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授权翻译】冬寡 - Blood On Our Hands - 27(1)

第二十七章 - 刀锋与真相(上)

当他需要的时候,他就能完美地融入人群,这一点让她大为惊奇。只要那条胳膊藏好了,并且他穿着常服,就连神盾局雇员都没认出他真正的身份。Natasha瞟着Barnes,他就站在她身边,一起在食物柜前挑晚餐,人类的那只手稳稳地端着绿色的塑料餐盘,金属的那只则藏在餐盘后面。他正在不动声色地勘测周围的环境,眼角观察着从他们身旁经过的其他人,没有遗漏任何细节。

他们来得有些晚,餐厅里大约只是半满,常规的晚餐时间已经过了,这时候来吃饭的只有一些落单或者下班了的人,大多都穿着常服,像他俩一样。他们稀稀落落地分散坐成一小拨一小拨,低声交谈着,宽敞的餐厅里充斥着嗡嗡的谈话声,以及拉动桌椅的响动声。Natasha抿着唇,餐厅并非共进晚餐的最佳选择,不过反正她也不在乎那些腻腻歪歪的浪漫主义。

她低头看着眼前的玻璃柜,考虑着是要点现做的餐点还是干脆拿些打包好的快餐,最终选了一盒已经做好的沙拉。Barnes正自己在柜子前遛跶,最后端着汉堡和薯条回到她身旁,脸上隐隐透着期待。她突然有些心疼他和她共进晚餐时却只能吃这些索然无味的自助餐厅食物,并且他还期待不已。

她在自助收银机上刷了她的卡,然后他们并肩站在空旷的过道里。她拿手肘碰了碰他,抬头透过缕缕红发仰视着他,“选个位置。”

James无声地往前走,她跟在他后面,踏上台阶,来到了阳台的一角,这里能将整个餐厅尽收眼底。这是一个制高点,他们的背后是墙壁,并且没有紧靠着窗户。她老远就知道他会选这里了。

他们一起坐下来,她的动作比他慢一点点儿,随着坐下的动作,全身的肌肉都被扯得酸痛不已,激烈训练的后遗症。Barnes拉了拉他的椅子,坐得离她更近了些,然后立即开始剥下汉堡外面的包装纸,她则叉起沙拉里的鸡肉。他真的还挺满意自己的选择的,她能从他平静的脸上看出这一点。

他终于抬眼看她。“你还记不记得你和我一起去叶卡捷琳堡那次?”他毫无形象地塞了满嘴食物,唧唧唔唔地问她。

这问题有点随意。Natasha遇上他黯淡的视线,慢慢摇头。“不,我不记得了。”她根本都不记得自己去过那个城市。

“我记得。那是在我们结束了一项任务后返程的路上,然后突然遇上寒流。我不得不停车找地方避寒,然后我们找到了一栋荒废的房子,没电没水,而且我们的食物也所剩无几。”他顿了一下,又咬了一口汉堡,一边嚼着一边说,“在我们终于能返回基地之前,我们在暴风雪中被困了整整一周。”他听上去那么漠然,就像在背诵他偶然读到的一个别人的故事,但她能感觉到他眼底深处的感情。他们那时候肯定差点死在了冰天雪地里。

“听起来那一周可不轻松啊。”Natasha回答道,又吃了一口沙拉。

“糟糕透了。”Barnes摇摇头。“我昨天晚上做梦梦见那时候了。”他回视着她,她能看得见他眼圈周围的阴影。他今天一整天确实看上去挺累的。那个故事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她心想,思绪飘远了。与死神擦肩而过对于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了。

“祝你今晚做个好点的梦。”Natasha耸耸肩。

“嗯。”他同意道。然后两人都安静了一会儿。Barnes的视线投向餐厅较低那层的人们。看着他们收拾完餐具离开了,为新来的人腾出位置。

他刚才坐下的时候,她看见他的右侧脖子下方有一块深色的痕迹,虽然大半部分都被他的头发和衣领遮住了,但她又注意到了那里。那是她早些时候在他们的训练中骑在他肩膀上,大腿用力绞住他的脖子,压出来的大片淤青。他也在她身上留了不少印记,她之前换衣服的时候看见了。

Natasha很享受他们在训练馆里的那几个小时,除了那之后发生的那件事以外。

她轻轻吐了口气,抬眼看着他。

“你为什么要打他?”她的声音很柔和。

Barnes回她一声闷哼,皱起眉头。他显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她给了他一些时间,没再说话,看他到底会不会回答她的问题。他又咬了一口汉堡,然后开口了。

“我不知道。”他突然说,“他没事吧?”

Natasha刚咽下一片鸡肉,差点呛住。“嗯。”她回答道,惊讶于他竟然会问这个问题。“他只是想能什么时候和你坐下来聊聊,仅此而已。”

“哦。”他在咀嚼的间隙里应了一声。他双手拿着他的汉堡,金属左手从那件洗旧的军夹克袖子里露出来。Natasha已经留心过,看他们附近会不会有人认出他的胳膊来,不过别人都坐得离他们挺远的。

“他是你的搭档吗?我见过你们在同一辆车里。”他抬眼看着她。

“嗯。”Natasha应了一声,给了他肯定的答案。“我们时断时续地一起执行任务差不多有两年了。”她顿了一下,“六周前的那一混战中,我们也是一同拼过来的。”当Barnes差不多是用他的身体压垮了他提到的那辆车时,她近距离见识到了他原始的、暴力的力量,要不是有Rogers站在她这边,恐怕事情的结果将是天差地别。Natasha遇上他的眼神。他们俩都在脑海里回放着那天的一幕幕。

“他保护了你。”他又慢慢咬了一口汉堡。

“嗯。”她简单地回答。

“我很高兴他那么做了。”

“我也是。”Natasha更坚定地说,然后叹了口气,因为他对这个话题十分介怀。她猜Barnes还在气自己被派去杀曾是他生命里最亲近的两个人。她不是劝过他不要对此耿耿于怀吗?“对了,他们提供心理咨询服务哦,就在这栋楼里,靠近医务站的地方。要是你想,你可以利用一下这项福利,这也是交换你待在这里的条件之一。”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然后给她一声简短沙哑的笑,好像她刚刚说了世上最滑稽的话似的,然后他皱起眉头。

“免了。”

她耸耸肩。“你的损失。虽然说实在的,我也不喜欢他们。”好像她会向某个拿着笔记本的家伙倾诉她的过去,然后他们会努力修复她似的。Barnes肯定也是类似的想法,她吃一大口沙拉。

“你是不是和很多搭档合作过?你的档案里边列了几个。”他换了个话题。

“嗯。”Natasha正嚼着沙拉,并不想探讨更细节的东西。

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个好奇的微笑,往后靠在他的椅背里,眼角斜睨着她。“你有没有和其中的某个人有过更深入的,接触?我是说除了我以外。”

只有他才会问出这么臭不要脸的问题。很显然他以为他能审问她。Natasha抿了抿唇,抬眼透过她纤长浓密的睫毛看着他。“噢,不会想知道那个的。”她的声音微微沙哑。但是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Clint,她曾经确实时不时和他上上床来着。

他的视线在她微启的红唇上停驻良久。然后他勾起嘴角,似乎从她脸上看出了真实的答案。“有谁是近期的吗?”

她的神情又严肃起来。“只不过都是严格的工作关系而已。而且那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James.”

“当然跟我有关系了。”

“有什么关系?”

他突然倾身靠近,她一开始条件反射地往后避了避,感觉到他的手顺着她的大腿往上摸,同时他的脸埋在她头发里。“因为你真正想要的人只有我。”他在她耳边低语。然后又退开,闲适地靠在椅背上。他的手捏了捏她的腿,然后才松开,他的脸上浮起一个坏笑。

她短促地笑了一声,笑声沙哑,还不太能相信他无礼的小动作。他做得还挺自然的,她得承认。“别太自信。”好像他那么容易就能迷住她似的。“我这辈子从来不想要也不需要任何人。”她尽可能坚决地说。

“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他的笑容未减。

她勉强一笑,依然还记得他的舌头往上舔过她的喉咙。“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不会太在意那个。”她努力让自己听上去平静冷淡。她在做爱时说的话通常没什么意义,只不过是她用来助兴的一种工具而已。至少她试图这么说服自己。

他哦了一声,并不相信她。

她又继续对付她的沙拉,叉起最后一片生菜。不过她走神了。她曾和其中几个委派给她的搭档恋爱过,每一段恋情,她都享受过一段时间。甚至在和Rogers搭档的那两年里,也有过一个微弱的“要是我和他在一起会怎样……”的念头,而她并不清楚他是不是也这么想过。但她立刻就将那个念头抛诸脑后。很显然那是不可能的,他们两个太不一样了,基本上就是地球的两极。哪怕不谈情感,仅仅把关系控制在身体层面这一想法都很糟糕,她差点要打个哆嗦了。Rogers不是那种人,他是个很好的朋友,她可不想破坏这一点。

Barnes突然朝她伸出手,把什么东西递到她嘴边。“尝尝这个,挺好吃的。”

他的动作打断了她的思绪,Natasha下意识地往后避了避,然后扭头看着他。他逗她呢吧?“我以前吃过薯条好吗,Barnes.”她有些迁就地说。但他没有移开他的手,只是期待地看着她。Natasha翻了个白眼,然后吃下了他手里的薯条,咀嚼着,然后确定了它和其他任何薯条的味道都没什么差别。但他看上去很满意,迅速舔了舔手指上残留的盐粒。

她搁在餐盘旁的手机震了一下,来信息了,他俩同时侧头看向它。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然后迅速摁灭了屏幕放下了。Barnes好奇地看着她,她则扭头扫视着餐厅,大多数桌子都已经空了,他俩也都已经吃完了。她在这儿还是没有公寓,又得在椅子里凑合一晚上了。不过她猜她也可以去附近的酒店开间房。

“信息里说什么了?”Barnes问她,显然没被她糊弄过去。

“无关紧要的事。”

“给我看看。”他迅速伸手拿她的手机,但她在他碰到之前抢着拿开了手机。他的眼神立刻阴沉下去。“跟我有关,是不是?”

当然和他有关了。Natasha叹了口气。“我明天要开个关于你的会。但我不知道具体是要讲什么。”Barnes的表情愈发冷硬。这正是她极力避免的,她一直生怕不小心提醒了他他是被强行留在了这里。

他瞪着她,然后突然往后推了推他的椅子。“我们回楼上去。”他低声说。

Natasha不喜欢他的表情,但是同意了他的主意。他们收起他们的餐盘,然后无言地走向电梯。他的情绪显然和之前不一样了,而且还在持续变坏。此时此刻她只想赶紧离开公共区域。

从餐厅到电梯口只有一小段路,Barnes的双手都插在口袋里,头发从他脸旁垂落下来。Natasha刷了她的卡,按了楼层,然后转身侧对着他,抱着胳膊站着,看都不看他一眼。她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压迫感笼罩着她。

电梯发出轻微的嗡鸣声,迅速下降,叮的一声,门无声滑开。Natasha先走了进来,他跟在她后面。她直接走到靠里的墙边,背靠着墙静静地站着,疲惫地揉揉眼睛,生着他的气。电梯门重新合上了。

他突然冲向她,她懵了。突然他就把她紧紧摁在墙上,他的金属左手捂住她的嘴巴,低头看着她,眼神阴沉,没有一丝波动。她被他乍然的压制吓到了,迅速伸手想拽开他的胳膊,双手平按在他硬邦邦的胸口使劲推着他,但那感觉就像在推一块纹丝不动的巨石。她抬腿踢他,踢到他的大腿,跟踢一面大理石墙没什么区别,他就像没感觉到似的。她的心脏在胸腔里狂跳,艰难地试图吸入一点儿空气。

他妈的他在干嘛?

Barnes朝她低了低头,深色的头发覆住他冷漠的眼睛。“嘘。”他安抚着她。

她停止了挣扎,仰视着他,脸上写满困惑。捂住她嘴巴的金属手掌很用力,电梯狭小的空间里一片死寂,她的心跳一声盖过一声,她感觉他能直接听见。她睁大了眼睛,碧绿的瞳仁无声地问他——为什么?

“你的老板是不是觉得她能够支使我?”他低声问她,语气里暗含着致命威胁。那个战士又回来了,并且他很愤怒。不是,她想说。Barnes绝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命令,这是显而易见的。但她说不出话来,只能在他的压制下艰难地摇摇头。

“她别想让我做任何事。”他强调道,低头靠得更近了,他的脸就停在她眼前。她右手的指甲深深地嵌入了他的胸口,他仿若未觉。“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儿吗?”他轻声问。她用力吸了口气,微不可查地点点头,隐隐有些害怕听到他的答案。

“你告诉我说我的资料还有个备份,就在这栋楼里。我想要这个备份,现在就要。”他命令道,研究着她瞬间瞪大的双眼。她的心飞速下沉。他那天杀的资料。她有在努力帮他恢复那份受损的资料,但他想要那份完整的,那个备份。他根本不懂那个有多难搞到手,就算神盾局真的有那个备份。她又抬起一只手,用力拽着他的机械臂。这次他松手了,沉重的压力终于撤掉了,她做了好几个深呼吸,蹙起眉头。

“那没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她咬牙切齿地说。

他的嘴角微微扬起。“你会想到办法的。你可厉害了。”他的机械臂此刻按在她的肩膀上,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是打算吻她,他的嘴巴离她的唇已经近在咫尺,而那让她更生气了。

就在这一刻,电梯提前停下了,门缓缓开启。见鬼,别是现在。Barnes立刻绷紧了身体,然后他脸上的笑意变深了。他低头凑近,舌头很快地舔了一下她的唇,使得它们足够湿润,然后又迅速退开。Natasha两眼喷火地瞪着他,他则转身和她并肩靠在墙上,留她满脸通红地站在原地。他的机械臂滑到她背后,扶在她腰间。

两个女孩聊着天进了电梯,在看见Barnes从她身上退开后,她们迅速移开视线,好像撞见他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Natasha气得要命,无声地用力想挣脱他,两颊通红,而那红晕在外人看来却蕴含着另一种含义。她抛给他一个足以杀人的眼神,然后不情愿地舔舔嘴唇,依稀尝到他的味道以及金属气息。他坏笑着俯视她,然后移开视线去看新进来的那两人的背影。电梯里变得非常安静。

Natasha认出了其中一个女孩,是技术组的一员。她应该是Brooks, Karen Brooks. 那个年轻女孩站在Natasha前方,她注意到她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做某件事。她最终转过身来。“我今天早上是不是在训练馆看见你了?”Karen好奇地问她,打破了电梯里的沉默。

Natasha挤出一个微笑,捋了捋被某人弄乱的红发。“有可能。我很早的时候在那里。”这种时候她可不太想聊天,Barnes在她身旁动了动。听了她的回答,Karen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她确实看见了他们一起训练。

“你使了好多夺命的招式,我看得都入迷了,根本没心思锻炼。”她兴奋地接着说,然后碰了碰她的同伴,“看吧,我都说了那是她。那不是我的幻觉。”她的同伴也转过身来,好奇地看着她。

Barnes点点头,眼里闪过一道光,好像被夸奖的人是他似的。他冲那两个年轻女孩一笑。“和我一起训练多年的成果。”他得意洋洋地说,Natasha用力掐住他的大腿,希望他闭嘴。“她是我最棒的学生。”Barnes接着说,勾起一边嘴角,眼睛闪闪发光。

“他显然很喜欢把那都视为他的功劳。”Natasha打断了他的话,开玩笑似地一巴掌拍在他胸口,其实只有他俩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力气。她才不会让他得意呢。Barnes呛了一下,但只是低声笑笑。

Karen抬起视线看向他,眨巴着眼睛,试图回忆自己有没有见过他。然后她的视线来回看了看眼前轻松地靠在墙上的这一对儿。“我敢打赌她是的。”她有些拘谨地说,害羞地笑了笑,然后又转过身去了。

Barnes显然很喜欢他得到的反应,他的手指深深陷入Natasha后背的肌肤。

电梯在18层停下了,Brooks和她的同伴朝前走去,年轻的女孩迅速转身看着Natasha. “回见。”然后她们踏出电梯。

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James此刻早已被碎尸万段了。“怎么样,享受刚才的小节目吗?”她碧绿的眼眸狠狠地盯着他。

他的神情又严肃起来,但嘴角依然隐隐含笑。“非常享受。”他低声回答。她背后的那只手伸长了些,圈住她的腰,稳稳地把她搂在身侧。电梯门又一次滑开,到20楼了,他们一起走了出来。Natasha试图往前走挣脱他的胳膊,但他用力搂紧了她,和她一同出了电梯。

她上下扫视着空旷明亮的走廊,好在这时候不会有人在这里走动,她不想这样子碰上任何人。他右手里的某种反光突然抓住了她的视线——他正闲闲地握着他的匕首。

“你的办公室在哪儿?”

她半眯起眼睛盯着他,然后朝她右侧点点头。Barnes开始搂着她朝那个方向走去。

Natasha勉强跟上他的步伐,抬头看着他阴沉的眼睛。“这个过程不会很快的。我一直在尽力修复你原来那份资料,目前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了。”

他没有停步,但是低头冲她微微一笑。“没关系。我很乐意和你一起过夜。”

———————————以上是正文———————————

我喜欢这章里电梯这个情节,舔嘴唇什么的简直了。(突然想到:寡姐是不是被冬哥壁咚了?)当那两个人在一起时,电梯里的空气都是性感的。

还有就是之前冬哥揍大盾那一拳后,有妹子在底下问冬哥是不是有点吃醋啥的,我认为没有。但是在这一章里,冬哥喂寡姐吃薯条这个小细节很有意思,我认为在这里是能看出冬哥心里稍微是有那么一丢丢的醋意的,但更多的是一种骄傲+傲娇的情绪,正如寡姐说的,她还能没吃过薯条吗,餐厅里的薯条能有什么特别的?但是我能大概感觉到冬哥的心思:不管Nat以前和谁有过什么样的“接触”,那些都是过去式了,此时此刻这个女人是我的,只有我才能想抱就抱,想亲就亲,想那什么就那什么,以前那些家伙都给我一边儿凉快去。我们可以做任何亲密的事,哪怕只是喂她吃一根薯条这么简单的事,也只有我才能做,没有别人的份。这种小傲娇真是萌死个人了。

真的,酷炫的冬哥在酷炫的寡姐面前,真的是太太太太太可爱了,反过来,寡姐也一样。

所以说作者真的很棒,人物情态捕捉得相当到位,许多小细节都能折射出人物的内心活动,我就喜欢这种风格的小说,读起来非常有意思。

评论 ( 9 )
热度 ( 69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