱掉了。

“我们不能操走我们之间的任何问题,你知道的。”Bucky的一路从她耳后咬到她的胸前,Natasha一边喘气一边说。

“目前为止效果一直很不错啊。”他贴着她的皮肤说。

“你的观点十分有说服力。”她说。

此后他们谁都没顾得上说话。


——————以上是正文——————


可算是表白啦

评论 ( 11 )
热度 ( 41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