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寡 - I'll use you as a warning sign

How much to give (how much to take)系列的第一篇。

标题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翻译。

———————以下是正文———————

I'll use you as a warning sign

在一个禁忌之地

我遇见了爱情

如此触手可及

我已意乱情迷

- I Found, Amber Run

——————————————

他既卓尔不群又单调无趣。既狂暴可怕,又单纯可爱。即强大勇猛,同时却又那么温柔。他十分残忍,但又非常的善良。James,冬日战士,他是一个十足的矛盾结合体。

而Natalia是那么的爱他。

他教会她格斗,射击,潜伏,和刺探。反过来,她教会他温柔,平和,善良,触动他被冰封的人性。他触摸她的方式是伤害和训练,伤害和训练,以及更多的伤害和训练。而她触摸他的方式饱含着游走在爱与关怀的边缘的情感。他恨她,因为他是不被允许和她们之间任何一个女孩产生任何僭越师生关系的情愫的。她也恨他,因为他对她有着致命的的吸引力,而她本不该如此软弱。

也许那就是他们如何——为什么——会成为彼此唯一可以吐露心声的人,可以理解的人,可以倾心爱慕的人。也许他们在格斗课程中所展现的暴力和凶狠,是源于他们每一次触碰彼此时,肌肤之间闪烁的火星。也许他们四目相对时的沉重,是因为双方的肩头都承载着被强加于他们的责任。

——————————————

她情难自禁的,不负责任的那些时刻,将他们引上了一条死路,尽头只可能是绝望和悲惨,可那条路是那么的诱人,充满美好的期许,仿佛通往自由的天堂。她知道自己不该在课下的任何时候私自见他。但她无法抵挡那样的诱惑。

她非常的年轻——十六岁的年纪,稚嫩而危险——而她想要这个男人,这个如机械铸成般的神秘而致命的男人,她想要他不仅仅只做她的教官。她用他教给她的潜伏技能避开了基地无处不在的摄像头,用他教给她的间谍技巧骗过了那些科学家和长官,然后终于抵达了她的目的地。

在这扇单调的灰色铁门后面,就是那个如同强力磁极般吸引着她的男人。Natalia给了自己两秒钟的时间退缩。然后她纹丝不动地僵立了两秒钟。两秒钟后,她没有丝毫迟疑地拧动门把手,尽可能轻地推开门,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她不想惊到他。

他躺在他的床上,裸着上半身。他看上去很放松,但她能看见他警惕的眼睛和绷紧的下颔,这个男人随时都准备好了暴起出击。

她走进来,站在那里,铁门在她身后合上。她给了他一点时间来适应他意料之外的访客,来接受她出现在他的房间里这个事实,来放松下来。她看着他的胸膛随着越来越深的呼吸起伏,显示出他逐渐卸下了防备。她注视着他的左臂,金属的,沉重的,危险的。而她没有一丁点儿的畏惧,取而代之的是着迷和好奇。

他慢慢伸长腿坐直了,双腿挪到床外。他盯着她,眼中警惕与渴望交织。她看着他明显地咽着口水——他很紧张。意识到这一点,她怎么都忍不住上扬的唇角。

他问她来这里干什么?难道她不知道来这里是多么危险吗?难道她不知道仅凭她出现在这里这一点,他们都可能送命吗?趁还没人发现她在这里之前,赶紧他妈的滚出去。

他的每一个问题都换回了一个她的大白眼。她告诉他除此之外,她会对他们言听计从。但她不会让任何人剥夺这个。她知道哪怕他们在过去十天的训练里说的话都没超过十个字,他们也依然超越了单纯的师生关系。所以,不,她不会出去的。

他紧盯着她,眼中阴云笼罩,同时涌动着渴望与挣扎。她等着他。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他站起来了,他的腹肌延展出完美的线条,头发短而凌乱,铁臂随着他的动作发出轻微的校对音。他走向她,直到她的视线直直地对着他胸口的沟壑,肌肤感受到他的热度,感觉到他低头凝视着她,呼吸拂过她的红发。

然后他轻轻地——他头一次如此轻柔——用他有血有肉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于是他们终于四目相对。直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他们贴得有多近。她急切地扬起脸庞,踮起脚尖,然后——

他低下头,他们的唇完美贴合。此刻她才终于开始害怕。因为她感受过他的唇贴着她的感觉了,她知道了那是什么滋味,而她害怕自己从今以后在他面前再也无法自控了,因为这毫无疑问是她十六年人生里所经历过的最美好的事。

然后他把她压在门后,握住她的大腿,把她托了起来。她立刻抬腿缠住他的腰,吮吸着他的唇,品尝着他的舌头。她从来没有如此失控过,她激动得一直在发抖。他扯掉了她的外套和薄衫,她解开了他的裤子。

当他进入她的身体,撕裂了她,她意识到自己绝不能失去他。

——————————————

她是灿烂的红,是鲜艳的血。她在他眼里纯洁剔透,胜过世上一切。

他在一间肮脏的旅馆房间里告诉了她这个。她被他搂在他温暖的右臂里,她的脸埋在他的颈窝里,她的手指纠缠在他的头发里,他的坚硬深埋在她的身体里,那么深那么深,以至于她十分确定他穿透了她的灵魂。

她刚结束自己的第一个任务——引诱一个法国外交官,让他把她领上他的床,然后在他的睡梦中杀了他。他已经检查过她了——他肯定看出了她的烦乱和恶心——他抱紧了她,激烈地吻着她,让她忘却了自己上一次和男人在一起时的遭遇。

她顾不上反驳他,因为她的神智早已在九天之外,她的高潮如巨浪般拍打着她。一分钟后,他们都急促地喘息着,满足地相拥在一起。他从她身上翻身下来,侧躺着,但是没有退出她的身体。他把她紧紧搂在怀里,亲吻着她的头顶。

她很脏,她告诉他。

他摇头,再一次告诉她,她在他眼里纯洁剔透,胜过世上一切。

——————————————

Natalia第一次意识到她爱他,是在James杀了一名KGB同僚的时候。那个人嫉妒她在组织里的等级一路晋升,甚至试图杀了她。她帮他埋掉了尸体,抹去了一切痕迹。然后她把他拉低了,深深地吻住他。

她问他为什么。

他不能失去她。他不会让任何人从他身边夺走她。

——————————————

他们抓走了他,而她都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她爱他。她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发现的。但是在一个晚上,一个他们难得没有像平常那样永不满足地探索彼此的身体的晚上,他们只是躺在彼此的臂弯里,说些不着边际的傻话。门突然被撞开了,一群全副武装的特工冲了进来。

两个男人把他从她身旁强行拉走,无视了她的呼喊和哭泣。虽然他激烈反抗,他还是被拉出去了,因为他们给他打了强效镇静剂。然后她独自面对她的长官,他看上去既怒火中烧又自鸣得意。

难道她真以为他们蠢到看不出发生了什么事吗?难道她真的以为他们不会注意到James不管出什么任务都只要求他们派她做他的搭档吗?难道她真的指望他们容忍这种大逆不道之事吗?

爱是小孩子的东西

——————————————

James是那根还维系着她的人性的最后的稻草。现在他不见了,她找不到他了,她变得极其残忍,不可原谅。她只知道执行任务,半个字都不反对。她毫不在乎地把自己的身体献给许多肥胖的,粗俗的男人,仿佛那什么也不是。她眼都不眨地完成无数任务。她的长官告诉她,她是最接近黑寡妇这个头衔的人。

不久之后,她被上头的包办婚姻安排嫁给了Alexi Shostakov. 他是名飞行员。她是个杀手。一开始的时候她恨他,因为她无法控制地在他身上看见了的影子。Alexi很绅士,也很善良。他似乎能够理解她的愤怒和排斥,尽管他对她和James的关系一无所知。几个月后,她对他的态度渐渐缓和了下来。

她渐渐爱上了他。她不可能像爱James那样爱他了。她不可能像爱James那样爱任何人了。但她能尽力去爱他。这和她与James之间那种奋不顾身、吞噬一切的爱情是不一样的情感。他们的感情平静而温柔。他们很幸福。组织不再要求她为了任务奉献身体了,她感激这一点。两年之后,他死于一项火箭试飞任务。

她意识到没有男人和她在一起会有善终。她只会像磁铁般招来悲剧和苦涩结局。她注定孑然一身,致命,并孤独终老。

她回到了红房子。她执行任务更加精准高效。她变得愈发的残酷无情。除了完成任务,她对世上一切都漠不关心,包括自己的生死。她麻木地任由那些针管戳刺,“治疗”她。她再也感觉不到痛了,因为她知道真正的痛是什么滋味。和那比起来这些不值一提。

她就是在这个时候被授予了那个头衔的,黑寡妇。

而她根本就不在乎。

——————————————

在接下来的40年,或者50年?她为苏联政府执行许多见不得人的机密任务。他们说那些是为国效力,他们说那是为了防范祖国母亲受到外来力量,比如美国,的侵蚀。

但是实际上?Natalia早已经不再关心了。她做这些只是因为她早已经不在乎这个世界了。她失去了她最爱的人,然后又失去了她的丈夫。她早已一无所有。就算她现在死了,她也根本就无所谓。

但是他们对她做了些事。他们给她注射了血清,在她身上做实验,剥夺了她的生育能力,他们让她青春永驻。她已经活了六十年,可她看上去依然不过二十五岁。她看过世间百态,参与或者亲手执行过太多任务,其中的绝大部分都足以改变历史。

然后有一天,一只鹰找到了她。他是五十年来第一个打败了她的人。她希望他杀了她,她十分确定杀她是他的职责。但他没有。她微笑着请他杀了她,可他却问她为何如此悲痛。

她的笑容挂不住了。她毫无遮掩地直视着他的眼睛。反正她已是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可隐瞒的?

她告诉他,她实在是太想了。

——————————————

她死了。当他用麻醉箭射中她的时候,她死了。然后她醒过来,重获新生。

Natasha Romanoff.

他们没有铐住她,没有把她投入监狱,没有在她皮肤下面植入追踪器,没有派两个她轻易就能撂倒的警卫监视她的一举一动。他们什么都没做。

她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是Maria Hill. 那个女人冷若冰霜,精于算计,并且完全忠诚于神盾局。

Maria Hill告诉她Clint Barton——那只鹰,鹰眼——把她带来了这里,用他自己作担保,确保她不受伤害。她知道自己昏迷了一天了。她还被告知神盾局局长正在给她办永久居留证。她还告诉她,她可以选择离开,或者留下来为他们工作。

她的手上血债累累,他们建议她留下来,把她欠的债清偿干净。

——————————————

她花了段时间——近一年的时间让自己的权限上升到了十级,作为一名神盾局特工,成功赢得了他们的信任。她终于头一次感觉到了某种接近于快乐的东西,在她的胸腔里跃动。

她得到了一个最好的朋友Clint Barton,一个值得信赖的同僚Maria Hill,一个非常有权威的父亲般的角色Nick Fury. 她请他们确保她的真实年龄已经超过了70岁这一信息不被记录在档案里,她请他们在她的文件里伪造一个出生日期。

为什么?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腕,很久以前,James在每次彻底得到她之前,总会亲吻她的手腕。她告诉他们她的真实生日提醒了她自己曾经是何等年轻、幼稚以及愚蠢,提醒了她那些人曾对她做过的事,提醒了她曾得到的那些教训。她没有告诉他们,她在那个时候失去了她挚爱的人。

她生于1984年11月22日。

——————————————

James还活着,并且依然致命。

她知道这个,是因为她亲眼看见了他。她被压在一辆被炸毁的卡车下面,她根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挣脱的。她刚把那个工程师救出来,就看见他,站在他们身前不到二十英尺处的地方。满世界白雪皑皑,洁白无瑕,而他们黑色的身影玷污了这个纯白的世界。

他手里端着枪。他瞄准了她和工程师,她挡在工程师的前面,呼喊着他的名字,她不停地呼唤着他。她的喉咙干渴难忍,嘴唇破裂流血,她的头疼得仿佛要炸开。因为她想他想得心都碎了,而他就站在她的面前

然后他一枪射穿她,打死了工程师。

冬日战士还活着。James已经不在了。

——————————————

当Fury第一次提出那个计划的时候,Natasha和Maria都嗤之以鼻。他让她们坐在他的办公室里,给她们放了个复杂的幻灯片,展示给她们看如果成功集结那样一支队伍,他们将所向无敌。他乐观地预计着Steve Rogers,也就是美国队长,随时都可能醒来。当提到招募Tony Stark的时候,他自己也冷嘲热讽了一番。

他邀请她成为复仇者联盟的一员。他让Maria在这个创始计划里做他的副手。Maria对这个计划持高度怀疑态度,Natasha并不意外。那个女人每走一步之前都早已计算好了下十步,但是Fury能够算好接下来的两千步。

Natasha觉得反正也没有其他更好的事可做了,而且这个计划看起来也挺有趣的,可以打比海盗、毒枭之类更有挑战性的坏蛋,所以她同意了。

——————————————

嗯哪,她可从来没想过当一名复仇者还要打神和外星人,更别说还要打败神和外星人。

一直到她成功捉弄了Loki,从他口中套出情报,她才意识到这整件事有多严重。她既兴奋又害怕。她刚刚开始感觉到自己有所作为,她真的不想就这么死了。并且,她刚刚才捉弄了恶作剧之神,这可算是个挺了不起的成就哪。

她也十分担心自己最好的朋友。信不信由你,Clint和她之间确实建立了一种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她确信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替代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且她发誓她会不惜一切找回自己的朋友,哪怕那意味着她要杀死一个神。

因为Clint是她这辈子第二个她能毫无保留地信任的人。她不认为还会有第三个。

——————————————

因为她是个女人。她知道她不会因为自己在纽约之战中的作为和牺牲获得赞誉。当她走在街头,她不会获得拥戴,媒体不会提到是用权杖关闭了传送门。

因为她是个女人。

她生于1928年。她早就见惯了那些偏见和陈腔滥调。她没指望这一点能很快改变。人是不会变的。在很罕见的情况下,人会变,但通常只会往坏的那个方向变。

她由着人们为钢铁侠和美国队长欢呼雀跃,她由着人们赞美绿巨人和鹰眼为抵御外星入侵者所做的奉献。她由着全世界的女孩们,或者男人们,为Thor的胳膊和海蓝的眼睛而陶醉不已。

她由着他们,因为她知道在他们的队伍里,她才是那个最被畏惧的角色。不是Hulk,不是Thor,是她。包括钢铁侠,美国队长,还有其他人在内的这支队伍里,而他们最害怕的是她。

她深不可测,诡计多端,就算手里只有个订书机,她也绝对致命。她就是这么牛,而他们都知道这一点。

她只需要这个就够了。

——————————————

当她吻Steve的时候,Natasha尝到了——感觉到了——某种的熟悉的东西。她很清楚那只是一个声东击西的战术,本不该有任何意义。但是当她的唇贴住Steve的,她感受到了漫长时光,感受到他的年纪,他血管里奔涌的古老的血液,以及他出类拔萃的智慧。

这让她想到了James. 想起每次他们结束后,他的胳膊环在她的腰间。想起他冰冷的手指梳理着她的红发,温柔得不可思议。想起她没来得及对他说的那句我爱你。

——————————————

Natasha的伤口一包扎好,就悄悄溜进了史密森博物馆,夜深人静,人们都在安眠,休息着自己的大脑,好为第二天喋喋不休地议论那场大战做准备。

这是她第一次来这里,四周一片漆黑。

她打开自己的小手电,开始在馆内游荡,寻找着什么。寻找Bucky. 然后她找到了。

她看见一块专为James Buchanan Barnes设的大屏幕,他的名字下面是一段简单人物背景介绍,包含一个他的死亡日期。只不过他并没有真正意义上死去。他只是被转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她盯着James的脸部特写照片。他在傻笑,她记得那个笑容,那个笑容被深深烙入了她的脑海。他的眼睛闪闪发光,她从来没有在他眼中看见过那样的光彩。那是一种不一样的东西。

那是他。那个快乐的他。

她在汹涌如潮的情感将她淹没之前逃离了那里。

——————————————

神盾局陷落,她满世界奔波了几个月。她不愿意承认她是在独自寻找James. 或者她并不是真正地在找他,她只是在人群中找寻和他相似的面孔和身影。

Clint劝她搬进Stark新升级的复仇者大厦里,虽然他自己和一个他绝对不配拥有的妻子住在一片农场上。两周后她的态度有所软化,然后她得到了一层楼,就在Bruce的楼上。

她开始和其他复仇者们一起出任务,消灭俄罗斯以及德国武装组织,上天入地地搜索权杖。这是个相当不错的分散注意力的方式。她可以不必去想James还活着,但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活着,也不去想她小腹和肩头的伤疤。

然后奥创横空出世,世界又经历了一场另一个层面的浩劫。那个女巫——Wanda Maximoff——把她整得挺狠的。她记起了一切。绝育,针尖,中弹,手铐,James.

James要她放手,要她跟他走,他们可以回家。他们可以安息。这一切都会结束

然后Clint摇醒了她,告诉她赶紧振作起来,因为外面有个邪恶的机器怪兽计划毁灭全人类,而他们必须得阻止他。

简而言之,没时间给她在这儿想着她的James了.

——————————————

奥创事件的六个月后,他们形成了一个不像团队的团队,在所有人中,她意料之外地接到了Tony的电话,让她立刻回到复仇者大厦。

她开了架战机冲回去了。她停在门厅处。Steve和Tony在大厅里,但他们并不是唯一在场的人。还有个人。

那个男人戴着一顶棒球帽,遮住了他的头发,他穿着一件不合身的帽衫,他垂头坐在沙发上,他那样子根本就叫人认不出来。

可是天涯海角她都能认出他来。

他抬起头看着她,用那双足以令人醉倒在其中的湛蓝的眼睛凝视着她。

然后他用那种和她记忆中一样的低沉而温柔的嗓音叫出她的名字。

Natalia.

———————以上是正文———————

这篇文真的挺虐的,我哭得都不行了。但是作者写得特别优美,把冬寡之间那种宿命的爱情写得深刻入骨,特别动人。

——————————————————

第二篇:【授翻】冬寡 - We're both made of similar stuff

第三篇:【授翻】盾佩 - The universe was made

评论 ( 15 )
热度 ( 280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