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授权翻译】冬寡 - Blood On Our Hands - 30(1)

第三十章 - 一路向北(上)

字数太多了手机上打不开,所以还是分两次发。

———————————以下是正文———————————

Natasha能感觉到自己从昏睡中渐渐醒来,她慢慢地从副驾驶席上坐了起来。她的脑门上裹着某种冷冰冰的东西,她试图抬起头来,立刻感觉到眼球后方一阵锐痛。她试着放松一点,疼痛缓解了些,变成了血管一跳一跳的痛。她微微睁开眼睛,车窗外夜色笼罩下的道路在眼前伸向远方。很显然现在是晚上。她扭头看向左边,Barnes的黑色轮廓坐在她身旁,单手握着方向盘。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嘿。”他轻声说。

她呻吟一声,试着理清头绪。

“发生什么事了?”她的声音满是疲惫。

她突然咬住下嘴唇。我在乎你。他痛楚的声音犹在耳边。到底是什么冲昏了她的头脑?她把她的武器用在了他身上,怒不可遏地攻击了他,完全让她的感情控制了她的理智。她不想让他离开,甚至采取暴力的手段来制止他,逼迫他,直到他承认了他对她的感情。而她至今连对自己承认她对他的感情都做不到。然后她都对他做了些什么?

她直视着前方。“很抱歉我电了你。”她的声音很低哑。

“不。”他立刻打断她。“是不好。都是我的错。”他听起来对自己很沮丧,眉头紧皱,然后他的表情又恢复了温和。

Natasha没有说话。她应该生他的气的,但她却气不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她感觉累极了,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似的。他们那一架打得可不怎么漂亮,双方的脑海都被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所侵扰和撕扯,激发出了他们的阴暗面。她不想承认自己内心还有着脆弱的一面,但那一面就在那儿,哪怕被她藏得再深都没用。他们都伤害了对方,并且还不止用一个方式,展现出了他们心底的伤口到底有多深。

她疲惫地揉揉眼睛,然后注意到她手腕上少了些东西。Natasha放下双手,咬住下嘴唇,瞄了他一眼。他依然穿着他的全套作战服,挨着她这一侧的大腿上别着一把手枪。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但她已经能凭着那些不复存在的重量得出结论。她依然穿着她的制服,但她身上的枪支和匕首都被移除了,还有她的寡妇蛰也一样。

他看见她检查自己。

“我得把那些小玩意儿摘下来。它们扎人真挺疼的。”他歉意地微笑着。他似乎也累坏了,声音里透出疲惫。

她长长地叹了口气。“是啊。”她透过车窗看向前方漆黑的大地,隐隐能看见远处其他车子尾灯的微弱光亮。“它们被设计出来就是要让人疼的。”

她试着吞咽了一下,立刻咳嗽起来,她的喉咙又干又疼。她咳得太厉害,不得不抬起肘部捂住嘴巴。她的眼睛看见他喝剩的半瓶水,赶紧拿过来一口喝了个精光。

“后面还有水。”他朝后座示意道,然后伸出右手往后座够去。

“没事,我自己来。”她扭身去拿水,她的身子丝毫不优雅地趴在车座中间,在地上摸索着,抓了一瓶水。他的行李包就搁在后座上,还有一些黑漆漆的她看不清楚的东西,估计是枪和一些衣服。

她听见他也在前面摸索着,她回到座位上时,他突然伸手递给她一瓶阿司匹林。她无言地接过瓶子,倒出两粒药片扔进嘴里,就着水吞下去了。她的头痛已经有所减缓,现在只是一种闷闷的钝痛,太阳穴一跳一跳。

他突然开口了。

“我很抱歉我那么做了,没有对你说实话,还把你带出来了。”他顿了一下,声音变得低哑了些,又补了一句。“我随时都可以停车放你下去,如果你想要我离开的话。”

Natasha叹了口气,无言地接受了他的道歉,虽然她心里隐隐作痛。她根本就不想要他离开。事实恰恰相反。她想要他留下,像她一样加入神盾局。但现在她明白她的要求太过分了,而且是为了一个很自私的理由。他根本就还没准备好踏出那一步。所以她唯一生气的只是他没有对她坦诚相告,而对她这样的人来说,那很严重。

但是如果他一声不吭地消失了,她也同样不会接受的。

“我们这是去哪儿?”她转而问。

他静默了一会儿,仿佛很意外她的问题。然后他简单地回答,“北边。”

窗外的路标也能看出这是在往北走,她没看见第一个,但第二个路标显示再开六十英里将会到达布法罗。他没开玩笑,他们真的是一路向北,开往边境。

这时候路上还挺空旷的,他们的前后只有很远的地方才偶尔有辆其他的车。道路两旁是树木和田野,更远的地方,能隐约看见城市的灯光。他控制着车速,显然没有在着急赶路。仪表盘上的电子表告诉她现在是夜里11:43,意味着他们已经在路上开了六个小时了。

穿着制服却没配备武器的感觉很怪,这让她觉得自己像没穿衣服似的,并且很脆弱。她开始偷瞄他的武器,两把匕首别在他背后,她能看见刀柄。她扭头往后座看去,但是车里太黑了,她看不见自己的武器。

她闷闷不乐地又坐回座位里。

“我们很快会停车。”他打破了沉默。他的机械臂握着方向盘,人类的那只手放松地搁在大腿上。

“我们到底是去哪里?”她又往窗外望去,看见86号公路的里程标识一闪而过。

“你饿不饿?”他没回答她的问题。

她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不过她的胃确实感觉有些空荡荡的,她只是习惯性地无视掉了那个。

“有点儿。”

“那我们先去吃晚饭。”他说,对她微微一笑。

000

Barnes在一个小镇下了高速,她没注意到这个镇子叫什么,车子驶过狭窄的生活区水泥道。他聚精会神地看着车窗外,选择吃晚餐的地方,她往后靠在座位里,注视着他。

他们径直驶过一些食客较多的快餐店,慢慢驶进了道路较为空旷的那一头,路灯渐渐稀疏了些。他突然转弯开进了一个昏暗的停车场,旁边是一家小餐馆。他熄灭了引擎,拉上手刹。他们交换了一下视线,车里突然显得有些过分寂静。

他转身看着她,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他的几缕黑发垂落在他肩头。遥远的灯火在他眼底闪烁,而她所能做的只有静静地和他对视。是他先伸出手,他的金属手掌覆住她搁在大腿上的左手,冰凉的金属触感很舒服。她朝他靠近,她的手掌翻过来,和他十指相扣。

他的眼睛告诉了她一切,告诉了她他有多后悔在那个地下车库里发生的一切。她的眼睛也告诉了他同样的内容。他深吸一口气。

“我伤害了你。我简直不——”

“没事的。”她迅速打断他,“我也一样。”

"他点点头,叹了口气。“我当然在乎你。可……我必须得离开那里。”

“我明白。”她紧紧握着他的手。

“我把你带出来,是因为我一定得和你谈谈。你生我的气吗?”

她摇摇头。

他眨了眨眼,轻轻捏了捏她的手,然后松手了。Natasha坐回位子里,上下看了看他,看着他醒目的作战服,然后扫视着窗外。餐馆的窗户很大,里面灯火通明。

“我可以跑进去,买些东西打包带出来。”她建议道。

“不,我想进去吃。”他伸手解下了腰间的枪套,又从背后抽出一把枪,越过她把那些都丢在后座的地上,然后她听见他在行李包里翻找着。他伸手把她的连帽衫丢在她腿上,然后坐回位子里,穿上她很喜欢的那件蓝灰相间的夹克,把拉链拉到了最上面。

Natasha还是不确定一件夹克够不够藏,但他已经拉开车门下车了。她也跟着下了车。他们并肩朝小餐馆门口走去。他替她打开玻璃门,然后跟在她后面走了进来。

这家餐馆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古朴温馨,不过能看出了受到了精心打理。灯光是橘色的,凳子上的皮革陈旧发裂,点餐台很干净。餐厅里很空,只有一对中年夫妻模样的人坐在吧台的另一头,安静地吃着他们的晚餐,一台自动唱机播放着柔和的音乐。

Natasha喜欢他的选择。

她让他选位子和点餐,自己直接去了卫生间,她挺急的。她从卫生间的隔间出来洗手的时候,在镜子里看见她自己。她的头发乱得像个鸟窝,一部分头发狂野地翘在脑袋上,而他都没跟她说一下,就让她这幅尊容出来丢人现眼。她翻了个白眼,理顺了乱糟糟的红发,然后小心地分开疼痛处的头发。那地方红肿着,她猜他是猛敲了那里一下,把她打晕了。

她瞪着它。她知道她那会儿其实已经清醒过来了,但还是……可能他以为她会继续攻击他吧,不过话说回来,她也确实可能那么做。

她叹了口气,又重新放下头发遮住它。这不算什么,她以前也被她信任的人伤过,比这严重多了。

她的手伸向背后的口袋,摸索着腰带周围。手机已经不见了。James把她的东西清理得挺彻底的。她又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注意到她已经在这儿待了有一会儿了,她甚至还挺惊讶他至今还没出来找她。

她回到大堂时,Barnes正坐在角落里的一张桌旁,认真地听一个慈祥的老妇人说话。她手里握着一个半满的咖啡壶,Natasha从她的言行举止判断出她就是餐馆的女主人。Barnes抬头看着那个老妇人,迷人地微笑着,说了几个字。她立刻开怀大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她花白的卷发在她脑后颤动。Natasha觉得她身上有种温柔的母性色彩。

她慢慢朝他们走近,两人同时抬头看向她。那个老妇人用温暖的眼神和慈祥的笑容欢迎了她,眼角的皱纹显示出她常笑。

“你的甜心已经为你点了一杯咖啡,你还想要点儿别的吗,亲爱的?”

Natasha谨慎地笑了笑,迅速瞪了Barnes一眼,坐在他对面。“水就可以。”她面前已经摆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他则没要。她立刻端起杯子啜了一口,虽然现在已经过了午夜了,但她就是无法抗拒一杯新鲜咖啡的诱惑。

“我很快回来拿你们的菜单,我叫Elsie,如果你们有什么需要,尽管叫我。”老妇人转身朝后厨走去。她又冲Natasha一笑。“再次恭喜你,亲爱的,我们这儿很少能看见度蜜月的新人。”

Natasha一口喝了太多咖啡,烫到了舌头,她嘶嘶地吸着气,但尽量保持面色镇定。不过Barnes还是看见了,他的胸腔微微震动,低声笑着。她把杯子放回桌上。

她扭头看了看,确定没有别人了,然后回头蹙眉看着他。她微微勾起一边嘴角,“是啊,甜心,你总会绑架你的每一个未婚妻吗?”

“只有特别的那些。”他的笑意更浓了。

她也忍不住笑了,然后更小心地啜饮着咖啡,她的表情又严肃起来。 

“你得把我的手机还我,我至少得告诉他们我还活着,不然很快就会有大麻烦了。”Natasha的手肘搁在桌面上,往前微倾着身子,压低嗓音对他说。“他们很可能已经取消了行动,转而来追捕你了。”

他的笑容也消失了。“我已经处理好了。”他平静地回答。

她疑惑地看着他,“怎么处理的?”

“我打电话给你老板,跟她说我走了。”他说得好像事情就这么简单似的。

Natasha以为他是开玩笑,然后他接着说,“我是用付费电话打的,没用你的手机。她当然不怎么高兴,但我们谈了谈。”他耸耸肩,享受着Natasha瞪得圆溜溜的眼睛。“我跟她说我早些时候已经告诉过你了,我会单独行动一段时间,他们如果来找我的话,只会是浪费时间和资源。”

Natasha不可置信地瞪着他,“那她怎么说?”

他摇摇头,“Maria当然不会承认,不过她知道我说的是事实。”

Natasha皱起眉头。她很怀疑Hill会如此轻易放弃。“但他们此前找到过我们,两次。”

“你知道为什么吗?”他迅速说,“因为Grant一直在追踪你。那次简会后,我问了Hill,他们是怎么发现我们的行踪的,她最终承认了,那两次都是Grant搞的鬼。第一次是那台九头蛇的电脑惊动了他,第二次是因为他一直有派人去你家附近窥视,直到他们看见了我们在附近出现。”Barnes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什么,“我们不该在那里待那么久的。”他的声音低沉,坦言自己的失误。

Natasha震惊了,坐着没动。Grant根本就不该知道她的地址,但他当然会滥用职权偷挖信息了。他为了抓捕他们花费了巨大心力,就为了重新把James带回九头蛇。现在他死了,就死在他的目标手上。

她舔舔嘴唇,突然有些紧张,他们还谈了些别的吗?

“你有跟她提起我吗?”她轻声问他,屏住呼吸。

他没有立即回答,她更紧张了。虽然她现在对神盾局的一些做法不太高兴,但她也不愿意让他们觉得她抛下一切和他私奔了。

“你的老板以为你没能成功制止我,所以出来追捕我了。”他终于说,她能听出他的闷闷不乐。他不喜欢那个谎言。

谢天谢地。虽然这让他不太开心,但却让她如释重负。

“后面的事,你想怎么对她说都随你。”他低声说,然后打住话头,因为Elsie回来给他们加水并询问他们要吃什么。Natasha随便选了个三明治,Barnes则看了一会儿菜单,果不其然地又选了煎饼。Natasha勾起嘴角。

那个老妇人又收走了他们的菜单,James抬头看着她,说了句,“谢谢您,夫人。”她回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Natasha注视着他。他没有在假装友好,那些言行举止都很自然,她能明显看出来。他好像很喜欢这位老妇人,这是个好现象。

———————————以上是正文———————————

虐不过一章,yay~度蜜月的两人真美好。

冬哥交际能力满分哦,老少通吃。

还有寡姐的头发萌到我了,那一头狂野的烈焰红发哈哈哈。不过我真心不觉得冬哥是故意使坏,他对此的心态应该是“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很暖哒

评论 ( 4 )
热度 ( 52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