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授权翻译】冬寡 - Blood On Our Hands - 25(1)

第二十五章 - 邀约(上)

太阳在遥远的天际徐徐升起,华盛顿沐浴在清晨的金色阳光里,然而垂在天边并渐渐逼近的云层预示着这一天晴朗的开端不会持续太久。虽然阴雨在即,但从总部的18层看下去,风景依然赏心悦目。不过没有任何美景能比得过天空母舰上俯瞰的视野,她心想。

Natasha站在会议室巨大的落地窗前,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会议室只有她一个人。她在一张铺着厚垫子的办公椅上坐下来,对着一张巨大的能轻松容纳至少20人的古典红木会议桌,面前的咖啡渐渐变凉。旧会议桌和这会议室里的高科技设备形成了反差。大型的现代仪器悬在墙上,发出轻微的嗡鸣声,屏幕上空空如也。这显然是他们的其中一间不错的简报室。

在成功“营救”后,他们直接把Natasha送回了西局总部,Barnes则被他们单独关押起来了。

营救。至少这是目前的故事版本。

她已经在车里做过简报了,Natasha明确表示,她没有受伤,也不需要心理辅导,当有人提出请心理专家来帮她时,她差点没笑出声。她咬着唇,也许她该接受这一好意的,让人检查检查她的脑袋,她可是和那个一度被派来追杀她的人上床了不是吗。

而且还不止一次。

她注意到自己的脚正轻轻敲击着椅子腿儿,立即停住了。在她故作镇定的外表下,她焦急不安,根本坐都坐不住了。但她还是强迫自己静静坐着,等着MariaHill或者其他任何人来见她。Natasha手头有大把的事需要处理,干坐在这儿根本就是浪费时间。但她决定至少暂时先配合Hill,不跟她对着来。

她已经冥思苦想了一早上,怎么解释她和Barnes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她心里有几个方案。她可以选择最保险的说法,表明她再也不想见到他了,那样的话她就能和他一刀两断,结束他们私底下这段混乱的关系。她可以装作他们完全只是绑架者和受害者,没有人会察觉真相。这完全是出于自保,而这种意识被深植于她的思维模式。

但她想都没真正想过要这么做,她不喜欢打“受害者”这张牌。她昨晚让Barnes相信她,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她撒谎成性,但她不会背叛的。在她心底深处,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们逐渐建立起来的恋情,不管那有多么诡异,她都不想结束,她真的还想和他在一起。现在Barnes来到了这里,她不确定他们该如何继续。但如果她能说服Maria相信Barnes不是个威胁,也许他们还有机会。

如果她想选这条路,她需要他的配合,但她不确定他会不会愿意。他不喜欢她的组织,一点都不喜欢,所以一切都还前途未卜。

Barnes之所以跟他们来这儿,唯一的原因就是他想来,Natasha很清楚这一点。她上一次看见他,他跪在她的厨房里,戴着手铐。他本可以轻易地杀掉那间屋子里的所有人,这个念头让她心头发冷。当他对她隐隐一笑时,她的心差点从嗓子眼儿跳出来,她真的以为他就要那么做了。但据她所知他一直没有反抗,她忧心忡忡,思考着他为什么会如此轻易投降。他肯定有什么企图。要不是心里打好了主意,他是不会投降的。

她身后的门突然开了,几个人走进来,Natasha没动,听着他们的脚步声和互相之间的谈话声。

“你感觉怎么样,Romanoff?”临时局长Hill坐在她对面,放下手里的文件夹、平板和手机。另外几名特工分别在她两侧落座,她全都认识,只不过此前从未和其中任何一个一起工作过,其中就有今天凌晨的领队Simons,也就是那个对Barnes发号施令的人。他还穿着作战服,黑色衣料下透出紧绷的肌肉。他让她想起从前的特勤组,但这种比较并不公平,因为从前那支特勤组后来被证实全都是叛徒。她旁边还有个人叫Grant,安保部的头头;Young,Hill的新助手;Smith,一名高级别的情报专家,他们都穿着深蓝色的制服。她之前以为Rogers也会来的,但意外地没看见他。貌似Hill想低调进行这件事,暂时不想走漏风声。

“还好。”Natasha回答,扫视着会议桌周围的人,他们其中一些人期待地看着她,另一些已经扭头去看大屏幕了。

“这些就是今天来开会的全部人,目前为止是这样。”Hill说着,把手头的文件整齐地摞成一叠,抬眼看着Natasha。她的头发像往常一样利落地扎在脑后,穿着深蓝色制服,和今天凌晨她们见面时一样的干练整洁。Hill似乎永远都带着一种不容侵犯的权威感,镇定自若,丝毫不受前一晚的忙乱的影响。Natasha不用想就知道自己的白T恤和牛仔裤早已皱巴巴,头发多半已是乱糟糟了。

反正她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

“我不确定有没有人已经告诉过你了。我知道你可能还以为能在这里见到Fury.”Hill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Nick现在潜伏在欧洲,追踪一条九头蛇的重要线索,短期内不会回来。他已经不再以神盾局的名义工作了。”Hill顿了一下,“我不需要提醒你这是高度机密信息,目前只有非常少数的特工知道这件事。对于外界而言,Fury是被认定为已故的。”

这些信息让她有那么一点儿惊讶。她知道Fury目前不在神盾局,但是他去了欧洲?这说明Hill现在全权负责神盾局了。

“嗯,已经有人给我介绍过了。”她答道,这只是“半个”谎言。

“那好。我们就直奔主题吧。”

000

Natasha轻轻地揉了揉眼睛,希望她的妆不要花掉,免得露出她脸上的淤青。毕竟她很努力向他们解释说Barnes没有伤害她,要是让他们看见她脸上的伤,那就解释不清了。结束这段时间以来的第一个会,从会议室出来时,她感觉这两个小时漫长得令人无法忍受。

Natasha和Hill并肩走过长长的明亮的走廊,她们在这一层没遇上多少人,因为这一层需要相当高的权限等级才能进入。她们所在的20楼主要是会议区,以及一些高层人员的办公室,其中就有Natasha的一间。墙壁一律采用整片的现代玻璃平板,平时玻璃墙是透明的,使得室内情形一览无余,必要的话则可以将其调整至遮光模式,这样外面的人就看不见里面了。她们大步前行,Natasha在玻璃的反光里看见自己的影子,她的红发披落在两肩。

她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解释她和Barnes在一起的过去这两周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当然他们能得到的只是浅显的版本。所有的监控仪上都在播放一个关于冬日战士的短片,展示了他过去几十年间成功的暗杀行动中非常少数几个例子,一直能追溯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他的致命杀伤力无可否认,而这一点依然深藏在他的外表之下,但Natasha努力让他们相信过去这两周里他已经有了很大变化。在他们提问的时候,她对自己被绑架的事尽量轻描淡写,绝口不提她一度面临的死亡威胁。她只是说他抓她是因为她的技能对他有用,而这也是部分事实。

她扭头看了看Hill. 他们对Barnes依然持高度怀疑和警惕态度,当然了,他们的态度绝对是合理的,毕竟他们面前的屏幕都在一遍遍展示着Barnes的“罪恶”。但好在Hill还是愿意听她的意见的。

Natasha感觉到新上任的局长似乎很想相信她,希望他们能对这位神盾局往日的敌人做点什么。Hill注意到了她的目光。

“凌晨的枪战后,McCrowskey和Hayes被直接送进了手术室。他们都是腿部中弹,好在没受致命伤。”Hill开口了,“我得知道他对我们有多大的威胁,Natasha?”

她安静了一会儿,咬牙思考着。

“在和他之前效力的组织相关的事情上,他会变得十分危险。但他不会伤害其他人了,除非被蓄意挑衅。今天早些时候,Barnes就有意识地克制了自己的火力,开枪都避开了要害。”她顿了一下,听着她们的脚步声在走廊里回荡。“我相信我们能够帮助他。我愿意继续和他一起工作。”

Hill停在走廊中间,Natasha也停住脚步,转身看着她。

“哪怕他过去这段时间强行把你控制在他身边?你还愿意继续?”她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她笔直地站着,直视着Maria的眼睛。“是的。他愿意听我的话。”虽然她也不是十分确定这一点。“我以前对付过许多更难缠的人,你知道我对此很擅长。”她对Hill扬起一边眉毛,自信满满,丝毫未显露她心里的不确定感。

Hill打量了她一会儿,然后继续往前走。

“我考虑过找Rogers来,但我更愿意把这件事控制在组织内部,至少目前是这样。”Hill低声说。“我可以对Barnes从前的罪行揭过不提。如果我们能说服他和神盾局同一战线,他将是无价之宝。但我感觉在那之前,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Natasha惊讶极了,她从来没想过Hill会是这个反应,她差点哑口无言。Maria通常说一不二,处事风格偏保守,很难原谅伤害过自己的同伴的人。所以她现在这么说真的让Natasha很意外,她竟然这么痛快地答应再给Barnes一个机会。

这必定是有原因的,她当然不是出于心善才这么做。Natasha思考着她的目的,不过Barnes之前已经自己告诉过她了,神盾局很想把手伸到他身上。

他将是无价之宝

两个念头浮现在脑海,Natasha明白了。这个想法是典型的Fury风格,多半是他早计划好了,由Hill来执行。这从来就不只是为了营救她,或者帮Rogers找回他从小到大的朋友这么简单。

Fury从不会错过任何机会,哪怕那意味着抓捕和劝降那个差点要了他的命的家伙。他们想要冬日战士的顶尖的格斗技能和执行力,让他为神盾局效力,既然现在他已是神盾局的阶下囚。神盾局有自己的一批杀手,暗地里追捕和处理敌方。而他的加入毫无疑问将是如虎添翼。

另一个不那么明显的原因是,Barnes携带着大量九头蛇的重要信息,虽然他自己不一定意识到了这一点,但他的大脑某一区域多半储存着九头蛇从成立初期至今的机密信息。哪怕那些信息只剩下一部分,他至少还在一定程度上知道九头蛇遍布全球的基地地址,以及他们的管理层和主事者。他有相当一部分时间是在冰冻柜外面的,足够他获得大量背景信息。那些东西可不是能轻易获得的,并且在上次的信息泄露中依然没被曝光。若是能挖掘到这些信息,运用得当的话,将会使九头蛇元气大伤。

也许Fury的目的是上面这些因素的结合。但是当然了,她能理解他将是怎样一个无价之宝

Natasha并不确定Barnes会不会愿意配合神盾局的要求,他是很讨厌神盾局的。他来这里另有目的,她很清楚这一点。他在选择搭档这件事上完全是自主决定,并且他已经下定了决心非她不可,他的选择可不包括她的组织。除非她能说服他那么一些,至少让人能看见他愿意合作。但他倔起来像头牛,他的固执让她很是担心。Natasha咽了下口水,他很可能当面嘲笑Maria异想天开,这样的话他就会毁了自己的机会。

她们渐渐走近一间战术简报室,Barnes被铐在里面,另外还有全副武装的特工看守着他。她希望在正式会谈之前,他们能有点儿时间私下谈谈,但那显然是不可能了。她的胃紧张得微微抽搐,担心他会在Maria面前说些不该说的话,泄露他们之间的真实关系。

Hill放慢了脚步,停在滑动门前。她转身看着Natasha.“在经历那些之后,你不用勉强自己做这个。我希望说清楚这一点。”

Natasha勾起嘴角,淡淡一笑。“你还能想到更合适的人选吗?当然是我来做这个。”

000

Hill先走进去,Natasha跟在她后面,她们的鞋底敲击着光滑的地面。Natasha还穿着她的脏兮兮的登山靴,这是她今天凌晨时候胡乱套在脚上的,靴底踩出的脚步声比Hill的高跟鞋踩出的声音要沉重些。

简报室很大,对于室内寥寥几人来说有些太大了。四周的窗帘全部放下来了,只有少许午后的光线从窗帘缝隙里漏进来,使得室内很昏暗。墙边有投影仪和工作站,但并未派上用场。一张现代风格的能容纳十人的白色会议桌摆在中央,但桌边只坐着一个人。

Barnes独自坐在长桌旁边,侧对着她们进来的门口。他的手依然被别扭地铐在背后,靠着椅背坐着。他垂着头,头发垂落下来遮住了他的脸。Natasha一看见他,就觉得自己心跳明显加快。

屋里只有五名警卫,全部手持机关枪,随时准备着。她有些难以置信,看管他显然需要更多特工。Hill真的如此低估他吗?Natasha皱起眉头。过去这几个月,神盾局在人员上经历了大幅变动,甚至失去了一整支特勤组,还有一些其他伤亡。也许她只是抽不出更多人手来看管他。可这毕竟是Barnes,是冬日战士啊。

她们对屋里的警卫点点头,然后在他对面坐下来。Natasha拉出椅子,发出一声响亮的摩擦声,然后她坐在Maria右手边,双手叠放在桌面上,缓缓吐了口气。她感觉到自己的胃依然紧张得揪起来。她真的非常,非常希望这件事能顺利进行,希望他会愿意和她一起工作。

她微微前倾,她现在离他只有几英尺的距离。他还是没抬头,似乎在打瞌睡,下巴贴在胸口。Natasha利用这一会儿时间打量着他,他和她一样,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套着那件她很喜欢的法兰绒夹克。他的头发凌乱地覆在脸前,两腮布满胡茬,两颊上现出浅浅的酒窝,下巴贴着胸口,嘴唇微微张开。

Hill把平板和手机放在桌上,清了清嗓子。

“中士。”她的声音十分清楚。Natasha听出了一点点的不确定感,毕竟她面对的是那个差点杀了Fury的人。他终于抬起头,她有一瞬间不敢相信他竟然真的睡着了,又或者是昏过去了。他坐直了些,眼神清澈,覆住他脸颊的头发散开了。当他看见她时,他的嘴角隐隐露出一个微笑。

Natasha仔细看着他的脸,瞪大了眼睛。“搞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他的额头上有一大片青肿,就在他右侧眉毛上方,看样子肿了大约有几个钟头了。淤青的中心处有一道狰狞的裂伤,下面有一小股干涸的血迹。有人用枪托打了他,很大的枪托。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Hill尖锐地问,她也很愤怒。

他的眼睛来回扫视着面前的两个女人,然后又重新定定地看着Natasha.“无所谓。”大约是有一段时间没说话了,他的声音稍稍有些沙哑。

Natasha扭头看着Hill,“告诉Simons,我会找他和他的队员算账的。”她咬牙切齿地说,怒火在心中熊熊燃烧。他已经束手就擒,他们却跟个懦夫似的,趁他没法还手的时候打了他。她生气极了,心里想着Barnes对这事怎么能如此淡定自若。

“我为此向你道歉。”Hill紧盯着Barnes.“他们会受到处分的。在我手下绝不容忍这种行为。”

他看了Maria一眼,眼神恢复冷淡。和Natasha不同,当他同意来这里时,他就预计到了会有这种事。他看上去完全不在乎,毕竟比起脸上挨这一下,他曾经被更恶劣千百倍地对待过。他最不想要的东西就是别人的同情,Natasha只需要看他一眼就知道了。她自己也从不想要别人同情她。然而这还是让她怒不可遏,她干嘛要劝他投降?他又干嘛要答应她?她的视线下移,看着他的胸口,能看见一些血迹,但他不确定那是不是他的血。

Hill清了清嗓子,“我们还未见过。Maria Hill,神盾局局长。”她向他点点头,但没得到任何反应。“你是James Buchanan Barnes, 对吗?”

“嗯。”他终于应了一声。

“很好。Romanoff特工向我们简要汇报了过去这两周的情况。事实证明事情有了新的发展,我想知道你对此的看法。关于你上次露面至今的情况,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他冷淡的表情有了裂缝,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他看着Maria,放松地往后靠在椅背上,他的金属手腕和手铐摩擦,发出轻微的响声。Natasha突然不确定,如果他想挣脱,即使那手铐真的是振金打造,真的就能控制住他吗?但他并没有试图扯断它,看上去他正耐心地等待着。

“说。”他干脆地说。

“你是否还为九头蛇效力?”她直截了当地问他。

“没有。”

“从何时开始的?”

“从我拧断他们的脖子,摧毁他们的基地,然后离开那里的时候。”他面无表情地说。

Hill蹙眉看着他。Natasha意识到他不想提起任何跟Rogers有关的事,也不愿谈论整个天空母舰事件。

“那么你还为其他任何组织或个人效力吗?”Hill在她旁边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

“我自己。”

“我明白了。”Hill注视着他,打量着他的左肩处,他的机械臂隐藏在夹克的袖子下面。

“我明白这是个非常敏感的时候,但关于二战结束时,你被苏联方面控制后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我们只有很少量的信息。”

Barnes什么都没说。

“你是在非自愿情况下被利用的?”她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问他,但她的声音里几乎含着隐隐的同情。

他慢慢点了点头。

“那些影响如今还剩下多少?”

他没说话,只是耸耸肩,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无聊。Natasha的眼睛睁大了些。这不是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Hill也不喜欢他的反应。她拍了拍手。

“我在考虑给你一份邀约,Barnes中士,但我需要确定我们能在多大的程度上信任你。”

Barnes微微调整了一下坐姿,又碰响了手上的镣铐,他微微放低了下巴。

“我对自己有100%的掌控力。”他的眼睛稍微阴沉了一点点,语气坚定。他听上去十分有说服力,但Natasha心里清楚事实不见得如此。她的脑海转得飞快,权衡着自己该不该开口。但她还是保持了安静。

“很好。你对为九头蛇效力的经历还记得多少?”Hill严肃地盯着他。

“我记得其中一些任务的详细过程。”Barnes直视着Hill,Natasha暗自为他没有移开视线看向她而高兴。

“我很乐意听你讲讲那些任务。”Hill顿了一下。“我们已经在很多同盟者的协助下监控九头蛇很多年了,并且尽力解决他们制造的威胁。”

Barnes点点头。他也曾是那些威胁之一。

“你愿意和我们同一战线,共同对付九头蛇吗?”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Maria。Natasha屏住呼吸。他不会的。他讨厌我们

“看情况。”

Hill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好吧。”她顿了一下。“我的邀约条件如下:如果你同意和我们合作的话,你可以待在这里,我们会为你提供住所,帮助你尽早复原,同时协助你恢复记忆。看起来,我们有一个共同的亟待铲除的敌人。”听着Hill这些话,Natasha想朝天翻白眼,但忍住了。她说得好像那是一个可自愿选择是否接受的邀请似的,要是Barnes不同意的话,难道他还能畅通无阻地离开这里不成?不过她在精神上表扬了Hill把这些话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哦。”Barnes又往后靠了靠,他也同样清楚Hill的画外音。“我的东西在哪里?包括我的作战服和那些武器?”他突然问。

这个问题让Hill相当意外,她皱起眉头。“我相信它们都被收好,锁起来了。”

“我想把它们要回来。”他直截了当地要求道。现在可不是提这些要求的时候。Natasha生怕他说错话,赶紧插嘴。

“我们会尽力而为的。”她抢在Hill前面开口。“在开始要这要那之前,你必须跟我合作。”她坚定地说,深邃碧绿的眼眸紧盯着他,用眼神默默请求着他接受这个邀约。

“你要不要接受这些条件?”她稍微有些不耐烦地问他,希望尽快把这事儿定下来。

Barnes微侧着头看着她,眼里闪着微光,勾起嘴角微微一笑。只要他想,他就能摆出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神情,他这张脸肯定从前就迷倒过不少女人。

“嗯,我接受。”他笑得一脸无辜。“我非常愿意和你更'紧密'地合作,Miss Romanoff.”

———————————以上是正文———————————

冬哥绝对当着副局的面开黄腔了。

PS:第二十五章(下)肯定又会被屏蔽,我回头翻完了会在这里预告一下什么时候贴上来,同志们踩着点儿来存图啊。

评论 ( 24 )
热度 ( 64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