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授权翻译】冬寡 - Blood On Our Hands - 28(1)

第二十八章 - 有眼光(上)

她的皮肤感觉到某种潮湿,她记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到这儿来的。Natasha四顾着,看清她身处的是一间没有窗户的冰冷的空屋子,灰扑扑的水泥墙,头顶某处亮着一盏灯。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又或者还有别人?突然她被摁在了一张椅子里,四肢被捆绑起来,无数只手按住她,拽着她,把什么东西强行塞进她嘴里。她想把那硬邦邦的塑料吐出去,但却做不到。她感觉到窒息,他们依然冷漠地压住她,伤害她……

Natasha挣扎着,一声急喘,脑海中仿佛有重重迷雾。她突然感觉到有人在她下面挪动,一种尖锐的惊慌顺着脊背爬行,让她毛骨悚然。

“Natasha.”一个声音对她说。她的拳头冲着声音的来源猛挥过去,指节撞到柔软的组织,她能感觉到那人被她一拳打得脑袋后仰,能听见一声闷哼。

她在黑暗中剧烈挣扎,往后扭动,她的心跳急如擂鼓,拼命想挣脱那人,但一只有力的手臂紧紧摁住她的大腿。

“醒醒。”他的声音很低沉,就在她面前。

她感觉到他用力按住她的腿,而她此刻唯一想做的就是离开这具温暖的身体。她伸手到腰间拔枪,但什么都没摸到,然后她抬腿朝声源踢去,用了她最大的力气。她踹中了他,又一声闷哼。她还想踢,这时候她突然被拉起来了,双手被用力攥住,她的腿被两条强壮得多的大腿压得死死的。她喘了口气,用力挣扎着。

“Natasha,醒醒!”他的声音更紧迫了些,仿佛在压抑着什么。好奇怪,她想着,她还从来没听过这个声音的这种语气,那听起来几乎是悲伤的。

“不……”她呛咳了一下,然后她的肺腑终于获得了她急需的空气。抓挠着她的黑手终于渐渐消失了,他的房间渐渐出现在她模糊的视线里,她感觉到身下的旧沙发的皮质触感。James深色的轮廓坐在她面前,紧握着她颤抖的双臂。她微微发着抖呼吸着,感觉到她汗湿的头发黏在脸上。

“你醒了吗?”他问她,她能听出他语气里的担忧。

她眨了眨眼,“嗯……”她低语着。他松开了对她的压制,她的手无力地垂落下来。她的视线适应了室内昏暗的光线,窗外的城市灯光从半闭的窗帘里透进来。他高大的轮廓坐在她面前,她不得不仰视着他,看见他凌乱的头发垂在他脸侧。他脸上的某种东西引起了她的注意,他的鼻子下方有一道深色的痕迹。

他在流血。她一脚踹中了他的脸,伤到了他。“你在……”她喘了口气,感觉喉咙发紧。

“没什么。”他立刻说,一只手迅速抹了抹鼻子下方,擦去了血迹。

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能做的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傻傻地盯着他。她被噩梦惊醒,然后攻击了他,甚至让他见了血。“我不是故意……”她结巴着。

“别担心那个。”他摸了摸她的腿,然后慢慢躺回沙发上,在她身下挪了挪他的腿。她伸手耙了耙她湿漉漉的头发,跪坐在他腿上,膝盖分别在他两侧。她怎么能不担心呢?她看见他的右手又抬起来,抹去了更多鲜血。她突然觉得糟糕透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她记不得——

他伸手握住她的胳膊,轻轻地把她拉向他,她没有抗拒,在他身上调整着身体,直到她平趴在他胸口。“再睡会儿。”他搂着她,在她耳边低语,捏了捏她的肩膀。

好像真的有那么简单似的。

她合上发烫的眼皮,感觉到黑暗再次吞没了她。他在她下面,感觉温暖而安全,她伸手想抓着什么稳住自己,一只手缠住他的机械臂,另一只搁在他胸前。她什么也来不及想就又睡着了。

000

阳光暖暖地抚着她的脸,她抬手挠了挠额头,慢慢睁开酸涩的眼睛,看见明亮的晨光照亮了他的办公室。Natasha感觉自己趴在他身上像睡死过去了一样。她伸直了僵硬的胳膊撑在他身侧,抬高了自己的身子,抹掉了眼角的困倦的泪水。火红的发卷沿着肩头垂落,她把它们从她脸旁拨开,然后她撞上了他的视线,他的蓝眼睛静静地看着她。他看起来已经醒了有一会儿了。

“早。”他的胸膛在她身下微微震动。

她俯视着他,立刻看见他鼻子下方干涸的血迹,一直延伸到嘴角。昨夜袭击他的记忆瞬间在脑海闪现,她咬着唇,羞愧地移开视线。她还能听见他的声音叫着她的名字,试图让她镇定下来。

“早……”她呢喃着,盯着他黑色的防弹背心,然后又往上看着他的眼睛,他的左边眉峰处已经能看出一片青肿。

“踢得挺有劲儿的。”他懒洋洋地仰视着她,勾起一边嘴角。

她回视着她,眼神清澈,嘴唇抿成一条线。“对不……我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

他哼了一声,仿佛受到了侮辱。“没事。基本没感觉到。”他很快地说。一个血流不止的鼻子和一片青肿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他们之前在训练馆的格斗比那激烈多了。但那只是训练,而昨晚才真的危险。至少她很担心。Natasha咬着牙,她应该庆幸她身上没带把刀,甚至枪。

她再次羞愧地看向一边,她本不该允许自己有这种感觉的,哪怕他对自己挨的那两下并不在乎。他注视着她,眼神温和,而那让她更生自己的气了,气自己在他面前流露出这么脆弱的一面。

她生着气,从他身上坐直了,双腿缠在他腰间,她的肌肤感觉到自己的衣服已经发硬了。她能闻到自己,前一晚的噩梦让她出了一身汗。但她也能闻到他的独特气息,从他的防弹背心散发出来,笼罩了她。她最终还是撤开她的腿,从他身上溜了下来。赤裸的脚掌踩在冰冷的地面上,她扭了扭腰背,微微前倾。她的肩膀有些发麻,她的手指摸索着她的肩头,揉了揉那里的肌肉。

他也起来了,坐在她身旁。他的黑发一团乱,身上的衣服和她的一样皱巴巴。他直接穿着防弹背心睡了,就跟没事儿人一样,他根本不会浪费时间考虑自己要不要脱下它。

“你知道吗,你以前也这样过,说梦话,有时候还打人。”他突然在她左边低声说。

她立刻扭头看着他。“啥?”

哈?他在说些什么鬼?

“以前从没有这么严重。事实上这种情况已经在减少了。”他平静地解释着。“我通常都会抱着你,过了几秒你就会安静下来。”她张大嘴巴,试图理解他的话。他从来都没提过这个

“我不知道啊。”她震惊了。为什么她都不记得自己做过噩梦,并且还付诸行动了?或者她不知道反而是好事。

他们沉默地坐着,他的右腿贴着她的。“是什么样的梦?”他最终问她。

Natasha隐约知道些什么,但却抓不住关键。那些记忆总在她试图抓住的时候飞速溜走,在她脑海深处迷失在茫茫雾气中,根本就看不清楚。

“我不知道。”她低语着。

它们和她的过去有关,当她还受红房子控制的时候。这个事实对她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她经历过很多事,她的身体早已适应了多年的残酷训练,被锻造成了最致命的刀锋。但她记不得那间屋子,也记不清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她有种感觉,那些应该和她的身体无关,而是关于她的思维或者记忆。

她突然站起来,不想和他一起探讨那些,无论那是什么。她走向露营包,拿出她的衣服和洗浴用品。“我要洗个澡。”她扭头对他说。他点点头,同意了暂时放下这个话题,然后她进了浴室。

000

她的绿眼睛空洞地回视着镜中的自己,一如往常,高挑的眉毛,浓密的睫毛永远将她的眼神掩藏得无迹可寻。她移开视线看向自己的手机,来了一条新信息,上面说行动前的简会推迟了。她对此并无意见。

她洗了很久,浴室里雾气腾腾,她洗头发用了很长时间。虽然现在弄头发感觉挺傻的,但她还是把它拉直了,希望让自己保持状态。再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她感觉好多了,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她出来的时候,看见他靠在沙发里,好像在等她。他看向她,在看见她的头发和淡妆时,他的眼睛睁大了一些。她的灰色笔记本就在他身旁。

“你能帮我解锁它吗?”Barnes问她,她忘了她的电脑需要密码才能登陆。

“当然。”她咕哝着,走到他身边,然后在沙发前半跪下来,拿过电脑掀开顶盖,她的手指安静地在键盘上敲击着,他在旁边注视着她。她登入了系统,又点了几下,暂时解除了访问密码。

Natasha抬头看着他,把笔记本递回到他手里。

他要看他的资料了。

她的心里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但她也不确定那是什么。她有一点紧张,因为不知道他会看到什么。他微微前倾,专注地看着屏幕,从他脸上什么都看不出来,他的头发垂落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

她安静地坐了一会儿,跪在他身旁的沙发上,看着他在触摸板上轻轻敲击着。她紧张地注视着他,他的表情没变过,只是变得十分的专注。然后他抬眼看她,当他们的视线相遇时,Natasha有些恍惚。

她一直都紧盯着他的脸,迫切地想看出一丝反应,然后她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在侵犯他的隐私。她完全不知道他的资料里到底有什么,但她猜那里应该记录了他迄今为止的整个人生,从一个叫James Buchanan Barnes的人死去的那一刻开始。每一个关于他的私密的事实,此刻都包含于一个个报告,一份份文档,一项项实验结果中,逐一呈现在他眼前。那么痛苦而私人的事情,它们不该被另一双眼睛看见。虽然至少有几十个人和他的项目有关,如果没有几百个的话。

而她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她的喉咙哽住了,她又站了起来。她会让他自己一个人做这个,直到他觉得愿意和她分享。

“我需要喝杯咖啡,我去大厅里待会儿,好吗?”她柔声说。

他看了她一眼,蓝眼睛深不可测。“好。”

000

Natasha在大厦里东逛逛西逛逛,消磨了几个小时,最后停在人来人往的前厅。她捧着一杯咖啡,漫无目的地遛跶着,其他人行色匆匆的从她身旁走过,赶着去工作或者开会。

她老是忍不住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她在惊慌中攻击了他。她打他的时候并不清醒,但想到他鼻子下方那一道血迹,她还是感到有些内疚。Clint从来都没提到过她睡觉的时候有没有说梦话,或者做别的事。

会不会只有时隔多年又回到她身边之后她才会那样?她的记忆是否在试着连接上一些其他的东西?

她想知道他此时此刻在做什么,他从他的资料里知道了什么。他已经很了解他做过些什么了,还能知道哪些更多关于他自己的事呢?是他遭受过的那些难以想象的折磨,还是其他那些他实施过的罪恶?

里面会不会有和他们两个都有关的东西?她是他最喜欢的学生,这不是什么秘密了,她赢得了他越来越多的尊重,他对她的喜爱之情也越来越强烈。在他们那场硬碰硬的格斗中,她击败他的那天,他们的关系发生了实质性改变。自那以后,他选择了她,而且只愿意要她一个人和他搭档。那是一项和她同项目的其他女孩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荣誉。

也许里面还记载了他们一起做过的事。

还有什么事是他们没做过的?

她并不记得他们执行过的全部任务,但是从她脑海里偶尔闪现的片段来看,他们的合作十分的残酷高效。正如某些官方人士曾称呼他们的那样,“夺命双煞”。她曾冷血无情,杀人如麻,轻而易举地取走目标的性命,仿佛那什么都不是。杀戮对她而言就如同第二种本能,充斥在她的每一个细胞里。她曾用绞刑线做过的某件事,此刻想起来,还是会引起一阵战栗缓缓爬上她的脊背。

她还记得1992年的一个酷夏之日,她稳稳地手持一架AK-47,一根手指扣住扳机。那一天,她的心里同样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一滴汗流进了她的眼中,带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她抬起手背抹了一把。那是在圣保罗的一个小镇,她俯视着脚下的集市,此刻一片混乱,宛如大屠杀后的修罗场,覆盖着刺目的鲜血和横七竖八的尸体。

她所做过的那些事。

她的手颤抖着,她攥紧了拳头。她背着那么多的血债,她的手上正在滴血,不,她的手上血如泉涌

当那个阿斯加德人故意挑起她的那些记忆时,哪怕她表面上不为所动,但她从来没有真正忘记过那句话。她极力维持平静的表情,但在她的脑海深处,那一字一句都炽热灼烧,不管她多么努力,她都没法摆脱那种折磨,内疚,自责,自我厌弃,诸如此类。虽然她不会对任何人承认这些,不,她绝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流露出脆弱。但两年前他们抓住的那个“神”,他第一个看破了她空洞的伪装,直接看进了她罪恶的,腐朽的灵魂。

她咬紧牙。她的手上血债累累,她永远都洗不净了。但她会尽力弥补的,她对自己发过誓。她会不惜一切去弥补的,哪怕那意味着要将所有恶棍连根拔除。

000

Natasha不知不觉遛跶到了外面,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身处大厦后方开阔的庭院里,手里还端着半杯咖啡。她叹了口气,坐在修剪整齐的树旁的一条长凳上,抿了一口咖啡。外面还有其他人,在午餐后短暂的休息时间享受着难得的明媚阳光。Natasha闭上眼睛,仰着脸静静享受着阳光温暖的触感。她坐了很久,在湛蓝晴空下,让所有阴暗的思绪都消散殆尽。

她的思绪归于空白,然后她突然听见脚步声在靠近,停在她面前。

“小心点,你可能会晒黑。”一个温暖的嗓音开口了,她能听出来他在微笑。她睁开一只眼睛,看着面前的高大轮廓。

“阳光都被你挡住了还怎么晒黑呀,Rogers.”她懒洋洋地说。Steve是从大厦后方的停车场走到这儿来的,他身后背着他的盾牌,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他对她微笑着,胳膊环抱在胸前。“你好吗?”

她坐直了,睁开双眼仰视着他。“挺好的。”她简单地说,研究着他的脸。Barnes昨天上午给他的那只熊猫眼已经不见踪影了。他的愈合能力十分惊人,淤青在他身上消失的速度比她快多了,她有时候还是会深深惊叹这一点。

“你一个人在这外边?”

“嗯。”

Steve还是环视了周围一圈,Natasha知道他在找谁,但他没找着。他停止了扫视庭院,嘴唇抿成一条线,朝她走近一步。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神情变得严肃了一些。

“我听说昨晚的事了,至少听说了简要的版本。Hill找我过来分析了一些细节。”他顿了一下,“这种事竟然还在持续。”他的语气有种和他一贯风格不太相符的酷厉,但Natasha对此感同身受。他们都受够了九头蛇派来潜伏的双面间谍,受够了组织内部的腐败,受够了一次又一次被自己人背叛。那些背叛他们仍记忆犹新。

“嗯,而且我有种感觉,这不会是最后一次。”她耸耸肩。这当然不会是最后一次,谎言和背叛无处不在,而她不也是那些东西的一个行走的范本吗?

Steve注视着她,她能感觉到他仔细观察着她脸上的每一个角落,也许他能从她疲惫的绿眼睛里看出更多的内容。该死的他到底想发现什么?难道他能看出来她跟Barnes上床了,然后又把他踢得头破血流?

“你还好吗?”他问她,语气里稍稍透露出一些担忧。

“好得很。”她的回答有些尖锐,但她并不是故意的,她看见Rogers似乎一怔。她不需要他来为她担心,这很荒谬。她抿着唇,深吸一口气,语气柔和了些。

“你会参与今晚的行动吗?”

Steve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我应该会单独去一个地点。我暂时还不确定是哪里,不过我很快会知道的。”他看向通往大堂内的一列玻璃门,但是没有动。

他伸手从身后的兜里掏了个什么东西出来。“嘿,还有……”他打开一个小笔记本。“我忘了跟你说了,我买了一套公寓,随时欢迎你来做客。”他写下一串地址,“告诉Buck,他也一样。”

“是和你上一套那样装满了窃听器吗?”她坏笑着问他。

Steve也笑了。“应该不会。”他接着说,“只有我,Sam,现在加上你和Buck知道它在哪儿。”

“我猜我们有时间的时候可以去喝杯茶什么的。”

“当然。”他边写地址边回答道,有些心不在焉,遗漏了她的淡讽。然后他抬起视线,撕下那一页递给她。“你能帮我把这个给他吗?”

“他?”她接过那一页,蹙着眉问他。

“主要是关于另一面的东西。”

她把手里的纸翻了一面,看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字。“这是你的清单之一吗?”

“嗯,这些只是我最近记在纸上的一些东西。也许他也会感兴趣。”

“你干嘛不自己给他?”

他犹豫了一下,“我觉得,呃,这样比较方便。”Steve又看了大门一眼,可能是他开会要迟到了。“确保他拿到这个,好吗?”

Rogers看上去挺自信的,但Natasha能从他脸上看出他隐藏起来的真实感受。这张纸上显然记载了很多东西,而他非常希望James能看到它们。也许这是一个小小的友情的象征,又或者是一个道歉的开端。

“当然。”她回答他,语调柔和。

———————————以上是正文———————————

我怀疑字数太多,导致我手机lof打不开第28章,我分两次发试试。

基神刷了一发存在感~

评论 ( 8 )
热度 ( 44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