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授翻】冬寡-Coming Apart At The Seams(5)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Clint和Phil谈过后,排练变得顺利多了。Natasha一直找不到机会问Clint他们是怎么谈的,因为她毕竟不方便就在公司问他。


有天晚上排练结束后,Phil示意Natasha留下来。


“你最近是不是在辅导Wanda?”他问她。


“没。我是说,我偶尔指点她一下,但是她悟性很好,一点就透。”


“看得出来挺有效的。我觉得把她列为候补是个正确的决定。”


“你们是不是想把我换下来?”Natasha轻声问,尽量不流露出自己内心的担忧。


“绝不会。”Coulson说。Natasha几乎相信他了。


他关了演播厅的灯,带着Natasha走进他用来在排练期间放东西的临时办公室。


“我只是想正式谢谢你,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间。”门一关上,他就说。“不管你对Clint说了什么,好吧,我只是很高兴他有你这个朋友。”


“我只是让他把他的脑袋从屁股里拔出来。”


“但是他听得进你的话,因为他信任你,他可不是个轻易信任别人的人”


“我很抱歉他没有——等等,他应该告诉你了吧,他的——”


“他的父亲?”Coulson啐道,“是的,他告诉我了。而且如果那个狗娘养的没死的话,我会亲手割断他的喉咙。”


“而我会帮你递刀子。”Natasha眯了眯眼,回答说。


Clint有一回告诉她说他已经原谅他的父亲了,但Natasha显然没有原谅那个禽兽。Clint被虐待的伤痕对于她来说依然清晰可见。“我很高兴你们谈开了。前段时间的排练糟透了。”


“那都是我的错。恐怕我在公司其他人面前暴露我们的关系了。”


“没有啦,他们都只怪Clint一个。”


“那个并没让我感觉好些。”


“那么就好好补偿他。”


“谢谢,Natasha. 回家去吧,好好休息。下周将会很漫长。”


他们需要参加一些为首场演出组织的宣传活动。多个城市主流媒体的专访,一场隆重的筹款晚宴,宴会当晚她不得不拍那些富得流油的、根本理解不了她穷苦的成长经历的捐赠者的马屁。


Tony也参加了筹款晚宴。他捐了一笔不小的款项。Natasha本想谢谢他帮她临时弄到了按摩的预约,但她一直找不到他落单的机会。以及她还不确定他知不知道她是谁。他身边一直围着一堆人。


所以,她一晚上都在听一群上了年纪的女人赞美她的身材是多么的纤瘦均匀,以及她们对自己没当个舞蹈演员是多么的懊悔。她倒没什么感觉,真的;保持优美的形体毕竟是她的职责之一。


她最喜欢的一位主顾是一个叫Lorraine的老妇人。她在六十年代也是一名文体演员,曾随军去过越南参加USO演出。Natasha很喜欢和她聊天。她的阅历非常丰富。


“你还和Sergei在一起吗?”Lorraine问她。


Natasha摇摇头。“没有,我们分手了。”


“嗯哼。”Lorraine说,“我从来就不喜欢他。”


“你可以早点告诉我的,你知道。”


“亲爱的,如果我从生活中学到过一条真理,那就是热恋中的人是没有理智可言的。”


“至理名言啊。”Natasha喃喃道。


“那么,你的生活里有新的男人了吗?”


“呃——”Natasha语塞了。


“你脸红了。”


Natasha抬手捂住自己的脸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让我脸红。我认识他好几年了。”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Natasha开口了,但她如何能说得清Bucky呢。“他是个好人,Lorraine.”


“他至少肯定比什么都不是的人渣要好点。”


“我觉得他真的是个好男人。”Natasha说。


当她回到空荡荡的公寓,她感觉筋疲力尽。所以她没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蜷在Bucky的床上。床单上还残留着他的味道,让她安心不已,远远超过她愿意承认的程度。Liho跳上床,在Bucky的枕头上团成一个毛球。


“真希望你能说话,Liho.”


她轻轻地挠着那只猫耳后柔软的皮毛。


“那样你就能告诉我他有没有跟你说起过我了。”


Liho的回答只是喵了一声。


过了几天,他们去了当地的一家学校,为学生们做一场精简版的芭蕾演出。这种是不那么正式、没人会在意的演出,但是演出效果比他们为任何付钱来看演出的观众所做的都要好。


孩子们适时地爆发欢笑,多半是笑Clint,他终于把Franz演活了。自排练开始以来的第一次,Natasha终于觉得他们接下来的演出不会是灾难了。


第一轮演出前,Bucky只在家待了几天。有天晚上,在接完一个突兀但严肃的电话后,他来敲她的房门。电话那头多半是他的老板,或者老板之一。见鬼,据Natasha所知,他都可能是在跟总统通话。


“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Nat,但是我要错过你的首场演出了。我以为我赶得回来的,但是我手头的任务比一开始预计的要麻烦很多。”


一开始Natasha觉得这是件好事。她不想在演出途中分心,而知道Bucky就在台下,绝对会让她紧张的。巡回演出让人连轴转,Natasha享受这种感觉。无论重复了多少遍,在聚光灯汇集的舞台上演出的感觉就像一曲经久不衰的管弦乐,令人着迷。但她还是发现自己情不自禁地想着Bucky,即使是在她完成最后谢幕动作的时候。


最后一场演出结束后,整个芭蕾舞团的成员在后台齐聚,互相拥抱祝贺。然后,Natasha握了好多手,亲了好多脸颊,收到了好多鲜花。她只想要几分钟独处的时间,让她好好地换个衣服。


当她换好了日常的衣服,正对着镜子卸妆的时候,Clint直接推门而入,瘫倒在更衣室的沙发上。


“我搞砸了瞌睡药剂的那场戏。”


“不你没有。”她立刻说,即使她并没有看那场戏。


“Phil也说我没有,但我不信。”


“反正演出都结束啦——”


她本想问他为什么要为已经过去的一场戏郁闷,但她其实知道为什么。人总是想要自己的谢幕演出完美无缺,因为机会只有一次。每一场演出都是独一无二的,但是每一场都力求完美。


并且这年头无论什么事一不留神就上了油管。


“今晚的派对你来吗?”Clint问她。


她头疼地呻吟,“你知道派对是在我家,对吧?”


“哟,这么快就成你家啦?”


当Natasha提到说公司吝啬得都舍不得租个酒吧时,Bucky主动提出演出后的派对在他们——他家办。然后她给芭蕾舞团的人都发了邀请,包括Yelena. 她也不确定自己为什么要自告奋勇,也许是因为她觉得前段时间那一团糟的排练有一部分是她的责任。


门口传来敲门声。


“看见没?敲门。文明人进门之前是这么干的。”她冲Clint说,然后拉开门。


她一回头看见的第一样东西是花——大得吓人的一大捧黑玫瑰。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会送她黑玫瑰。她谢过送花小哥,然后在花束里扒拉着找卡片。


“呃,这太变态了。”Clint说。


“这是我最喜欢的花……”她撕开装着卡片的信封,抽出卡片时,她突然没声儿了。


——你看上去棒极了,小精灵。


那字体不是印刷上去的,而是Bucky的潦草字迹。他不仅仅是订了花,他还亲自去取了花,然后带到了演出现场。她的心狂跳起来,突然喘不过气。


“怎么了?你看上去快要吐了。那些花不是Sergei送的吧?”


“Bucky在这儿。”


“我以为他在摩加迪沙之类的鬼地方。”


“我以为他在摩尔多瓦。”


“这两个地方挨得近吗。”


“事实上它们离得远着呢。”


“嘿,我只上到十年级。”


Natasha冲他摇摇头,然后又盯着怀里的花。Bucky从工作中挤出空来,来看她的演出。


“那么,你们两个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复合了吗?”Clint问。


“我不知道。这很——我不知道。”


“你们要么该停止上床,要么该停止互相试探。这很无聊。”


“我很抱歉我的感情生活没你的那么下流。”


Clint眯了眯眼。


“你敢。”


她举手投降。“你知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你不该老是在这件事上和我过不去。”


Clint从她手中抽走卡片,低头看着上面的留言。


“如果我早意识到你爱着他,我就不会和你打那个赌了。”


“我没有——”


但她说不出否认的话。


“你有。我以前不这么觉得,即使是在你和他还在一起的时候,但我现在觉得你是真爱他。”


Natasha知道Clint说得没错。她甚至都还没对自己承认过,但是她真的爱上他了。不是因为她在怀念他们过去的岁月。她爱上的是如今的Bucky.


“发生什么事了?”Clint问,把她从混乱的思绪中拽回来。


“我想我们都变成熟了。”她说。


他们一同离开了更衣室。Natasha一手抱着花,一手紧紧拽着Clint的胳膊。他很善良地什么都没说。她作为一家知名芭蕾公司的头牌领舞,成功地完成了又一场大型演出,可她依然为即将见到Bucky这个念头而紧张不已。


当然了,Bucky,和早就来看过首场演出Steve一起,就站在舞台侧门外等她。Steve先迎上来,拥抱了她,小心地避免挤到她怀里的花束。Bucky站在原地,窘迫地挠着自己的后脑勺。


“你棒极了,Nat.” Steve说。


“谢谢,Steve. 你没必要来看两遍的。”


“我的同伴坚持要来的。”他说,朝Bucky侧侧头。


Natasha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她只是把花递给Steve,然后张开双臂,用力搂住Bucky的脖子。拥抱他比直视他要来得容易一些。


“谢谢你的花。”她在他耳边轻声说。


“不用谢。”他沙哑地说。


“好吧,我需要喝一杯。”Clint大声说。


Steve开车把大家送回了公寓。他们挪了些家具腾出空地,Clint弄了个临时吧台,Bucky紧张兮兮地把他的保险箱锁好了。


在大伙们露面之前,Clint坚持要玩飞镖。Natasha试图抗议,但经不住Steve和Bucky不死心的怂恿。她喝了一口Clint递给她的伏特加,嗓子辣得不行。


“咦呜。”Natasha说。


“你算哪门子的战斗民族啊。”Clint嘲笑她。


“那算哪门子的伏特加啊。”她说。


“我们有更好的。”Bucky说,“等着。”


他打开冰箱,在里面翻找着,掏出一瓶标签是纯俄罗斯语的伏特加。


“靠。”Clint说,“我怎么没找着?”


“我把它藏在蔬菜后面。”


“难怪呢。”


Clint给他和Natasha各倒了一杯,给Steve和Bucky倒了双份。


“你们两个体重比我和Nat重很多。”Clint声称。


这次的伏特加醇正多了,Natasha已经开始觉得轻松了许多。


Pietro和Wanda是一起到的,然后一些伴舞演员也来了。Yelena对邀请嗤之以鼻,Phil说他会迟点到,多半是为了确保Clint能平安到家。Natasha很惊讶会有这么多人赏脸来她的派对。


很快,公寓里就塞满了三四十人,大部分都是舞蹈演员,也有一些是他们的伴侣。


当然了,一场派对里一多半人都是舞蹈演员的结果就是,当音乐响起来的时候,他们情不自禁地就会跳起舞来。Natasha把Pietro和Wanda拽到腾出的空地上,试图让他们放松放松。


“不跳芭蕾的感觉不错,是不是?”Natasha问。


Wanda笑起来,点头回应。


Natasha从舞池中退出来,去了厨房。Clint给她调了杯粉色的嘶嘶冒泡的酒,她完全不知道酒里有什么,但它尝起来没什么酒味儿。她其实根本不喝酒的,所以喝不了多少就醉了。但她还是能感觉到自己心底对Bucky的蠢蠢欲动的感情,所以她喝得很快。


.“这里面都是些啥?”她问Clint.


“酒保的秘籍。”


“再给我调一杯?”


“如果你先喝杯水的话。”


“矮油,你是在关心我吗?”


她灌了杯水,又喝了一杯Clint调的酒,然后朝Bobbi和Jemma走去,她们正在尝试嬉皮式舞步,但却失败了。芭蕾舞者都太僵硬了,姿势太过于拘谨,但那并没有阻止她们去尝试。Natasha加入了她们,无视了她们看向她的惊讶神情。她迷失在音乐的节奏中,忘却了时间。


几乎派对上的所有人都聚集在临时舞池里,甚至包括一枚微醺的Bucky,Trip正教他怎么跳哒啵步(???)。Natasha正打算歇会儿,却看见Steve一个人窘迫地站在窗边。


“你该跳跳舞的,Steve.”她笑着说。


“我不会跳舞。”


“很容易的,跟我学。”


她双手扶住Steve的腰,强迫他跟着节拍动起来。


“看吧?”她说,“就这么简单。”


“我看着跟个傻瓜似的。”


“我们都看着跟傻瓜似的。”她回答,朝人群挥手。


她带着Steve转了几圈,然后把Bucky拉过来加入他们。Natasha挺了解Steve的,她知道酒精会使得他温暖活泼,当这支曲子结束时,他们都开怀地笑起来。


但是此后,曲风突变,音乐的节奏变得下流多了,饱含着某种暗示性。Steve正想退开,她却拽住他,把他拉得更近。Bucky站在她身后,双手握着她的腰。她往后偎在他怀里,又拉过Steve,使得他俩把她夹在中间。


她从来没有对Steve往那方面想过,但是不管Clint给她的酒里有什么,那两杯酒都使得她大胆奔放了许多。周围的空气突然浓稠起来,充满了欲望的味道。


她缓缓地摆动腰肢,身子越来往下,直到她基本上可说是骑在Steve的大腿上。Steve的卡其布长裤完全掩饰不住他抬头的欲望。她拧身回头去亲吻Bucky,胳膊绕到他的颈后。他低头在她耳边轻笑。


“开始毛手毛脚了啊,Romanoff?”


“Steve才是个毛手毛脚的醉汉,不是我。”她笑着说。


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话,她抓起Steve的手,拉着它放在了Bucky的屁股上。


Bucky的身体微微一绷,但他没有退开。事实上,他靠得更近了,胸膛紧紧贴着她的后背,在她的腰后缓缓碾磨着他的坚硬。Natasha的手往后探去,覆住Steve的手,利用它使劲捏了Bucky的屁股一把。


“你觉得怎么样,Steve?”Bucky问。


“还不错。”Steve说,语气里有那么点挑战的意味。


“还不错?”Bucky说,“只是'还不错'?”


“别生气,James. ”Natasha说。“但是你难道从没注意过Steve的屁股吗?”


Natasha从他们之间溜出来,抓着Steve的屁股把他转了过来,然后他就面朝着她,背对着Bucky. 她双手环住Steve,用力捏了捏他那对浑圆结实的屁股。Steve惊得低喘出声,身体微微一震,使得他的臀肌有力地收缩。Natasha这辈子都在跟专业舞者打交道,但Steve的屁股把他们的都比下去了。


“你的屁屁简直是国家宝藏,Steve. ”她补充道。


Steve笑了,“我觉得我有点被物化了。”


“哦,你知道我们爱你,Steve.”Bucky说,“但是这位女士的话无可辩驳。那确实是个看上去很好操的屁股。”


“是吗?”Steve问,又转过身去。


他们的胸口几乎贴在一切。


“你怎么想,Nat?”Bucky说眼睛依然盯着Steve.


“我觉得实践出真知。”


Bucky看了Natasha,又看看Steve,然后又看回Natasha,仿佛在征求许可。Natasha对他点点头。


Bucky低头吻住Natasha,这个吻来势汹汹,几乎要把她拆吃入腹。她踮起脚尖回应他的吻。Steve开始悄悄后退。


“Uh uh.”Bucky说,抓住Steve的领口,拽着他不放。


(从这里开始这三个人离开了party,下楼去Steve的公寓来了一发3P)


三人的体位:一开始是,Bucky→Steve(^3^)Nat,后来是Nat(^3^)Steve←Bucky.(是的,→和(^3^)就是你们想的那个意思)


Natasha去了卫生间清理自己,当她回到卧室,Bucky和Steve四仰八叉地躺在大床上,方向相反。


“过这儿来。”他轻声说。


她从床中间爬过去,把她的脸枕在他的胸口。Bucky一条胳膊紧紧圈住她,另一只手拨开黏在她额前的头发,亲吻着她的头顶。


“刚才很好玩。”她呢喃道,眼皮开始打架。


“下一次,就你和我。”他含糊地咕哝着,睡意朦胧。


第二天早晨她睁开眼,最先感觉到的是一抽一抽的头疼,然后是干得要命的嘴巴,然后是一个陌生的枕头,然后是两个接近全裸的男人躺在她身旁——一左一右。


这么说那不是一个梦。


她急需先上个厕所,再喝点水,再来片阿司匹林。所以她从床尾溜下来,尽量不吵到Bucky或者Steve.


解决完那几项最迫切的需要后,她进了厨房煮咖啡。


咖啡刚煮开,Steve进了厨房。他的头发乱得像个鸟窝,但他看到她时,立刻瞪大眼睛,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我煮了一整壶。”Natasha说,从壁橱里拿出Steve最喜欢的马克杯。


“谢了。”Steve粗声粗气地说,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狗屎,我渴死了。”


他在冰箱里翻找着,拿出一瓶给他力。他当然会在冰箱里放运动饮料了。


“你要吗?”他冲她晃晃手里的瓶子。


“那些东西糖分太高了。”


Steve耸耸肩,咕嘟嘟一口气灌下去半瓶。


“这么说,呃——”Steve开口。


这时候他们听见Bucky拖沓着步子从走廊那头走过来,Steve没声儿了。他俩同时窘迫地朝门口看过去,Bucky进来了,他的头发乱得不比Steve好到哪儿去,身上只穿着他的黑色平角裤,一只手挠着他的肚皮。


“所以说那些是真的发生了。”他说,嘴角挂着一抹坏笑。他走到Natasha 身后,伸手越过她的头顶拿了个杯子。“说真的,Steve,我都不敢相信我们以前从来没干过。”


她看见Steve的紧张感消失了。“从来没干过?我有两个词送给你,我的朋友。康卡蒙哥夏令营。”


Bucky的下巴掉了下来,一脸装出来的震惊。“毛手毛脚可不算数。”


“啥?!”Natasha笑得不行,“我的天,你们两个在夏令营的时候乱搞?”


“我们那时候才13岁好吗,就只是尝试一下。我帮Steve发现了他的双性恋身份。”


“那你的双性恋身份呢?”


即使是在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她也不太了解他的性经历——她想都不会想去直接问他在这方面如何定义他自己,多半是因为她这方面的经历比较单纯。但除此之外他还有很多方面是她所不了解的。他们通常太忙着吵架或者忙着上床,以至于都顾不上好好谈谈那些真正重要的事情。


以前的她真的太年轻了,太以自我为中心了,理解不了怎样才是一段健康的恋情。但无论当下是什么情况,他们之间这算什么,她都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好。她已经开始觉得他们能做到了。


“噢拜托,我的水平是金赛一级,也可能是二级。”Bucky说。


“我的屁股说你是三级。”Steve啜了一口咖啡。


Natasha笑得更厉害了。Steve拿这事开玩笑是个好现象,说明他不会为此抓狂。


“好吧,恭喜你们开了我的3P之苞。”她说,举起她的咖啡杯敬了他们一下。


“这不会让事情变得很尴尬的对吧?”Steve问。


“除了Clint将会给我的源源不绝的调侃?我没啥意见。”Natasha说,“很好玩啊,对不?”


“挺意外的,但是很好玩。”Steve表示同意,但是他突然意识到问题,脸立刻红了。“Clint怎么会知道?”


“呃,我们离开派对的时候,是他跟我击了个掌。”Bucky说,“你还有我家的备用钥匙,对吧?我真不敢相信我在派对中途离开了我自己的房子。”


“就为Steve的屁屁,我会说值得。”Natasha说,“我记得Darcy和Ian在角落里亲热,Jane在沙发上睡过去了,Bobbi和Hunter当时多半在卫生间里搞上了——他们在公司总这么干。Clint也没事,有Phil盯着他呢。”


他们三个回到楼上去检查损失。酒瓶和空杯子到处都是。通向阳台的门开着,沙发垫子一团糟。卧室门貌似没被碰过,真令人惊讶。Liho窝在Bucky的枕头上,当Natasha开门探头进来时,她好像有些不高兴被吵醒。次卧隐隐有股怪味,可能有人吐过,不过幸亏那人吐完还知道擦洗干净。


“这地方一团糟,我要找个钟点工。”Bucky说。


“你不可能临时雇到钟点工的,服务业不是这么运行的好吗。”Natasha鄙视他。


Bucky给了她一个“你根本不懂我有么神通广大”的眼神。


“噢拜托,你个懒蛋。根本没那么乱好吗。”Steve说。


虽然不情愿,他们三个还是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打扫屋子。

——————以上是正文——————

灯笼节快乐

评论 ( 31 )
热度 ( 43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