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授翻】冬寡-Coming Apart At The Seams(4)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在和Bucky上床后和他住在同一屋檐下绝对尴尬透顶。至少,一开始是这样的。


那晚过后他只在家待了两天,并且Natasha因为排练天天都很晚到家,但当他们确实在家里碰面时,似乎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


一天晚上Bucky从健身房回来,当他汗流浃背地走进客厅时,Natasha用尽了洪荒之力才忍住了没有直接扑倒他。当她听见他在屋子里走动,准备上床睡觉时,她想象着自己躺在床上,努力不睡着,等着他来给她晚安吻。


但她不觉得她是一厢情愿。有一天早上,他又要出差,临走前,他看见她在厨房做早餐,他朝她走过来,就像要给她早安吻似的,但却及时克制住了自己。


当他出差的时候,排练很好地占据了她的注意力。此外,Clint还是不跟她说他和Phil之间到底怎么了。Sam还在各种跟她打听Kate. 她在心里一个个地为Steve物色对象,但是她认识的单身女孩没一个合适的。当她发现自己在心里把Wanda和Steve配成对时,她终于放弃了。


不管怎么说,太过操心Steve那不存在的感情生活也不太正常,因为她显然是为了避免老想着Bucky才这么做的。此外,她也十分确定公司里的女孩们都注意到她常常偷偷打量她们。她们多半以为她的表现像个勾心斗角的碧池,以为她是在研究她们之中谁最可能取代她。


当她最初加入公司的时候,她对公司里其他女孩的特点要熟悉得多。她知道每一个女孩的优势和短板,知道她在试镜的时候应该如何表现就能击败她们。最后她意识到她最该做的就是专注于她自己和自身的力量。但是一路走来她确实得罪过不少人。


Yelena从来没和她当面对质过,但Natasha知道她有一次听见了Natasha跟Fury抱怨她。但Natasha私心里觉得自己并没做错,谁让Yelena搞砸了皮鲁埃特旋转呢。


但那没关系。反正Yelena怎么都不会喜欢她的。她有一种诡异的迅速甄别一个人的性格弱点、并加以利用的能力。她以为她找到了Natasha的弱点——她太依赖Clint了——但她错了。Natasha和Clint在Yelena看来只是互相倚仗,因为她就是不懂得拥有真心的朋友是什么感觉。


Natasha甚至都不知道她到底害怕的是什么,直到她的职业生涯开始进入尾声,而她意识到除了芭蕾她一无所有。就是这唯一把她从对被遗弃的恐惧中拯救出来的东西,最终也毫无疑问地会抛弃她。


“他会毁了这次演出的。”有一天下午的中场休息时间,Yelena大声对Natasha说。


“你在说什么?”Natasha问,但是立刻在心里甩了自己一巴掌——她理她干什么啊?


“我不懂你为什么要为他掩护。”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Yelena.”


“好吧,你应该听得懂才对。如果他完蛋了,你也一样完蛋了。”


“我很感激你这么关心我。”Natasha说,让自己的语气能有多讽刺就多讽刺。


Yelena蹙眉看着Natasha,幸运的是Jim的声音从走廊那头传过来,打断了她的话。


“Nat,你在这儿啊。”他说,“嗨,Yelena. 我不是有意打搅的,但是服装组让我来接Nat去试装。”


“我们已经说完了。”Yelena甜甜地说。


“棒极了。”Jim说,冲Yelena和善地笑笑。


即使是Yelena也挑不出Jim Rhodes的刺儿来。


不过那也无所谓了,因为Yelena说的话确实影响到她了。然后下午的排练又是另一场灾难。


她的精神绷得太紧了,以至于都忘了Bucky是今天回家。她到家的时候他在厨房,站在灶炉前,穿着一件白色背心和修身的黑色牛仔裤。一看到他,Natasha心中一颤。


“你的旅途过得如何?”


他扭头看向她,看上去好像有些措手不及,不过这也说得通——她从他出差前就开始有意躲着他了。


“挺无聊的。你的排练怎么样?”


Natasha叹气。


“有那么好?”


“你想上囿床吗?”Natasha把溜到嘴边的话咽下去,脱口而出了一句完全不一样的话。


“呃,你还用问吗?”他关掉了炉子。


他放弃了他在煮的晚餐,三步跨过厨房区域走到她跟前,然后他双手搂住她的腰,狠狠地吻住她,推着她往客厅走。她挠着他的背,想用最快的速度扯掉他的衣服。


他们甚至都没到床上。他从后面要了她,把她摁在沙发靠背上,又快又狠地进囿入着她。她一只手攥着沙发垫,另一只手伸到身下,给自己一点额外的感觉。高囿潮来得猝不及防,强烈的快囿感吞没了她。


“上帝啊,Nat. 你太他妈辣了。”Bucky呢喃着。


他握紧了她的腰,继续撞击着她,直到他也攀上顶峰。


他们结束后,她拉着他进了浴室,他又要了她一次。最后,她站在花洒的水流下,一条腿搭在他的肩上,他跪在她身前给她口囿交。


他们从浴室出来后,她跟着他进了厨房,她开始跟他碎碎念那些烦心事。她跟他讲排练一团糟,她很担心Clint. 她需要找个人说说这些。她才把这一天的事说到一半,说到Phil把Clint换下了,让Pietro来跳Franz的部分时,突然意识到这次她在跟Bucky说话时已经不觉得尴尬了。


他们上床了,然后她在这儿跟他倒苦水,就像普通朋友一样——也许这样是行得通的。


“这么说你觉得Phil和Clint分手了?”她一股脑说完后,Bucky问她。


“我也说不准。我担心是这样的,但是我觉得如果他们分手了,Clint会告诉我的。更何况他们还住一起,天呀,那感觉肯定糟透了。”


“Clint随时都可以来这儿借住的。”Bucky说,“如果你搞清楚了,你可以告诉他这个。”


她知道他是真心的。她的胃里涌起一阵暖流。


“谢了,Buck.”她说,“如果事情真到了那一步,我会告诉他的。”


于是,他们就这么再次睡到一起去了。


他们没有讨论过他们的行为,他们也绝对没有讨论他们的感受。说实在的,Natasha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排练让她心力交瘁,演播厅和剧院对她而言越来越没有庇护所的感觉了。她发现自己越来越想待在Bucky的公寓里,即使是他不在家的时候。


大概又过了一两周的时间,Natasha开始注意到公寓里渐渐有了一些小变化。Bucky又一次出差前,买了很多新鲜水果塞满冰箱;有一天她抱怨家里的水不好喝,第二天就发现水龙头上安了个过滤器;还有一次她在次卧的浴室里发现了她喜欢的薰衣草香氛;再有一次,他出差两天回来后,她在壁橱里发现了些绝对不是产自美国的优质药茶。


有一天他们都在厨房里,Natasha在翻箱倒柜,想找一包Bucky的零食。Natasha很爱吃甜食。她在孤儿院的那些年,食物永远是一种奖品,这个坏习惯她怎么都改不了。


“你就差钻进那个柜子里去了,你到底在找什么?” Bucky问她。                                  


“你的零食都去哪儿了?”她质问他。Bucky总会买些零食放在家。


“被我吃了。”


“你吃完了没再买啊。”


Bucky耸耸肩,“那些东西里面都是些我们不需要的成分。如果你能为《葛佩莉亚》控制饮食,那我也可以吃得健康一点。”


还是说他知道Natasha压力上来了就会瞎吃东西,过后又后悔莫及?Natasha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说的是真的吗?他一直都这么贴心吗?


她也顾不上操心这个了,因为首场演出的日子越来越近,而Clint依然完全不在状态,一次又一次搞砸了排练。在第一周的排练结束后,Phil似乎恢复了老样子,但Clint依然很僵硬。技术上来讲,他依然尽职尽责地完成了他的动作。但他的舞步毫无生气——这是一场喜剧芭蕾,但他全程面无表情。基本上所有人都注意到了Clint的不对劲。Natasha都开始怀疑Pietro还能不能作为主角上台了。


但最诡异的是Phil似乎对他视而不见。


有一天中场休息的时候,Pietro把她拉到一边,Hunter和Ian像影子一样跟他他身后。


“Clint怎么了?”他问。


“我无意中听到Coulson跟Melinda谈话。”Hunter插嘴,“Melinda建议让Pietro当男主角,然后用我替换Clint.”


“你是认真的吗?”Natasha问。


“我当时和他在一块儿,我也听见了。”Ian点点头。


“我不能说我不会从中获益,但我不想以那种方式得到一个角色。”Hunter补充道。


“而且我们也很担心Clint. ”Pietro说,眯眼看了Hunter一眼。


“还有那个。”


Natasha在心底里一声哀叹。她觉得对此很无力,但又觉得自己确实有义务做点什么。当Clint的好朋友和舞伴的其中一项职责就是给他收拾烂摊子。如果她没有一心想着自己那快走到头的职业生涯,以及那个可能又快成了她的正牌男友的前男友,事情也许不会走到这个地步。


“他在课上表现得挺正常。”Hunter补充道,“但是一到排练的时候……”


因为Clint不是和Phil一起上课的。那两人好蠢啊。想都不用想到底是什么导致了Clint在课上和在排练中的不同表现。


“你告诉我这些干嘛?”她问,虽然她很清楚问题的答案。


“你和Clint的关系最好……”Pietro说。


Natasha捏了捏鼻梁。


“好吧好吧,我会和他谈谈。”她说,“不过我可不敢打包票我的话有用。”


“谢谢你,Natasha.”Pietro说。


他看上去简直激动得想抱她——而且Natasha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关心Clint的。Natasha绝对要利用这一点来让Clint内疚死的。


Natasha换上了日常的衣服,然后去找Clint. 他正在一间小教室里热身。


“快来,我们要走了。”她说。


“啥?Nat我们不能说走就走。”


“我们可以,而且我们现在就要走。我不是说着玩儿的。快换衣服,我会去跟上面的人说一声。”


“可是——”


“不。你要搞砸整场演出了,我被你的徒弟和潜在的替换者们包围了,因为他们担心你担心得要命。换衣服——立刻。”


Clint睁大了眼睛,但是,奇迹般的,他确实按照她说的去做了。Natasha一阵风般冲向走廊尽头的办公室。她看上去肯定火冒三丈,因为一路上就连Yelena都跳到一边给她让开路。


她闯进办公室,幸运地发现Phil一个人在里面,她直接冲到他面前。


“我要带他翘班了,我要搞定这件事。但我这么做不是因为我在乎你们其中任何一个——我确实在乎,你知道的——你们是我的家人,我痛恨这种状况。我这么做是因为你们这样我根本没法工作了,而且你们快要毁了这场演出了。”


“我——”


“没得商量。”


然后她转身就走,摔门而去。


她回去找Clint的路上差点撞翻了迎面走来的Maria.


“Natasha你是不是——”


“现在不行。Clint和我下午要请假。你问Phil就知道了。”


“噢谢天谢地。”她觉得她听见Maria在她身后咕哝着。


她找到Clint的时候,他正慢吞吞地收拾他的背包。她把他的东西一股脑塞进他的包里,然后几乎是拽着他的领子把他拉出了演播厅。


“我们不能翘掉排练啊。”他们往前门走的时候,Clint在她身后说。


“Maria批准了的。”Natasha没跟他说那就是一句口头的做不得准的批准。“所以呢,我们打的赌该兑现了,我们去做个足底按摩。”


“你得提前预约。”


“我有人脉。”


她已经在噼里啪啦给Steve发短信了,让他请他的朋友Tony帮忙安排一下。Natasha只见过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Tony几次。她表面上并不那么喜欢他,但他确实十分的慷慨。


我不会那么做的,Nat.——Steve的第一条回复。


绝不夸张,C的事业和爱情全都指望这个了。——她的回复。


——一次足底按摩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影响?


——我拽着他翘班了,然后Maria没,管,我。


他没再回复。


她的手机再震动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去唐人街的地铁上了。


——预约搞定了,三点整。


——爱你哟。


——你是说你欠我个人情才对。


她给他回了个飞吻的表情。


当然了,他们到那儿的时候,按摩包间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


“Tony Stark的朋友?”前台问,上下打量着他们。


Natasha报上了芭蕾公司的名号,然后补充道,“Tony想在下一轮演出前犒劳我们一下。”


Clint在一旁斜眼看她。


“这么说你现在是Tony Stark的朋友了?”


“他是Steve的朋友。那也差不多是我的朋友啦。”


“Steve怎么会认识Tony?”


“Steve几年前申请过一个Stark委员会的基金,用来开发一个儿童医院APP的。从那以后他们一直有联系。”


“你觉得Tony Stark会和他资助过的每一个人保持联系吗?”


Natasha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可能他们就是兴趣相近吧。你觉得如果我们不跳舞的话,我们就做不成朋友吗?”


“如果我们不跳舞的话,还怎么遇上啊?”


“我不知道。如果我没跳舞,我现在可能会是个妓女。”Natasha说,当然她就是开个玩笑,但那也不是绝对没可能的。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又是个长相不错的女孩儿,没有任何生存本领,她没几条路可走。


“狗屎。我可能也会是个男妓。”


“对吧?我们可能会在站街的时候碰上。”


Clint大笑起来,“就像《风月俏佳人》里面一样。不过我俩都是Julia Roberts.”


他们在按摩椅里安顿好了,Clint看上去挺放松的。Natasha终于开口了。


“好了,有话快说。”她说。


“噢,噢卧槽,就那儿。”Clint舒服得直哼哼,又赶紧对帮他按摩的女士说,“抱歉我说脏话了。”


“舞蹈家,是吗?”那个女人问他。


“嗯呐,女士。”


“Clint.”Natasha警告他。


Clint叹了口气。他往按摩椅上一靠,接着叹气。Natasha耐心地等着。她了解Clint,直到自己什么时候能逼他,什么时候不能。


“你觉得我幼稚吗?”当他们把脚丫子浸在热水里的时候,房间里光线昏暗柔和,飘着若有若无的轻音乐。Clint终于开口了。


“不觉得。”她立刻回答。


“真的?”Clint问,显然很惊讶。


“Clint,你的童年和我的一样糟糕透顶。我们这样的人是没有幼稚的资格的。你对有些事有些吊儿郎当吗?也许吧,但那只是因为你尽可能过得轻松幽默一点。”


“哇哦。”


“咋了?”


“你怎么这么善良,而且看得也很透彻。”


“为什么每次我表现得善良的时候每个人都那么惊讶?还有,你说这个肯定跟Phil有关。”


又沉默了一会儿,Clint闭上眼睛,突然说。


“他想要孩子。”


“啥。”


“我说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准备好。但他岁数比我大,通常我们的年龄差是件好事,你知道吧?但是在这事上可不是。然后我们大吵了一架,结果他说我幼稚。”


“所以这就是你为什么在排练的时候那么紧绷绷?你真是个屎一样的舞伴,你知道吧。”


“狗屎。我很抱歉。我知道我拖累大家了,我知道。但我为这事已经如坐针毡。他后来给我道歉了,说不该那么说。但我不觉得他是真觉得自己说错了。结果现在我们那个愚蠢的影儿都没有的孩子已经快把我们逼疯了。”


“他居然在演出前夕提起这事?”


“这也不怪他,Nat. 他也不是凭空提起的。他一直有暗示我,但我一直装糊涂,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办。我不想他为此和我分手。我们一起生活,一起工作。Phil就是我的世界。结果我们现在产生了巨大的分歧,把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搞得一团糟。要是没有他,我可怎么办呢?”


“好吧,如果他要为此和你分手的话,我觉得他早已经付诸行动了。而且他现在状态也烂得不得了,因为他多半是想给你点空间之类的。”


“他状态烂?”


“你没发现?”


“我以为他已经完全不在乎我了。”


Natasha差点想抽他。


“你都没注意到他撑得有多辛苦吗?”她问。Phil快要崩溃了,有Clint在的场合,他根本不知所措,这可不像他的高冷作风。Natasha更后悔没早点插手了。


“真的?”


“你可能太忙着回避他了,但他真的快撑不下去了。他在家里是什么样子?”


“呃……”Clint躲开Natasha的视线,“我最近基本上都在公司睡。”


“Clinton Francis Barton!”


“干嘛?”


“你在公司住了三个星期?!”


Clint点点头。


“你干嘛不告诉我?你知道你可以和我住的。那天我提到我担心你的时候,Bucky甚至主动提出来过。你怎么不告诉Phil?”


“我跟他说我在朋友家住。”


“见鬼,Clint. 你今晚就得去跟他谈谈。如果必要的话,我会跟你一起去,好监督你。”


“可是我应该跟他说些什么啊?”


“告诉他他说你幼稚的时候你很受伤。告诉他你为什么还不敢要孩子。耶稣基督啊,他知道你的童年,对吧?”


“知道一点吧。”


“告诉他全部!”


“Nat,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不想让他觉得我被摧毁了。”


Natasha能理解他。早些年的时候她也过得很艰难。她和那些城市里的女孩子格格不入,她们都家境优渥,教育良好,从小备受呵护。约会又是一场噩梦。Bucky不止一次提到过说他觉得自己根本不了解她。但是真要了解Natasha Romanoff,就得听很长很长一段悲惨岁月——可她最不想要的就是别人的同情。


“第一,Phil爱你胜过爱他的生命。第二,你才没有被摧毁。你有一个恐怖的该死的父亲,但是你依然挺了过来,闯出了自己的人生。”


“我们能不说这个吗?”Clint说,很显然他的自动防御机制立刻被启动了。Natasha了解他这一点。


“你能答应我今晚去和Phil好好谈谈吗?”


“如果我答应,你能放过我的丁丁吗?”


“Clint,我绝对,完全,永远,对你的丁丁没有任何兴趣。”


“谢天谢地。我觉得你刚才吓到它了。”


这时候按摩师进来了。Natasha敢肯定她们肯定一直在外面等着他们谈完。Natasha本来不想要修脚师的,但两位女士最终还是花了好久精心修理了她和Clint的脚趾头。


“我觉得我想要孩子。”Natasha突然说。


“你想要?”


“你为什么这么惊讶?”


“我只是从没把你和孩子联系到一起。”


“因为我是个孤儿?因为我是个碧池?因为我没有母性?”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允许自己长胖。”


“哈,真好笑。”Natasha说。“很显然那肯定是我退役之后的事了。不过我也可能会考虑收养孩子。”


“Bucky想要孩子吗?”


Natasha的脸颊发起烧来。


 “跟他有什么关系?”她问,希望Clint没听出她的声音微微发抖。她是偷偷想过如果她和Bucky生宝宝了,他或者她会是什么模样。但她也没到给他们的“虚拟宝宝”挑选名字的地步啦。


“噢,Nat.”Clint对她意味深长地摇头。


“闭嘴。不然我就回到你的丁丁上,跟你唠叨Phil。”


“咦呃,好吧。”


他们离开按摩馆的时候,Natasha检查了手机。她有一条来自Sam的未读信息。


“听说你在唐人街。要不要去吃意大利面?”


。她回复道。


“嘿,Clint. Sam就在附近。要一起吃个晚饭吗?Sam可以帮你理理清楚该怎么跟Phil说。”


“你请客吗?”


“我的老天。好吧。”


他们走了几条街,在一家不起眼的拉面馆门外见到了Sam. Natasha拥抱了他。


“不跟我抱抱吗?”Sam朝门口走去时,Clint问他。


“过来。”Sam说着给了Clint一个大大的拥抱。


Sam的抱抱最舒服了。


“你们两个禁止聊舞蹈,也不准谈工作。”女店员领着他们朝座位上走时,Sam说。


“你就不能培养一点对我的工作的兴趣吗,Sammy?” Natasha说。


“嘿,我是支持艺术的。我会去看你的演出的。你有个好兄弟是主角之一——你知道我会支持你的。但是我也不需要一直听你们聊你那天杀的脚丫子或者你们这些舞蹈演员的日常啊。 ”


“你只想跟Clint打听他的表妹,我懂的。”


“Kate?”Clint问。


“你觉不觉得她和Sam特别般配?”


Clint侧过头沉思着。


“你知道怎么着,他们还真挺般配的。”


他们花了接下来的几分钟浏览菜单,Clint问了Sam有什么推荐的,Natasha则点了可能是菜单上卡路里最低的单品。Sam注意到了,然后她点餐的时候他严肃地斜眼瞪了她一眼。


“你基本上就和专业运动员一样需要能量。”他批评她。


“Sam, 我们之前谈过这个话题了。”


“我知道,我知道,抱歉。女人的身体和男人的身体运行方式不一样。我只是很难想象你要高强度工作一整天,但却吃得那么少。”


“一名运动员的成就之一就是他们的表现,对不?好吧,评判我的标准之一就是我的身材。我不得不特别小心,因为我的新陈代谢很差的,因为我小时候挨饿挨太多了。”


空气突然寂静了,Clint咳嗽了几声。


“我很抱歉我说了不该说的,Nat.” Sam说。


“反正你都是要在心里批评我的。还不如说出来呢。”Natasha清了清嗓子。“说到童年成长,以你的专业意见来看,跟你的伴侣说你想不想要孩子这个话题最合适的方法是什么?”


“千万别告诉我Bucky把你的肚子搞大了。”


“去你的。我不是说我,而且Bucky——我们没有——”


“我已经三个星期没有和Phil说话了,因为我们为要不要孩子这件事大吵了一架。”Clint插话进来,成功解救了Natasha.


“噢,狗屎。你是认真的。”Sam说。


“我不是有意的。为什么你这么好说话?我不由自主就想跟你倾诉。可能是因为你深邃的棕眼睛和迷人的微笑吧。”Clint说。


“你是在撩我吗?因为我很乐意让你继续哦。”


“你有个完美的屁屁. 我其实是个受来的,不过……”


“我收回我的话。”Sam扶额,“拜托别继续往下想了。”


Natasha冲Sam坏笑,Sam朝她竖了个中指。


“那么,你完全不想要孩子,但是他想要?”Sam问Clint.


“不,不是说我不想要孩子。只是——只是我害怕要孩子。”


“你告诉他这个了吗?”


“额,如果我告诉他,那我就不得不告诉他我为什么害怕要孩子了,然后他就会知道我跟他隐瞒了不少我从前的事,隐瞒了,六年多了。”


“见鬼,Barton.”


“我也是那么说的!”Natasha叫起来。


Clint幸运地被给他们送餐的侍者救了,他们安静地吃着各自的晚餐。Natasha吃得很慢,品尝着肉汤和某种她分辨不出来的草本植物混合的浓香。与此同时,Clint叉面条的动作太不注意了,不小心把汤汁溅得脸上身上都是。


“呃,拉面,不要啊。”


“好吧,你是不是又忘了你已经不住谷仓了。” Natasha说。


Sam哼了一声,又突然抬头看着Clint, “等等,你不是真的在谷仓长大的,对吧?”


“不完全是。”Clint说,“我更像是跟着一个马戏团流浪着长大的。”


Sam惊得下巴掉到了地上。


“你是说真的。”


“是啊。”Clint又吃了一大口面条。“我能用我的脚射箭。”


“我见过。”Natasha说,“印象深刻。”


“Phil知道马戏团的事吗?”Sam问。


“多多少少吧。”


“Clint.”Natasha批评道。


“他知道我会用脚射箭啊!”Clint争辩道。


“看见没,这就是你为什么要和他好好谈谈。你必须让他明白你的真实感受。”Sam也吃了一大口面,然后说。


“但是他要是把我甩了怎么办?”


“那个男人忍了你六年,我跟你待了六分钟就已经受不了了。”


“嘿!”


“我的重点是,你们在一起了这么久,你觉得他会不愿意跟你认真谈谈吗?”


“不,我知道他会的。”


“那就去跟他谈啊,伙计。”


“好好好,我去还不行吗。”


“很好。现在,既然这个已经安排好了,Natasha,你跟——”


“不要。”


“来嘛。”


“今晚禁止谈论这个话题。”

————————以上是正文————————

Happy new year~

评论 ( 10 )
热度 ( 51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