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寡 - The Asset(第五章)

她很擅长挖掘秘密,发现那些别人试图掩藏起来的真相。红房子把她训练得很好。如果他们知道她在干什么,知道她利用他们教给她的东西反过来对付他们,后果将不堪设想。但她不在乎,他们别想埋藏掉这个。

那种恐惧记忆犹新。曾经,他们以此为武器压垮了她。但是那些训练,那些早期的任务磨砺了她,让她变得强大。她一度以为自己已经凌驾于恐惧之上,以为自己已经免疫。恐惧是种情感,而情感意味着软弱。这是她最早学到的教训之一。

但是James的出现改变了一切,改变了她。和他在一起,她从未觉得软弱。在和他并肩作战的那短短的几周里,她感觉自己坚不可摧。

而问题就出在那里。他们太大意,太任意妄为了。他们的恋情成了组织里公开的秘密。原本这不算什么,但渐渐的他们发现他开始问问题,质疑命令。她也是,但她还没鲁莽到表现出来。即使是在后来那些事之后,她依然不怪他,因为他骨子里的正直与高尚是与生俱来的,而那也是她最爱他的地方。

他们被抓住在一起。他被人从她怀里蛮力拉走,从那以后消失得干干净净,仿佛从未存在过。她一度确信他已经死了。那一刻恐惧归来,她竟然敢违抗命令,竟然敢忘了最基本的教训——而她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她的一切。

但她从他身上学到的其中一点就是世上还有些东西比恐惧还要强大。她开始挖掘,尽可能追查真相,明知真相可能会让她心碎。毕竟他们说得没错,James可能是鲁莽固执,但他也确实把她教得很好。

红房子深埋着无数机密。但她手段高明,潜伏,刺探,偷窃文件,抽取名单,无所不用其极,终于找出了薄弱环节。在一次运输任务中,她恰到好处的提问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那个可怜的驾驶员给了她一个秘密地址。

至少这给了她一丝希望,指引她找到一处储备库,这里是用来堆放战损装备和失败实验成果的地方。她不费吹灰之力破解了安保系统。建筑内部遍布尘土,破败不堪,看上去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她从通风井进来的,把自己藏在阴影里,在不知名的恐惧中潜行。那个驾驶员多半没骗她。她一丝不苟地搜寻着。

当她找到自己苦苦追寻的东西时。悲伤与恐惧如冰雪没顶,她瞬间无法呼吸。她抬手掩住一声惊叫,眼泪夺眶而出,她别过头去。哪怕是死亡也好过眼前的情形。她立刻后悔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但那是事实。

James在巨大的静滞舱里沉睡,悬在半空纹丝不动。静滞舱有长期供能系统,在黑暗中微微发光。光影在他脸上交错,她想起他最后一次拥着她睡去的那个夜晚,万籁俱寂中透过窗户洒在他脸上的月光。她不由自主地伸手去触摸他,冰冷的玻璃挡住了她的手指,她刺痛般收回手。

她不愿再看,再也无法承受压抑在胸腔里的发不出声的尖叫。但她强迫自己睁大眼睛,逼着自己看清他们对他做了些什么。他的睫毛上凝着常年不化的冰霜,脸颊上和头发里也有少许冰碴,晶莹剔透。阴影在他微陷的眼窝处加深,沿着坚毅的下颚线条,延伸到他结实的胸膛,以及他肩头那些她曾无数次用指尖抚过的伤疤。他美得惊心动魄,可是他紧锁的眉峰昭示着他的在自己的睡梦中依然永无宁日。她的喉咙哽住了。

他们就在那儿找到了她,她再次被严格监控起来。当然是他们有意让她找到他的了,让她自以为脱离了他们的股掌。他们就是要让她看看这个,但是这不仅仅是个教训,更是一项惩罚,为残忍而残忍的惩罚。他们根本没给她机会悼念,很快,他们连她铭记的权利都一并夺走。

现在她又看见这该死的静滞舱,不同的是这一回James就活生生地站在她身旁。静滞舱是空的,但在那里面,曾笼罩他脸庞的诡谲的微光没变,曾隐去他的轮廓的阴影也一如往昔。Natasha伸手,与James十指相扣。他的手是那么的温暖。过了许久,他轻轻捏了捏她的手。

“我们该走了。”Clint依然站在门口,回头扫视着他们进来时的路。他给了他们一些时间,但她能看出他眼里的担忧。

"James?"

他低头看着她,视线渐渐聚焦。“好的。”

她把他们带进了这个圈套,但是迟点儿会有时间内疚和道歉。眼下她的当务之急是把他们带出这个鬼地方。

“Clint,你有没有——”

她太迟才看见门外的阴影。那个男人从背后砸向Clint的头,发出一声可怕的闷响。她下意识地飞跃过去接住倒地的Clint. 他还有气儿。他们头顶是刚才那个被James打晕的男人,他的下巴歪着,肿得老高,看着就疼。他的眼睛发狂般血红。

在她来得及反应之前,门口显示出更多阴影正在接近,包围了这里。她进来之前数过,基地外围有十八名特工。看样子他们全来了,还带来了一打以上的帮手。

James虽然站着没动,但他的视线在研究他们,寻找薄弱点,寻找出路。

“Natasha,又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一个个子稍矮的男人从人堆里挤出来,笑容可掬,喜形于色。“我是说,瞧瞧眼下这处境,简直不能更棒了。”

James低哼一声。“你是谁?”

“Gerald Royce博士。”Natasha替他回答。“他曾为神盾局工作。”

“哎呀,Natasha. 你不是一直都叫人家Jerry嘛。咱俩多熟啊。”

“哦?看起来你还有好多方面是我不怎么熟的。譬如说你其实是九头蛇。”

“我知道啊,很神奇对不对?这才是真正的间谍风范嘛,货真价实滴。”

关于Royce,她气的就是这点——他看上去根本毫无威胁,甚至还挺招人喜欢。他是技术部的,堪称完美的实验室工作狂范本。尽管如此,她还是应该有所察觉才对。她注意到他不止一次偷看她,但一直没法确定那眼神里的炽热,究竟是如青少年偷看心上人般的痴迷,还是在想着她在他的显微镜下是何等模样的疯狂。

他邪笑着。“你很气是不是?居然没看出来。我们天天多少次擦肩而过呀,你居然一点都没起疑心。”

她的手摸向自己的枪,但是Royce手里也有枪。他的手微微有点发抖,但是坚持举枪指着她。况且,他身后还有一大群全副武装的特工作为后盾。

“拜托,Natasha,把枪放下吧。我可占着上风呢。”这个念头似乎让他觉得很愉悦。“我是说,凭什么你们外勤特工独享这种乐趣呢?你知道我等这一刻等了多久嘛?我好想告诉别人我赢了黑寡妇啊。不过你明白我的感受对吧,你自己不也是常常易主。”

“你什么意思?”

他啧啧着,笑容进一步扩大,眼里反射着静滞舱里的光线。“我要重启冬日战士计划。”他看着James,脸上带着真心实意的惊叹,像个孩子抓住了一只珍稀的昆虫那样激动,就在他扯掉它的翅膀之前。“当然了,这会很复杂,涉及到各方势力。但是瞧瞧你,瞧瞧他们的成果。多么神奇。”

即使被一屋子全副武装的特工包围,她也看得出James没把他的威胁当回事。这就是Royce这种人的危险之处。他冷笑道,“把这群废物弄走,我可以让你好好看看冬日战士。就你和我。”

“不。看到没,因为他们听命于我。”他又看回Natasha. “我自己的特工组,我想让他们干嘛就干嘛,只要是情况需要。他们在这儿我才有观众啊,不然我炫耀给谁看?再说了,这是对我升迁的奖励呀。”

"James笑了,但不是笑他的俏皮话。他摊开双手,“冬日战士计划失败了。”

“也许。但那是你的错,跟我没关系。毕竟烂泥扶不上墙嘛,对不对?”他无视了James眼中隐隐的怒火。“但是他们正在研究一项新技术。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你们这些人把它搞得一团糟。如今记忆改写技术已经很成熟了。明眼人都看得懂,也会欢迎这种先进技术,可以把自己后悔的事从记忆中彻底抹去。一个人剔除了情感后,将会无坚不摧。我们将拥有最完美的战士,可以千百年为神圣的使命效力而非短短数十载。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应用该技术的候选人。”

“这么说你们的目标不是我。”

“显而易见不是。 ”

“所以这就是你的妙计?把我引到这里来大卸八块?”

“这成功了不是吗?我们知道Fury还没死。抱歉扫你们的兴了。现在九头蛇掌握了神盾局的大部分资源,你们已经慌不择路了,居然去窃听后备频道。你知道后备频道啥特点吗——那就是它们不安全。”

Natasha冷眼看着他喋喋不休。她或者James都能轻松缴了他的械,但他们还得对付至少三十名特工。不管怎么说,他们得试试。她不会让噩梦重演的。

Royce穿过屋子走过来,步伐谨慎,然后抓住她的胳膊,枪口指着她的眉心。她由着他拖着她,脚下微微悬空。她必须控制自己的愤怒,等着合适的时机。

他在试图激怒James,并且这奏效了。James看看她又看看那把椅子,眼中流露出真实的恐惧。她从来没见过他怕过什么。

他舔舔嘴唇,语音粗重。“你想从我这儿要什么?”

Royce邪笑着,“你?为什么你会觉得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她措手不及,待感觉到颈后的刺痛时已经来不及了。像是一颗微型炸弹在她颈后爆炸,一股刺痛、麻木的冰冷迅速蔓延至全身,四肢也无法动弹。她看见Royce收回针管,在天旋地转听见他刺耳的笑声。

James一声低吼猛冲过来,但是Royce眼都没眨一下。

"Sputnik."

就像看不见的开关被突然掐灭,光线迅速从他的世界消失。James沉重地坠落在她身旁,脸颊距她仅咫尺之遥,他的目光开始涣散。他的胸膛还在起伏,可是她够不着他,她什么也做不了。不管Royce给她注射了什么,都麻痹了她的全身肌肉,但却足够让她看清眼下真实地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噩梦。

她头顶的某处,他听见Royce开怀的笑声。“好的,先生们,我们有候选人了。”

————————以上是正文————————

终于快要到高潮了,嗷呜

评论 ( 12 )
热度 ( 44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