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寡 - The Asset(第六章)


整个世界一片白光。他猛地惊醒过来,想象自己还在奔跑,她的名字还在嘴边。但他的手只摸到了光滑的玻璃,他的呼吸在玻璃上凝成一抹水雾。他这才发现自己四面八方全是封闭的玻璃墙,他的拳头攥紧又松开,徒劳地捶打着,他想大喊,却发现自己的喉咙仿佛被厚重的棉花堵塞,发不出任何声音。

别又来了。他又回到了静滞状态吗?难道又成了九头蛇的工具吗?这个念头几乎让他魂飞魄散,进而怒不可遏,简直要气得失去理智。但是下一个念头才可怕的——他昏迷多久了?

Royce不知道给她注射了什么东西,他看见了,看见她倒地。他还记得自己冲向那个王八蛋,准备拧断他的脖子,那将轻而易举。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对,有个单词。Sputnik. 那个陌生的单词在他脑海里回荡,他渐渐意识过来。那是一个苏联的老把戏——在对象的潜意识里植入一个预警词,然后当这个词被念出来的时候,将会触发某种特定的反应。而这次,那个反应就是彻底当机。他们操纵了他的思维。再一次。

他永远都不会自由了。他以为自己可以弥补,可以反抗,但那不过是自欺欺人。而现在他们抓住了Natalia.

他缓缓地呼吸着,吸气,吐气,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他还从来没有在静滞舱里醒来过。通常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实验台上了,他们已经准备好了给他布置任何可能的恐怖任务。活埋也不过如此。而他们就是这么干的——抓走了Natalia, 活埋了他。

但他并不觉得冷。身上也没有湿答答。静滞舱有些损耗的痕迹,但玻璃仍是强化过的,坚不可摧。他的呼吸是温暖的。他们没有冰冻他,只是把他锁在了这里。他把巴掌贴在玻璃上,抹去了水雾。

Natalia!她被扔在椅子里,依然连接着那台曾无数次给他洗脑的仪器。至少在他的视野范围里,只有她一个人。仪器已经关掉了。他猛捶着玻璃,但她一动不动。该死!他必须把自己弄出去。

他右边突然有了动静。他们把Barton绑起来了,捆着他的手腕把他吊在天花板下。他现在醒了,挣扎着想接近Natalia,但却是徒劳。

然后他看着Barton抓住了头顶的铁索,慢慢往上爬。他们没捆住他的脚,给了他机会往上爬。但这还是很费劲,他胳臂上青筋毕露,龇牙咧嘴。Bucky捶打着玻璃。

“嗯啊,我听见你了。可我有点忙哎。”Barton一声闷哼,用力一荡,成功抓住了自己脚,然后从靴子里摸出个什么东西。然后他用脚勾住锁链,朝Bucky的方向努努嘴,“你—稳住。”

砰一声巨响。静滞舱被爆炸的威力掀翻,强化玻璃出现裂痕。Bucky立刻挥拳砸穿了舱壁。

他把自己弄出来的时候,Barton也弄开了铁索。

“手榴弹?”

“爆炸箭,或者箭头。有备无患。”

James单膝跪在Natalia身旁,轻轻拨开她脸旁汗湿的头发,然后开始取下贴在她额头上的传感器。

“你确定这么干没事儿吗?就这么直接拔下来?”

他不确定。但那已经不重要了。他们必须离开这儿。“机器已经关了。不管他们对她做了什么,都已经做完了。”他们得把她带回神盾局——残存的神盾局。那些医生帮过他,虽然结果不怎么样,但那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

Barton靠近了些。“她好像醒了。”

她还活着。Bucky抱起她,把她的脸紧紧贴在他的胸膛。Barton给他一个询问的眼神。

“她有我。”Bucky朝门口点点头,“你没弓没箭能行吗?”他倒是想想带把枪在身上,但是他们的武器已经被搜刮一空了。

Barton点点头,“我还有几手。”

Bucky让他带路,尽可能快地跟在他身后往外走。九头蛇一个警卫都没留,一个人都没留。也许这回他们真的撤空了。但是为什么要把Natalia留下?为什么没有直接杀了他们?

她呻吟一声,在他胸口蹭了蹭脸颊。弯起嘴角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慢慢睁开眼睛。

"James?"

“嘿。”

他看着她的眼里浮起认知,看着她回到他身边。“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我们要出去了。”

她伸手攥住他的制服衣领。他以为她会要求他把她放下,但她似乎并不介意被他抱在怀里。Natalia仰视着他,眨巴着眼睛,她的另一只手滑到他的颈后,手指攥住他的发根。Bucky低头冲她微笑。

她回以微笑。然后她把他的头往下按,猛地抬起膝盖撞在他的鼻子上。

他踉跄后退一步,他从他怀里轻盈挣脱,落在他上方的台阶上。然后她转过身,一脚踹在他的胸口,把他踹得扑通摔在楼梯转角的墙上。Barton已经转过身来,但Natalia更快些,直接从他脚底横扫把他放倒,然后一边膝盖死死压在他的胸口。她的电子护腕——她的寡妇蛰——嗞嗞启动,干脆利落地朝他放电。

这边Bucky才站起来,她已经拔腿狂奔,留下Barton倒在楼梯上痛吟。他抬手捂住耳朵,鲜血从指缝间流淌。Bucky握住他的肩膀,看着Natalia消失在拐角。

Barton摇摇头,“快去追她!”

他没有犹豫,两节台阶一步开始发力追赶。他能看见Natalia在他上方三个拐弯的距离。然后差距缩小到两个。每一层台阶的高度都比一般楼梯要高,但他卯足了劲死追着不放,下一个拐弯处他猛地跃起,抓住了上一层的扶手,纵身一跃他就反超到她前面,把她堵在拐角处。

但是Natalia已经准备好了。她抬腿踢向他的颈部,意图用大腿绞住他的脖子。死在她的大腿下是个不错的归宿,但他更倾向于他们一起活着离开这儿。他抬手挡住她的腿,把她摔向一边,但她一拧身撞在她身上,随即一肘子砸向他的喉咙,但他避开了,她的手肘砸中他的锁骨,一阵锐痛传遍全身。

如果他们想活着出去,他就不能有所保留。他面对的可是Natalia,绝对的狠角色。也许九头蛇命令她杀了他。也许他和Barton就是留给她练手的。不论他们给她布置了什么任务,显然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离开这里。但不管是她杀了他还是直接逃走,他失去的都是一样的。

她伏低了身子,开始和他周旋。他绷紧了神经,没怎么实际挪步,但是随着她权衡的动作忽左忽右佯攻。他捕捉到她的视线,勾起嘴角坏笑,摇摇头。

如果她没法转弯,她就没法过他这关。她突然猛冲过来。他在她还没出招的时候就知道她会怎么做了,知道她会往他哪里招呼。他没有试着把她往后推,也没有真去接她的招。他只是精准地格挡她的每一次攻击,让她着急上火,让她生气,就像他多年前做过的那样。然后就会轮到他进攻。她会挑逗他,引诱他,撩得他追随她身后,然后利用他一晃神的功夫出其不意地揍趴他。从前每一次都是这么结束的——他们都气喘吁吁,筋疲力尽,然后用唇舌交缠和忘情抚摸替代了拳打脚踢。

但是今天不行。那样的收场方式今天是不会出现了。他很清楚。他的脚后跟碰到了身后的台阶,她正在逼着他步步后退,强迫他往楼梯上去。他佯装让步,但却利用高度的优势把她堵得无隙可乘。但是她突然微微往下一沉,把她的寡妇蛰刺向他的胫骨。剧烈的电流瞬间流遍全身,他一个踉跄,摔倒在台阶上。Natalia把他摁在地上,坐在他身上,修长的双腿缠住他。她俯下身来对他微笑,火红的头发垂落下来,铺了他一胸口。

Bucky听见电流的嗞嗞声又响起来,他的头迅速偏向一侧躲开她的手,她一拳砸在他脸旁的水泥阶上。Natalia痛呼一声,被他抓住破绽抬起膝盖把她从他身上掀了下去。

但他用力过猛。她摔落在他上方的台阶上,犹豫了一瞬,立刻爬起来拔腿就跑。片刻就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他紧追不放。Natalia已经跑到了最顶部的台阶,冲出门外跑进走廊。他隐约辨认出这是他们进来时的路,但是随着她七拐八拐,周围很快变得陌生起来。他一个不慎重重撞到了门上,踉跄着跑了几步,感觉到雨点拍打着他的脸。他们已经跑出来了,现在是在基地外部的山里。远远的山脚处,一拨拨九头蛇正在依序上卡车,准备撤离。Natalia没打算跟他们一起走。她的目标是他们来时开的战机。

让她和九头蛇待在一起已是糟糕透顶,让她开着一架弹药充足的神盾局战机满世界飞更是灭顶之灾。不论他们给她下了什么命令,她的目标都不在这里。如果他由着她上了飞机,她可以去任何地方。

"Natalia!"

她停住了,在倾盆大雨中回头看向他。

“我知道你还在那儿。”他走向她,双手举在半空。“我觉得那就是你为什么要跑。我觉得你不想伤害我。”

她拨开挡住眼睛的头发。“你不是我的任务。”

“哦,好吧,我要把你变成我的任务。”

“你真可爱。”她微笑着,“你一直都很可爱。”她抬起手腕,寡妇蛰指着他,“不过我就这么说吧,你不是那个我想找的男人。”

他知道她的意思。这是一项刺杀任务。“是吗?那谁是?”

她转过身去,又开始狂奔。但他大步追上,抓住了她的胳膊,猛地把她转过来。他太迟才看见悬崖边缘,一道闪电划过,将她身后的深渊照得一片雪亮。

“见鬼。”他把她拉向他。“坚持住。我会拉着你。”

她挣扎着。只要脚下一个打滑,她就会坠落悬崖。他双手握住她的肩膀,“Natalia,停下。停下!你不是非这么做不可。”

她突然站住不动了。她的嗓音温柔,在瓢泼大雨中几不可闻。“你说得对。我不是非这样不可。但你让我别无选择。”她抓住他的胳膊猛地把他转了个身,他们位置互换,他背对着悬崖。然后她一脚踹在他的胸口,把他踹下了悬崖。

Natalia看着他坠落。打开了腕上的通讯器,送到自己唇边。“Fury,我是Natasha。我们有麻烦了。我需要返回基地。”

————————以上是正文————————

寡姐赛高。我等这一脚等好几天了。

我大冬寡打起架来的体位还是这么色气啊😍

评论 ( 6 )
热度 ( 32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