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授翻】冬寡-Coming Apart At The Seams(1)

是的,又是爱偷懒不爱动脑的我来产翻译粮了。这篇文来自AO3,图片也来自原文,原作者tuesdaymidnight. 我给作者留言请求授权,不过暂时没得到答复。

这篇是我翻译的第一篇冬寡AU文,故事里的他们都是普通人,他不是冬兵,她也不是黑寡妇,没有超能力,没有拯救世界,就是二十五~三十岁之间的一群年轻人,故事挺温馨有爱的,尤其是我们的两位主人公。当然,该热辣的时候也绝不含糊哦~

全文翻译过来大约四五万字,作为500粉福利送给大家。

————————以下是正文————————

第一章

演播厅里空旷无人。

第一次发现她周日一大早就来这儿练习之后,Fury主管干脆给了她一把钥匙。虽然要溜进来也很容易,她每次都走消防通道,然后从二楼的窗户翻进来。在Fury逮到她之前,她就已经这么干了好几个月了。

不过当时他似乎对她高超的翻窗户本领不怎么感冒。

“你在这儿干嘛,Romanoff?你不应该在放假吗?”

“我想家了。”她脱口而出,那时候她的英语还有些蹩脚。“所以我来这儿,这里有家的感觉。”

那几乎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如今这里依然是她的家——即使公司已经搬到了这座城市的另一处,即使她现在已经是领舞,而非曾经那个籍籍无名的伴舞,即使现在是那些年轻的小姑娘们带着畏惧和崇敬的目光仰视她了。那些扶手杠,镜子,松香的气味,她的足底划过地板的声音,点唱机微弱的音乐声——她在这里能得到的慰藉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多。她从来没有拥有过一个真正的家,但她一直都有一间芭蕾舞教室。

她花了比平时更长的时间来拉伸。随着肢体的伸展,她感觉到自己膝盖和肩膀发出轻微的咯吱声。随着年龄的增长,她越来越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变化,意识到它不如以往那样能忍耐天气变化,意识到她必须越来越小心控制饮食,她已经完全不喝酒了——即使是餐后的一杯红酒也会让她第二天萎靡不振。她甚至也不再吸烟了,在她能清楚看见尼古丁对她的影响之后。

诚然,她现在是正处于事业的巅峰期,但她正在渐渐迈向“过气”的边缘。一个过气的女芭蕾舞演员只能跳些德罗赛尔梅耶之类的配角。在可预见的将来,她大概只能分到几个奥黛特、糖果仙子之类的角色。但是如果她精心照料自己,她可能还有个五年的好时光,甚至七年,如果她不让自己受伤的话。

她假装自己不害怕。她假装自己没有迷恋跳舞时自己身上每一快酸疼的肌肉。她绝不能在那些年轻的、拼命爬向她的位置的女孩儿们面前流露出脆弱。但是最主要的,她之所以假装,是因为她不知道当自己的职业生涯结束后,她还能做些什么。从她六岁的时候离开莫斯科的那家孤儿院起,芭蕾就是她所拥有的全部了。

她在练习单腿旋转动作时,唱片跳到了下一首音乐。她对那旋律了如指掌,每一个音符都已融入她的本能,让她随之起舞,全然忘我,也暂时压下了她心底对未来的恐惧。

她正不开音乐练习“年夜踢腿”,突然听见一声关门声。她选了角落里的一间最小的教室来练习,谁都不会来这儿的,为的就是不被打扰。也许是清洁工来做清扫也说不定。

然后她听到一声熟悉的笑声。Clint——她就知道只有他才会打扰到她的例行练习。目前《葛佩莉亚》的编舞还没有完成,但是公司通常对于经典曲目不会逼得那么狠。她正准备出去找他,却听见Phil的声音,还有隐隐约约的亲吻的声音。

她关了教室里的灯,轻手轻脚地穿过走廊。

在公司的芭蕾舞者之中,Phil是非常有威信的。公司里泛滥着各种八卦剧情——这个领舞跟那个领舞睡了,或者某个领舞跟某个配角睡了。Fury主管和他的助手Hill结过婚,但是两人各自都和公司的不同成员搞过婚外情。小角色们有时候觉得和领舞睡是争取重要角色的最佳途径——不过这类演员通常在公司呆不长。事关试镜,Fury永远六亲不认——不管有没有私交。

一家芭蕾舞公司里的八卦故事乱到跟《飞跃情海》的剧情有一拼。

即使是Natasha也曾是其中一员,当她和Sergei约会的时候。在看够了公司里各种乱七八糟的戏码后,Natasha曾发誓绝对不和另一名舞蹈演员,或者同一家公司里的任何人约会。但是Sergei表面上看上去太完美了,所以她破了个例。并且他确实挺完美——就一小段时间——事实证明他基本上就只是个完美的舞蹈演员罢了,一个机器人,而他之所以看中她是因为她是公司里最优秀的舞者——他什么都要“最好的”。他一跳槽到ABT,就把她跟戒掉一个坏习惯一样的甩掉了。

但是Phil不太一样,他身居公司的首席编舞的位置好多年了。关于他的传言层出不穷,其中最广为流传的八卦是他跟Fury和Hill都睡过,并且利用这一点来使得那两人反目成仇。但是只有少数人知道实情——他和Clint互相调情了好几年,最终总算在一起了,其实他们眼里只有对方,而关于这一点,他们都非常,非常的低调。Natasha甚至怀疑Fury究竟知不知情。

Natasha的练习被打断了,所以她试图从走廊偷溜出去。

“拜托了,宝贝。”她听见Clint说,“你知道一到实际排练的时候,这些动作还要改个千百遍的。”

“但是我在编排佩蒂巴的部分,我想看看效果如何。快点过来,给我演斯万妮尔达。”

“为什么呢,先生。你想让我穿芭蕾舞裙,你直接开口就行啦。”

听到说要重新编舞,勾起了Natasha的兴趣,所以她藏在阴影里,向室内看去。她在油管上看过Phil跳舞,但Natasha加入公司的时候他已经退役了,一次肩膀受伤使得他的职业生涯戛然而止,但他依然优雅得不像凡人。

Clint无可挑剔地跳完了她的部分。他和Phil之间的化学反应比和她之间的要强烈得多了。即使他们现在没跳托举的部分,仅仅是旋转跳跃推拉挪移,按部就班地完成一套动作,那种感觉依然亲密无间。

当他们跳着跳着亲到一起去了的时候,Natasha觉得自己该走了。只不过她并不太想回家,因为,好吧,那不是她的家。那不过是个临时落脚地,因为她27岁了,生活还是一团糟。她在Bucky家借住了大约24个小时,已经开始觉得过意不去了。但是明天就要开始正式排练了,她没那个精力这会儿出去找房子。

但她还是得回去,因为她跟Steve约好了,迟点他会帮她把她剩下的东西搬到Bucky家去。

她到家的时候,暗自希望Bucky不在家。周日的下午,他肯定会出去和朋友们聚会,或者在健身,或者在工作——他的工作时间比她还变换不定。

结果,门一开她就看见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跟Bucky握手。Bucky看见她,眼睛一亮。

“你提早回来了。”他说。那两个男人从她身旁经过,朝走廊走去。

“我的排练被人打搅了。这是干嘛?”

“过来。”Bucky说。

她跟在他身后穿过起居室,进了次卧,她“临时的家”。前一天还堆满了Bucky的杂物的房间现在已经被整理干净了。她的行李箱在墙角,但他给她看的不是那个。

“你给我买了张床。”她说,语气难掩震惊。

“不。我给我的次卧买了张新床,不过我把它借给你睡——暂时的——这样你就不用和Steve住一起,Steve就不用在我出差的时候来这里给Liho洗厕所了。”Bucky说。

说曹操曹操到,那只几个月前Bucky从一条巷子里救回来的娇小的独眼黑猫出现了,绕着Natasha的脚踝亲昵地转了一圈,然后跳上了床。

“噢。”她试图相信他,信服他的话。但是那个高档床头柜,以及床上的新被子——黑红相间,她最喜欢的颜色——却传递出另一层讯息。

“我是说,反正我多半要经常出差,所以你大部分时候可以独享这套公寓。而且我和Steve住过很多年,他睡觉鼾声如雷。”

Nat知道这事。Steve的母亲去世后,他在Bucky家一直住到高中毕业。后来Bucky去上了大学,Steve则应征入伍了。

“而且我知道你睡觉很浅,一点动静就醒了。”他小心翼翼地补充了一句。

她瞪了他一眼。“我们不用装作我们没在一起过。”

“我可从来没装过。”他嘟囔道。言下之意是她这么装过。

她差点要嚷嚷回去了。她放下过去开始新生活有错吗?也许提分手的人是她,但他才是那个双重标准的人——一边不满她太专注舞蹈事业,一边自己却经常出差到鬼知道什么地方去了。是他嫉妒她在事业上花费太多时间,整日和Clint待在一起,但是他呢?她甚至从来,一次都没有见过他的工作伙伴。

“我很——这太棒了,James. 谢谢你。我确实不怎么喜欢睡在一张空床垫上。”

“反正我迟早要把这房间收拾出来的。”他说,不过他显然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因为他在这儿住了三年,从来没踏进过这房门一步。

“那些箱子你都扔哪儿去啦?”

“我打开了几个看了看。很显然我拥有莎士比亚全集,大概三千个曲别针,还有一对双截棍。”

“你还会耍双截棍?”

他耸耸肩。Natasha就当答案是肯定的了。

“还有吉他呢?不是还有一把吉他吗?”

“在其中一个箱子里。我把它搬到我房间里去了。”

“我不知道你会弹吉他。”Natasha无意识中说出了此刻的想法。

有时候她会想自己到底了不了解他。他们时断时续地在一起五年了,可她都不知道他会不会玩一种乐器。不过话说回来,她从来没问过。

“额,其实我不会的,应该说不太会。我从没在一个地方久待,没机会去上课。”

“那床头柜呢?”Natasha看着床边的那件家具,一看就知道比她用过的家具高档得多。

“那个啊,我有两个床头柜,分你一个。反正我也用不着。”

他拆散了他的成套家具,所以Natasha才有床头柜可用。她差点要说句俏皮话,问他是不是把抽屉里的安全套也顺便送给她了。但是想到Bucky可能用得上在床头柜里放安全套,以备他和别的女人上床的时候用,这个可不是什么让她愉快的念头。狗屎——她在想啥呢?她没什么立场吃醋啊,是她和他分手的,后来和Sergei在一起了。

幸亏Bucky的手机这时候响了,把她的思绪从一个危险的方向拽了回来。她回头得写个符咒贴在床头——Bucky只是你的室友。

“靠,是工作的事。”他说,从背后的口袋里掏出另一个手机。他滑了一会儿屏幕。“该死。我得去办公室一趟。你这会儿还需要什么别的吗?”

“不用,Steve会帮我搬剩下的东西。”

“好的。那我——妈蛋——好吧,回头见。”

然后,他一边低头看手机一边抓起外套,一阵风般冲出了公寓。Natasha想问他为啥不能远程工作——邮件,视频,电话会议——有太多方法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啊,但他永远都要亲自去办公室。当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她确信他肯定对她劈腿了,不过后来她又不确定了。

她最后看了一眼在新床上睡得正香的Liho, 然后出门下楼去了Steve的公寓。Steve是她的朋友里边唯一有一辆SUV的,并且他永远都慷慨有爱。

她和Steve成为朋友纯粹是意外。他是搞网页开发的,在Coulson引荐下被Fury雇来升级公司的网站。Steve给公司所在的建筑拍了些照片,还拍了她们排练的照片,他们偶然交谈过,结果一见如故。

他是她的第一个除了舞蹈演员以外的朋友。

“抱歉我不能跟你一起去——不过我五点左右能回来,到时候正好帮你卸东西。”他说,把车钥匙递给她。

“没事的,Steve. 我的东西都不重。”

“但是如果两个人去的话会省时很多。”

“没事。你都把车借给我开了,我已经很感激了。”

她没告诉他她的驾照过期了。她开车技术不差的,只是忙得没时间去更新驾照。不管怎么说,她一路顺利地把车开到了皇后区。

她敲了敲Sam的门。

“你最好是来取这些箱子的。”门都没完全打开呢,他的嗓音就飘出来。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Sammy.”她冲他灿烂一笑。“我听说你为这些箱子都愁哭了,所以我想我还是让你脱离苦海吧。”

“不胜感激。”他说,他抱着胳膊站在那堆纸箱子前,当初Sergei在给她下了48小时的最后通牒后,基本上是把她的东西一股脑扔在了Sam的门口。“你一个人来的?Steve呢?”

“施粥棚。”

“天杀的好心人。”

“可不是嘛。”

“Barnes?”

“他被叫去工作了。”

“你就没好奇过为什么他就不能跟个正常人一样开电话会议或者发邮件工作吗?”Sam问她。

“我来这儿的一路上都在想这个问题。”Natasha说。

Bucky的工作很诡异,你得有特定的权限才能跟他讨论他究竟干了些什么。Natasha只知道他在哥伦比亚大学念的是国际关系学院,他时不时会用某些东欧国家的语言跟人交谈,他常穿西装——而且他穿西装帅得不要不要的。

每当有人问他何以谋生,他就会说,“我就是个政策分析师,工作挺枯燥的,真的。”

Natasha相当确定他是CIA特工。虽然她多半是以此来为他的所作所为正名——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不止一次为这事吵架了——但是证据其实还挺多的,其中一点就是连Steve都不知道Bucky是干嘛的。

“你造吗,Steve有一回跟我说Bucky和他以前的长官是脸书好友,连Steve都没跟那人加好友呢。很可疑吧,你觉得呢?”Natasha问Sam.

Steve不怎么跟别人说起他的军队生涯,或者他两次去阿富汗的经历。在他把她介绍给Sam之前,Natasha甚至都不知道他参过军。当他解释说他和Sam是在互助小组认识的,因为Sam的工作是为老兵提供心理咨询服务,Natasha诧异不已。Steve明明就是个艺术呆子嘛,很难想象他在战场上的样子。Sam对于自己的军旅生涯的态度要开放得多。他在一次直升机坠毁事故中受过很严重的伤,自那以后,他退役了,考取了心理咨询师的执照。

“Bucky没参过军,对吧?”Sam问她。

“他在哥大参加过ROTC,但我觉得他只是加入过国家安保队?有那种玩意儿吗?我不是在这儿长大的,你也知道。你从来没跟他聊过这些吗?”

“我有大概两年的时间连Bucky真正的首名字都不知道好吗。那家伙很难混熟。”

“嗯呐,不过我觉得他的工作应该是正义的,不管他究竟是干啥的。”

“那么,你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吗?搬去和他住?”Sam问她。他的语气微微严肃了些。

不过她很不喜欢这语气,因为那听上去太像是同情了。

“那你还想和我的二十个箱子住一起吗?”她问,抱起其中一个箱子绕过Sam,往停车的位置走去。她知道他什么意思,但她现在不想讨论那个。

Natasha听见他在她身后嘟囔着情感克制一类的词汇,不过他确实投降了,也抱起一个箱子。

“我们还没谈完。就是跟你说一下。”Sam在她身后喊道,又加了一句,“如果你受不了了,你随时可以跟我聊聊。我知道你不想住在皇后区。但是这里随时欢迎你。”

Natasha想告诉他她会没事的,但是发现自己没法以一种足以令人信服的语气说出这句话来。

“谢了,Sammy.”她最终说。

“你知道我不让人叫我Sammy的,除了你。”

“那是因为你怕我呀。”

Sam哼了一声,但是没有否认。

在Sam的帮助下,他们很快就把全部的箱子搬进了Steve的SUV。但是在返程的途中Natasha被堵在路上了。当她终于开回楼下时,Steve已经到家了,准备好了帮她卸货。

当他看见Bucky的客房时,他吹了声口哨,吓到了Liho,小家伙扫了Steve一眼,溜出了房间。

“Buck给你买了张床。”他脱口而出。

“不,他给他的客房买了张床。只不过他现在把它借给我睡。”Natasha复述了Bucky告诉她的话。

Steve看上去还想说些什么,不过他没有,而是展开笑脸,装作热情地说,“好吧,这至少比我的沙发要好多了!”

“也比大马路要好多了。”Natasha补充道。

“Nat,我们不会让你去睡大马路的。”

Natasha叹了口气。“我知道。我确实很感激——你,Sam,James——我只是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你知道吧?”

“我懂的,Nat.”Steve说,“真的。”

“话说,你是怎么租得起这里的一居室的?”

“嘿!”Steve抗议道,拍了她一下,“我日子还过得去的!”

Steve的收入大部分来源于网页开发,不过他业余时间也会卖他的作品。Natasha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被冒犯了,所以赶紧补救。

“我没有说你过不下去了呀!但是James也住这栋楼耶,而且他有三部独立的工作手机,衣橱里挂满了阿玛尼。”

“额,好吧。房租管控也起了一定作用。”Steve承认道。“而且这里的房租水平远在Bucky负担水平之下。他只是喜欢和我们这些艺术家们混在一起罢了。”

Natasha情不自禁地觉得很开心。和Steve在一起很难不想到Bucky.

“那就是他为什么有一把吉他吗?”

Steve笑起来。“他一直想弹吉他来着,但怎么都弹不好。你没听过我笑话他的胖手指吗?”

“就是因为那个吗?”

“没错儿!”Steve自豪地说,“我已经嘲笑了他十多年了。”

“你们这些混球。”

“只是善意的玩笑好吗,Nat.”Steve抗议道。

“啊哈。”

“是真的。”

她转身去车里搬另一个箱子,把Steve的抗议丢在身后。

————————以上是正文————————

我还蛮喜欢Natasha的人设的,天鹅一样优雅美丽的芭蕾舞演员,性格却又很可爱。至于我们神秘的James,暂时还看不出来什么。

同居好啊,同居就是JQ的开始啊。

评论 ( 16 )
热度 ( 65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