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寡 - You know where to find me

昨晚无聊重看美队2,看到片尾Natasha从听证会扬长而去的镜头时突然冒出来的超短脑洞。

————————————————————

“你们要是想逮捕我,那就逮捕我。你们知道上哪儿去找我。”

屏幕上的女人迎着镜头走得虎虎生风,一头火红的头发在空中飘扬,嘴角噙着一抹无可捉摸的笑意,绿眼睛像是汪着一泓碧水,令人着迷的灵动狡黠。他看着近镜头下的她的脸。无可挑剔的美艳卓绝。他看着她。

她也看着他。

他心头一紧,常年紧锁的眉峰皱得更深,微眯着眼更专注地紧盯着屏幕。

小酒吧里光线昏暗,空气浑浊,人迹寥寥,无人对他所在的角落多看一眼。有人津津乐道于“电视上那婊子”漂亮的脸蛋儿和丰满的胸脯,语气下流。他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隐藏在长袖和旧手套下的铁臂无意识地攥紧。他想把那满嘴喷粪的渣滓的脑袋拧下来。

她只是在看着镜头而已。他告诉自己。这个洋洋得意的、不可一世的、心怀鬼胎的恶劣的女人,她只是看着镜头,嘲笑被她撂在身后那群气急败坏却拿她无可奈何的废物。

不,她在传递某种讯息。她看着镜头,真正的目的却是透过镜头看着某个人,和那个人对视,甚至对话。

Romanova, 专心。

少女骑在他的肩上,俯下身子和他对视,他看见的是她火红小脑袋的倒影,粉嫩的唇角抿成一个不高兴的弧度,“我喜欢你叫我Natalia.

这是训练。如果你再胡来,我会惩罚你。

突然有微凉的柔软印在他的唇上,她的身体在他肩上弯成优美的曲线,双手捧住他遍布胡茬的脸颊,倒着亲吻他。她的气息是令人屏息的甜美

你要是想罚我,那就罚我。反正你知道上哪儿去找我。

他猛地喘了口气——那些是怎么回事?

听证会的画面播完了,电视画面切换到波托马克河上的一片狼藉,声音尖利的女主播开始喋喋不休地评论起两周前那一事件留下的一堆烂摊子。醉醺醺的酒鬼喃喃地斥骂,无精打采的酒保重新添满面前的空酒杯。没有人去注意那个衣衫破旧的灰色背影悄无声息地从侧门离开。

Natasha推开门,公寓里很暗,她没开灯,踢掉高跟鞋,赤足踩在光滑的实木地板上,Liho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脚边,竖着尾巴绕着她的裸足转圈,柔软的皮毛拂过脚背的触感很舒服。

她俯身抱起小家伙,直起腰的同时,“啪”一声打开顶灯。

“嘿。”她轻声说,看着背对落地窗沉默地盯着她的男人,粲然一笑,泪水却意外滑落。

“我就说你知道去哪儿找我。”

————————————————————

美队3要是开冬寡线,我就翻十篇带肉冬寡,外加自己写万字冬寡。

嗷呜。


评论 ( 28 )
热度 ( 118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