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授翻】冬寡-Coming Apart at the Seams(6)

第六章



《葛佩莉亚》大获成功的氛围很快就过去了。而那就意味着又要开始准备《胡桃夹子》的演出了。



整个公司的人都痛恨每年准备《胡桃夹子》的日子。即使Phil每年都会做出一些别出心裁的编排,安排侧重于不同的角色,可那依然是天杀的《胡桃夹子》啊。因为要启用这么多年轻的演员,也就意味着会有更多的加班加点了。幸运的是,这部戏的大部分场景都和Natasha没什么关系。



排练《胡桃夹子》唯一的好处就是竞争氛围没那么激烈。对于一家舞蹈公司来说其实挺新奇的,但是她们这群领舞都一致接受了大家轮流担当主角——一多半原因是因为大家都痛恨《胡桃夹子》。即便是Yelena, 也没出什么幺蛾子。二月还有一场他们更重视的演出。他们可以自主编排自己的部分,探索现代舞和爵士乐的结合,把古典舞与当代音乐融合在一起。



这类排练要辛苦得多。领舞们将悉数登场,但出场顺序却是由主管们商定的。在《胡桃夹子》的准备阶段,大家都各练各的。



至少,Natasha觉得大家都是痛恨《胡桃夹子》的。一个Natasha不怎么熟悉的女孩,叫Daisy的,将扮演女主角Clara,而Wanda显然被这个决定打击到了。在第一场彩排开始前,Natasha在剧院后面找到了Wanda,她正在十一月早晨的干冷空气里吸烟。



“你一定会有机会演Clara,但是你不会想每年都演她的。”Natasha向她保证。



“为什么不?她是女主角啊。过不了很久,我也会变得不够年轻了——噢,我很抱歉,我不是说……”



一两年前这话可能会刺痛她,但是她现在没那么在乎了。她知道这不过是Wanda的无心之言。何况她说的也是事实。



“她全场都在舞台上,并且几乎没什么跳舞的机会。你知道她需要排练多久吗?那简直就是灾难。”



Natasha加入公司的第一年就演Clara 了。这些年来,她基本上演遍了每一版的女主角。



今年她演的是小露珠。Yelena得到了糖梅仙子的角色。有几年她们会互换角色。今年Phil加入了雪王后和雪国王这两个新角色,所以Natasha同时也在和Bobbi一起研究雪王后的戏份。Clint要演雪国王。



在彩排还没有把他们逼疯前,Natasha成功为Sam和Kate安排了一次约会。Kate坚持要把那安排成四人约会,以防Sam是个疯子。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好吗,Kate.”Natasha坚持道。



“那不代表他不是个神经病呀。”Kate说。



“可他确实不是啊。”



“你也知道相亲是什么样的。我需要一个预防措施,以防相亲的结果特别糟糕。”



Natasha屈服了。所以呢,为了不当电灯泡,Natasha不得不求Bucky和她一起去。



“你得帮我个忙。”她说。



“你是说免费住我的公寓还是……”



“滚蛋。不是为了我,真的,是为了Sam.”



“你觉得我为了他会比为了你更愿意帮忙吗?”



“哎呀拜托了,你爱Sam啦。你知道每当节假日的时候,他都是单身狗一只,为这他有多怨念吗?所以呢,我要给他和Clint的表妹牵个线,所以我得请你陪我去这个四人约会。”



“你怎么不让Steve和你一起去?”



“当我的男伴?你逗我呢吧?再说了Steve还在生我的气没把Kate介绍给他,即使他声称他没有,即使他们之间毫无共同点,而且每次我想给他介绍对象时他都很抵触。”



“Lillian简直是个噩梦。”



“我不知道她有那么热衷于纹身!”



Bucky冲她坏笑,然后她意识到他一直在逗她。她捶了他的胳膊一下。



“你请客对吧?”他问。



Natasha怒视着他。她不知道Bucky挣多少钱,而Steve坚称Bucky住这栋公寓不是因为房租,纯粹是因为他们从小到大都一起住。但她觉得她请客也是应该的。



“是,我请客。”



“那我就去。”



“你反正都是会去的。”



他坏笑着打开冰箱,拿出一盒剩菜闻了闻,然后又放回去了。Natasha觉得她没有冲他嚷嚷说明她成熟多了。他最后选择了前一晚剩下的宫保虾,把盘子放进微波炉,然后转过身来,抱着胳膊看着她。



“你有没有想过给Steve介绍个男人?”他问。



Natasha还真的从没这么想过。



“呃,我一直以为因为Peggy的事,他……”她没说完。



Steve显然喜欢和男人上囿床,但是和男人恋爱就是一件完全不同的事了。



“你觉得他认定了Peggy,别的任何女人他都能挑出毛病,因为他实际上更愿意和男人约会,自己却不肯承认?”



“显然你是这么认为的。”Natasha说,“你提议3P就是想帮他认清自己吗?就像你在康瓦邦哥夏令营的时候一样?”



“康卡蒙哥. 我喝醉了,Nat. 我喝醉了可没这么多心机。”



但是他一边从微波炉里把自己的宫保虾端出来,一边却冲她眨眨眼。



“我没法相信你。”



Bucky耸耸肩。



“这么说我得去找单身的男同志了。”Natasha说,其实是自言自语。“你觉得他会愿意和舞蹈演员约会吗?”



“我觉得不错,你这类人特别柔软灵活。”



“我这类?”



“性感的舞者?”



“你坏透了。”



于是这周接下来的日子里,Natasha开始在公司里的男人之中搜寻。他们中一半是直的。她相当确定Pietro是个双,但他对Steve来说太年轻了点。剩下的唯一的优质选择只有Trip或者Leo了,但那两人分分合合好几年了,Natasha才不要掺和到他们之间的抓马里去呢。



也许她可以试试给Steve和Grindr牵个线。



到周五的时候,Natasha有点紧张,但不是为Kate和Sam紧张,而是为自己。她和Bucky从,呃,从他们又睡到一起去开始,就没一起出去玩过了。他们一起吃过几次外卖,但没干过任何类似约会的事。



Natasha选的餐厅有这座城市最好吃的印度菜。天花板上挂着彩色的纸灯笼,已经装饰得很有圣诞气氛了。这里也恰巧是Bucky最喜欢的餐厅之一。



“我爱死这里了。”当他认出他们的目的地时,他惊喜地说。



“我知道。”



他笑着看着她,牵起她的手,一直到他们进到餐厅里才松开。Natasha特意跟Kate和Sam说了个迟些的时间,这样她就能先到一些。但是她和Bucky才刚刚坐下,Sam和Kate就前后抵达了。



Kate有点不拘小节,但她同时非常的直率,坦诚,从不拐弯抹角。Clint从没具体对Natasha说过,但她其实也受过某种程度的创伤。现在她在一个专门支持家庭暴力的受害者的非盈利组织工作。她常常全国各地跑,在大学里开讲座,在女性庇护所开展活动。



Natasha给他们做了介绍。Sam显然很紧张,这点倒挺可爱的,因为他通常都是自信满满。



“嘿,Barnes .”Kate说,别扭地冲Bucky挥挥手,“你这发型看着没那么像个杀手了。”



他们只见过一两面,好几年前的事了,当时Bucky为某种政府机构工作,留着他的“反组织”的长头发。Natasha曾经把他的头发编成法式小辫子,以此戏弄他的同事。



“那倒挺有意思。”Bucky说,“我正在想你身上那件皮的'东西'让你看着更像个杀手了。”



和Natasha上次见到她相比,Kate看着确实没那么浓厚的东海岸风了。



“我很抱歉我没能去看《葛佩莉亚》,Nat.”Kate说,“我当时在洛杉矶处理一起管理危机。”



“没事的。每次你在场的话,Clint都紧张得要命。如果你真想看,肯定有视频的。”



“他真的会紧张吗?那太可爱了。演出成功吗?”



“还可以吧。多半是我最后一次演斯万妮尔达了。”Natasha说着耸耸肩。



“我对芭蕾一窍不通,但是《葛佩莉亚》不是经典剧目之一吗?”Sam问。



“是啊,可是公司下一次排《葛佩莉亚》要到三年后了,那时候我就太老了。”



Bucky什么都没说,但是Natasha感觉到他悄悄朝她走了一步。女招待领着他们朝位子走过去的时候,他捏了捏她的肩。



侍者来到桌前的时候,Bucky开始和他交谈——用的是侍者的本国语言。他点了他的餐,但其他人都用英语点了各自的。



“要跟我们分享你们的笑话吗?”Sam问他。



“就是取笑你们这些土包子罢了。”Bucky说。



“那是什么语言?”Kate问。



“北印度语。”Bucky不以为意地回答。



“呃,你会说北印度语?”Natasha问。



“会一点。”Bucky耸耸肩,就像一个布鲁克林出身的白人会说北印度语很正常一样。



Kate和Sam都盯着他看,Natasha则尽量不这么做。Bucky似乎总能让她惊奇。



“你会说几种语言?”Kate问他。



“流利的?五种。基本能说的?比那还多几种。至少北印度语不是那么拗口。剩下的那些比较难。”



“你怎么能保持流利地讲五国语言?”Kate逼问他,“呃,纯好奇问一下。”



“我工作中常用到。”



Sam贴过去在Kate耳边嘀咕着什么,她的眼睛瞪大了。有时候Natasha会想Sam是不是比Bucky允许的程度更了解他的工作。但是Sam跟Kate耳语完后,她没再继续问下去。



“哪五种语言?”Natasha问。



“俄语,罗马尼亚语,阿拉伯语,西班牙语,和英语。我的普通话说得还不赖。很显然我的北印度语也还行。”



Natasha注视着他。



“那么,你们俩会和对方说俄语吗?”Kate问。



Natasha摇摇头。她过去十年间一直在努力把俄罗斯抛在身后,努力融入美国文化。她领第一笔工资后,给自己买了顶扬基队棒球帽,然后走到哪儿戴到哪儿。当Steve发现她压根就不懂棒球时,他逼着她买了顶大都会的帽子。他是认真的——他拒绝和她一起外出,除非她把扬基队的帽子换成大都会的。



虽然她什么都没说过,但Bucky还是理解了她。



“我认识的Nat一直就是个美国人。”Bucky耸耸肩,“而且我也只会说俄语的其中一种口语。即使是在乌克兰,我的俄语也派不上什么用场。那么,你会为了工作周游各地,Kate?”



Kate开始聊她的工作,谈话内容中心也离开了Bucky和他那个需要他会多国语言的神秘的职业。



他们点的餐来了,谈话也变成了吃东西。Natasha慢慢喝着她的咖喱肉汤。



“要尝尝这个吗?”Bucky问她,点了点他的唐杜里烤鸡肉。



Natasha瞄了他的盘子一眼——她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点了她最喜欢的餐。



“你是点的特辣的嘛?”她问。



“你知道我点了。”



他从盘子里叉了一块鸡肉,用自己的叉子举到她面前。她凑过来吃了一口。味道辣得要命——很显然会说北印度语会被认为特能吃辣。



“哇哦,这味道太赞了。”Natasha说。



“那么,你们俩什么时候复合的?”Kate问,打断了他们之间的某种微妙时刻。



Sam爆发出一阵笑声。Natasha低头看着自己的盘子,从眼角偷瞄了Bucky一眼,他放下了他的叉子,仰头望天。



“我说错什么了吗?”Kate问,来回看着Natasha和Bucky.“Clint说你们复合了。”



“这——”Natasha开口道。



“如果你敢说'很复杂',我就要抽你了。”Kate说。



Sam笑得更厉害了,然后他仰靠在自己的椅子里,捕捉到Natasha的视线。“我喜欢她。”他用口型无声地说。



Natasha用手肘戳了戳Bucky,但他已经恢复镇静了,他微笑着看着她。“我也想知道你想说什么。”



“我本来想说,'这不是一件我们想草率定性的事'。”



“但是你们同居了。”Kate说。



“这个——”



“还上床了。”她接着说。



“呃——”



“你们两个需要坐下好好谈谈你们的感受。”她转身冲Sam说,“你不是心理咨询师吗?”



“我的专业是疏导PTSD,我还不够资格探索Natasha Romanoff的内心世界。”



“嘿!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



“好吧,我也没有权限进入Barnes的内心世界。”



Bucky盯了Sam一眼。



“我们没有刻意安排什么。”Bucky戒备地说,“我们两个都没什么闲暇时间,也都不需要在工作压力上额外加上情感压力,尤其是这种时候。”



“工作压力?你刚刚真的对我使用心理术语了?你刚刚真的拿工作/生活的平衡来搪塞我了?”



“我们现在很好,行了吧,我不想搞砸了。你满意了没?”Bucky脱口而出。



“一份感受被分享了,谁都没少块肉!”Sam说,“真是个奇迹!现在,Natasha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吗?”



Natasha看着Bucky,他正可疑地回避着她的视线。



她并没有真正去想过这个。事实上她刻意地避免去思考这些。和Bucky上囿床就如同呼吸一般自然。那让他安心。与此同时,爱上他则实实在在把她吓坏了。所以也许她也正如同他一样,同样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护他们目前的状态。



“嗯,我——是的。我们现在很好。”



“那就好了,不管怎么说,你们继续上囿床吧。但是你们必须找时间谈谈,因为你们都是天杀的会说谎的大屁眼子。但是我可不管你们了,因为这里有个美丽的女士就坐在我身边,正准备跟我们讲一场大都会的新展览。”



此后他们没再讨论Natasha和Bucky的关系了,但是Natasha有种不妙的预感,在不久的将来,Sam会把她堵在角落,逼问她进展。



不过令人开心的是Sam和Kate似乎很投缘。在他们结账离开之前,Kate把Natasha拽进了卫生间。



“好吧,他有什么毛病?”



“哈?”



“我得知道他有什么毛病,因为我已经快把持不住想邀请他去我家了,因为去他的'第三场约会'规则。他是有三个奶囿头吗?还是丁丁很小?因为我能接受那些的,但是我得提前知道,免得我回头突然笑场。”



Natasha忍俊不禁。有时候Kate就像个迷你版的Clint.



“我对Sam的丁丁可没有发言权。”Natasha说,然后顿了一下,试图回忆自己到底有没有见过Sam的丁丁。“但他是个好男人。”



“那你为什么不和他约会呢?”



Natasha愣了一下。她从来没有把Sam往那方面想过。



“我猜大概是我不喜欢好男人吧。不,更应该说是好男人不喜欢我。再说了,我认识Sam的时候已经和Bucky在一起了。”



Kate又拿早些时候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Bucky是个好男人。他有点吓人,但他很显然爱惨了你。”



“你真这么觉得?”



“噢我的天,你真的该看医生了。”



Natasha支吾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她什么都没来得及说,Kate就已经冲出去了。她和Bucky跟Kate和Sam告别了,他们要一起去喝几杯。Sam拥抱Natasha的时候,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谢谢你”。



“如果说我现在只想回家睡觉,会不会显得我老了?”Natasha问Bucky.



“不会,那只会显得你是个需要早晨六点起床的专业舞者。”



每次演出前,公司确实会安排每周六一大早开始排练。Natasha曾经只睡三个钟头就能撑一整天。但是现在一想到这个念头,她都想哭了。



“如果你想找个地方喝一杯,我会陪你一起去的。”她主动说。



“我明早五点的航班。”



“噢,狗屎。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如果我早知道,我会重新安排这次约会的。”



“反正我也不会这么早就睡觉。讨厌的是,他们其实周一才需要我,但是我在北京时间周一凌晨有个电话会议,所以那个时间我不能在飞机上。”



“你喜欢你的工作吗?”他们并肩走在路上,Natasha问他。



Bucky的回答毫不迟疑,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工作时间变动性太大这一点是挺恶心的,但是我没法想象我做其他任何事。”



Natasha点点头,她对芭蕾也是这种感觉,或者说曾经是。



“不过我总有一天会因为飞来飞去而崩溃的,你知道吧?我有回读过一篇文章,说飞机坐多了会损害大脑。”他又补充道,“不过就目前而言一切还行。有多少人能说他们在三十岁前已经走遍世界呢,但是我能——好吧,目前一切还好。”



Natasha想知道他本来还想说什么。



他们安静地走完了剩下的路。当他们到家的时候,Bucky突然说,“我们挺好的,是不是?”他从口袋里摸出钥匙。



Natasha不需要问他指的是什么。



“是的,挺好的。非常非常的好。”



“好的。”



“好的。”



“要为我口一个吗?”



“除非你以同样的方式回报我。”



“宝贝,这世上我最喜欢的地方就是把我的脸埋在你的两腿之间。”



“这台词糟透了。”



“但并不意味着这不是事实啊。”



所以他们没有选择处理成人世界的种种,以及像感情这类可怕的事情,而是选择了索取彼此的身体。Natasha在Bucky的床上睡了一夜,闹钟3:30响起来的时候,她使劲抱着Bucky不想松手。她感觉到他在她的额头落下一个浅吻,然后她翻了个身,让Liho睡在Bucky留下的温暖里。最终那小家伙找到了最舒服的位置,团成一个毛球贴在她的背后。



她和Bucky之间确实很好。通常Natasha都是一心扑在舞蹈和公司的事上。但现在她发现自己时时刻刻都想着他——当她试装时,当她等着那帮伴舞收拾好,她好开始跳她的独舞部分时,当她和Pietro一起抽根烟放松一下时。她的心思一不留神就飘到Bucky身上去了,她甚至掰着指头数他还有几天回家。



“你完蛋了。”一天下午Clint对她说。



“哈?”Natasha说。她正想着圣诞节送Bucky什么礼物呢。他让她免费住他的公寓,什么事都考虑她甚至迁就她,她要送他什么才足以表达谢意呢?她谢过他,必须的,但她想要他知道她的谢意不仅仅是为了他收留她——而是他的种种贴心的让她觉得自己被呵护的行为。



“绝对完蛋了。”Clint哈哈笑着。



“什么完蛋了?”Pietro 问,他从练舞场走进来,身后跟着Wanda.



”“Natasha被Bucky迷得掉魂儿了。”



“Clint.”Natasha说,“闭嘴。”



“就不。你这样太可爱了。这简直是个奇迹。谁能想到最终是一个Barnes那样吓人的大块头才能融化你那颗冰冷的心呢。”



“迷得掉魂?我以为你们在约会?”Wanda问。



“他们没有在'正式'约会,因为他们都太爱对方了,但同时却太蠢了,所以都不敢告诉对方他们是有多想结婚,然后生一群吓人的宝宝。”



“滚蛋,Clint.”



她通常能忍受Clint的戏弄的,人们常说她脾气不好,像个扎人的小刺猬,但Clint从没注意过。他从一开始就把她当妹妹看,从来没有退却过。



Wanda跟着她走出休息室,又跟着她进了女洗手间——倒不是说Clint不敢进女洗手间。Natasha靠在盥洗台上。



“你还好吗,Natasha?Clint没有逼得你太紧吧?”



Natasha叹了口气。她迅速检查了一下所有的隔间门,确保没有别人。“但他说得没错。我必须跟Bucky谈谈才行。”



“你为什么没跟他谈呢?如果他真的爱惨了你,就像Clint说的那样。”



“过去这几年每次Sam试探他的时候,他都会说他不想要一份认真的恋情。而且我们也试过了,两次,结果都不好。”



“我没什么经验,但是也许你们现在能行呢?”



“也许吧。”Natasha说,但她自己也没能说服自己。



“如果你不试试的话就不会知道了。”



“谢了,Wanda.”



“是你教我怎么尽量无视Yelena的。我这辈子都欠你的。”



事实上,Natasha越是想得多,就越是意识到她的犹豫不是没有原因的。Bucky在她面前的举止有种说不出的谨慎感。她自己在他面前其实也一样的小心翼翼。



她自己给自己做了不少心理建设,给Clint道了个歉,去了一趟酸奶世界,以上这些终于让她鼓足了勇气下决心和他谈谈。最坏的结果不就是他们会发现他们从情感上已经无可救药吗,大不了他们以后就只上囿床不谈感情就好了。



但是这时候Jane好死不死的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受了伤,而Natasha临危受命接下了她的角色,她不得不开始学跳阿拉伯舞。这意味着她的工作量大大增加了,意味着更多的排练和多得多的各种安排。这个舞种比她熟悉的那些要更惊险一些,但是Erik为她和Darcy量身打造了一整套动作。



“不穿那天杀的芭蕾舞鞋的感觉还不错。”一天下午她们在等着中国舞部分跳完的时候,Darcy对Natasha说。



“确实。”Natasha说,“我的脚丫子突然重获自由,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我之前不懂为什么Jane这么想要这个角色,我为了练这些动作背都要痛死了。不过我现在明白了。”



“她的肩膀没事吧?”Natasha问。



“嗯。”Darcy说,似乎很意外Natasha会这么问。“不是撕裂伤。演出前她应该就能康复。你知道吗,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扛得住练习三场独舞的。”



“说实在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怎么做到的。”Natasha说。



“我们进去后,我会搞砸雅德兹的部分。这样Erik就会忙着骂我,顾不上你了。”



Natasha摇头笑起来,“那我就指望着你了。”



Darcy一直挺友好的,但她表现得这么可亲,说明Natasha看上去一定和她感觉的一样筋疲力尽。她几乎想去问谁有大囿麻了,而她从当年第一次登台后就再也没碰过那玩意儿了。



和Bucky做囿爱是唯一能让她保持不发疯的事了,所以和他讨论他们的感情状态这事非得等等不可了。有天晚上她回到家,门都没关上她就大声说。



“你能把我绑起来然后✕我吗?”



Bucky闻声走进起居室。



“呃……你刚说什么?”



“我太累了,连晚上吃什么都没法决定。我只想要你把我绑起来,然后✕干我的大脑,直到我无法呼吸。”



“你不想让我给你做晚餐吗?”



“先✕干我的大脑再说。”



“嗯,嗯好的。”Bucky说,“我们从没——你,呃,你喜欢那一类事情吗?”



“不喜欢?不怎么喜欢。”Natasha说。“我是说,我不知道。我没——我很少会想那些事,但是我现在需要它。你能——可以吗?”



Bucky点点头。“你有什么安全词之类的吗?”



“解开我,你个混蛋?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完美。”Bucky说,他的眼神巡视着她的身体,仿佛她是一个全新的人。



然后他突然把她扛在肩膀上,仿佛她完全没重量似的。他把她扛进了她的房间,而不是他的。



“为什么?”她问。



“你的床头板比较好用。”



他把她扔在床上。她扯掉了自己的衣服。他甚至都没费那个心把自己的衣服全脱掉。他把她翻了一面,让她趴在床上,然后他的身体覆住她的,啮咬着她的脖颈。他的衣服布料粗糙地摩擦着她的赤囿裸肌肤。



“转过来然后躺下。我去拿几条领带。”



Natasha躺在床上,她的心脏在胸腔里狂跳起来。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真的。大多数时候她更喜欢在做囿爱的时候掌握主动权,或者说至少能与对方势均力敌。但今天一整天,在排练的时候,她都不由自主地在脑海里想象自己在Bucky身下失控的感觉。而现在她的幻想即将成为现实,她的身体几乎要由于期待而抽搐了。



她感觉他好像去了很久,但是最终他回到了房间,手里拿着三条黑色的领带。



“你有多少条那种领带?”她仰头问他。



“不许说话。”他严厉地说。



她猛地喘了一声。



她从来没见过他这样。除她以外似乎每个人都觉得Bucky很可怕,很吓人,可Natasha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在床上时,有的时候,他待她会特别温柔,甚至无原则地迁就。有的时候,他会不紧不慢,仿佛在探索她。他是唯一一个吻过她那里的人。



但这次他不是那些样子。他站在床尾看着她,权衡着什么。而Natasha有点明白为什么别人觉得他吓人了。她开始发抖。



“手抬起来。握住床柱。”



他跪在床上,她握紧了自己头顶的木质床柱。然后他把她的两只手腕绑在床柱上。他系紧了领带,她能转动手腕,但她绝没可能挣脱。



“行吗?点头或者摇头。”



她点头。



“我还带了一条来遮住你的眼睛。可以吗?”



她更加急切地点头。



他把第三条领带在她耳边比了比,俯视着她。



“稍稍抬一下头,sweetheart.”他说。



她依言抬头,因他对她的爱称而身子发软。然后她由着他用领带绑住她的眼睛,她的世界陷入黑暗。



当她什么也看不见时,她发现自己的听力被放大了。她听见Bucky下了床,在房间里走动。对于他的体型来说,他的动作有点过轻了。他甚至有可能已经出了房间,而她什么都不知道。



然后她感觉到床中间陷下去了。然后他的手握住了她的脚踝。他的手顺着她的腿往上,一路抚到她的大腿根。然后他的手指轻抚着她的的柔软,戏弄着她。她已经欲囿火焚身,润湿了他的指尖。她扭动着,对他的渴望甚至让她感觉到发痛。但是他的手突然重新用力握住她的脚踝,然后猛地分开她的腿,让她的脚无助地翘在空中。



他的钳制坚固无比,但这正是她想要的。她感觉到他调整着,然后猝不及防间,他滚烫的欲囿望猛地一下撞进了她的身体。



他没有给她任何时间来适应他在她体内的感觉,因为他缓缓地退了出来,然后又一次用力撞了进去。他不断地进囿出着她的身体,逐渐加快了速度。他的冲囿撞是那么的用力,他们头顶的床柱随着他的动作有节奏地撞击着墙面。



情囿欲吞没了她。世界一片虚无,只剩下Bucky一次次冲囿进她身体里的感觉。Natasha这辈子都在训练她的身体,信任于自己对它的精确控制,以完成一个个复杂的舞步,跳跃,和旋转。而无法挣脱被禁锢的双手,同时双腿被Bucky紧紧钳制住,这感觉几乎让她如释重负。她在Bucky的掌控下感觉到无比的安心,而同时这令她愈发敏锐地专注于他们的身体连囿接处的感觉,感觉着他一次又一次完全充满了她。



她能感觉到高囿潮来临的前奏,而这几乎令她惊奇。她从来没有在自己的yin di没被触摸的情况下高囿潮过。但是她越是想到这个,就越是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涌向某一处。



“噢上帝啊,Buck.”她呻囿吟着,“我就要到了——”



她在他身下颤抖着高囿潮了,Bucky随之一声闷哼,“我囿操。”



他放缓了速度,继续稳稳地撞击着她,以保持着她在高囿潮的余韵中颤囿抖着,抽囿搐着,直到他最后一下用力一推,深囿埋在她身体里,然后火热地释囿放出来。



他轻柔地放下她的双腿,给她松了绑。他把房间里的灯都关了,然后才解开缠住她眼睛的领带。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软得像滩水。她的思绪因彻底的轻松愉悦而涣散,下一秒就能陷入昏睡。



“好些了吗?”



“Mmm,年度最佳。”她呢喃着。



“我知道。”Bucky说。



她既没那个力气也没那个欲囿望去跟他争辩。



——————以上是正文——————



情人节交粮了
评论 ( 15 )
热度 ( 47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