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授权翻译】冬寡 - Blood On Our Hands - 23(1)

第二十三章 - 漫漫长夜(上)

这周简直忙晕了。先更一部分,明天更这一章剩下的部分。

———————————以下是正文———————————

他们回到车里,准备回家,在拥堵的车流中龟速前行。不过至少周六的晚高峰不像工作日堵得那么严重,Natasha心不在焉地想。现在才刚到傍晚,夕阳西下,空气依然温暖舒适。

他们在草地上的那一席话使得她对他有所改观,他又对她敞开心扉,反过来她也试着同样对他推心置腹。这是一个小小的进步,但至少聊胜于无。他们的谈话结束后,他突然站起来,伸手把她也拉了起来,打算回去了。她并无怨言,因为回家路上的车程得耗不少时间。

Natasha又打开他的电脑,埋头在面前屏幕上的文件夹资料堆里搜索着,大部分时间里都安安静静,除了偶尔气急败坏地出声埋怨路上的其他司机。她知道她在堵车路上是个暴脾气,并且庆幸此刻开车的不是她。

他突然猛踩刹车,电脑从她手中滑落,她闪电般伸手,在它落地前把它捞起来了。

“搞什么名堂。”她冲着前面那辆车的屁股嚷嚷着。有人在他们的内侧猛地超车插到他们的车前,差点没撞上。“狗杂种。”要是现在开车的是她,她肯定要狂按喇叭,少说也要按个十几秒。

Barnes在她旁边笑不可抑。

在所有的事情里边,糟糕的交通不知怎么的总会激起她的某些阴暗面。他在面对这一坨狗屎的时候,怎么就能如此镇定自若?她咬住下嘴唇。

她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屏幕上。在之前开车过来的路上,她注意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一个精心隐藏起来的文件夹,被藏在硬盘里一个很难接近的位置。其中一些可读文件里有个名字引起了她的注意,这个名字有点耳熟。Pablo Hernán Castillo. 她以前在听过这个名字,当她埋伏在史塔克工业的时候。

为什么他的名字会出现在九头蛇文件里?她的兴趣被勾起来了,在大量锁起来的文件里查找着。有些文件需要访问密码。她扫视着那张即时贴,指尖飞速变换着原始密码的不同排列组合。

“有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吗?”Barnes突然问。

她扫了他一眼。

“如果你想在里面再找到一份你的资料备份,我只有坏消息。这里没有。”她不确定这是不是他拿这台电脑的初始目的。

他轻轻摇摇头。

“我没指望那个。”他专注地看着前方的路况。“关于我的资料,我另有打算。”

当然了,他是不会告诉她那个“打算”的。Natasha在心里接了一句。

“还有别的吗?”他又问。

“呃。”她接着说。“给我点儿时间,我可能找到了点什么。”她轻声呢喃着,又走神了。

他安静下来,让她继续专心工作。她的手指在键盘上翻飞,找出并破解文件总会让她精神兴奋,心满意足。她一试出正确密码,文件夹就哗啦啦打开了。大堆文件开始填满屏幕,文件太多了,甚至都拖慢了CPU. 想到可能的收获,她的脉搏加快了。

中头奖了

她试着根据文件名称和访问时间来对前一百份文件排序,找出最近访问的那些。她同时打开最上方的20份文件,开始阅读,呼吸平稳下来。她迅速浏览着,只用了几分钟就找到了关键信息。

“这可就有点儿意思了。”她佯装镇定。

“什么东西?”Barnes扫了她一眼,又收回视线看向前方。她引起他全部的注意了。

她没有立即回答。她必须确认自己发现的东西是准确无误的,她的手唰唰唰地不停开启新文件。

她飞速浏览着,又过了一分钟,她已经完全确定了,这才又开口。

“嗯,我不确定这台电脑最初是归谁所有,那个你干掉的内鬼。但这些文件里包含着同一个我知道的名字,Pablo Castillo. 你听说过他吗?”

“不确定。”他漠不关心地回答。

“他以私人分包商的身份为史塔克工业工作,我在那儿潜伏的时候甚至还见过他。他做梦都想成为Tony那样的人,有钱的花花公子之类。但他可能差了那么几十亿美金吧。当然也不是说他没有富得流油啦,哦不,他的生意可让他赚了个盆盈钵满。”她一边说着,眼睛依然密切浏览着屏幕上的内容。

Barnes只是听着,没有打断她。

“你猜赚头最大的生意是神马?”她抑扬顿挫地问他,然后接着说。

“贩卖军火。部队补给。他和全球各地的特种武器制造商都紧密合作,并且为Stark供应其中某些部件。他最大的市场集中于军用装甲车,远程枪炮,战斗坦克,防空装备之类。总之都是大家伙。”

她紧盯着屏幕,同时在脑海里梳理着这些信息。

“他已经为Tony供应零部件好几年了。但看起来Tony可不是他唯一的客户。”

她现在开始专心搜索近期往来邮件,打开单独存档的邮件,和一长串按产品分类的账单。

“Castillo同时也为九头蛇供货。但是,从这些最近开的巨额发票来看,或者我该说他主要是为九头蛇供货?他从南美采购了大量库存,然后分销到九头蛇在各个城市的分部。”

这个话题很严肃,但她的声音却很柔和,微微有些沙哑,她依然全神贯注于面前的机密文件。

“你干掉的那个科学家肯定也有份来促进这些交易,但和这家伙比起来他只是条小鱼。Castillo在帮九头蛇在南美重建基地,从中捞了大笔脏钱。我这儿有他最近的联络记录。他来自智利,这也说得通他为什么干这些勾当。”她试图理清思路。

“这事非同小可。”她终于抬头看向他。

Barnes一直很安静,但她敢说他对她的话很感兴趣。

“还有什么?他的公司在哪儿?”他低声问。

“呃,就在华盛顿。对于这类承包商来说这很常见。据我所知,Castillo好像经常往来于自己的公司和史塔克大厦之间。”

“他住在华盛顿吗?”

“让我找找看。”她蹙起眉头,然后又埋头在文件里搜寻。

她大概花了五分钟,然后在一封时间较久的邮件里找到了答案,这是一封Castillo和其他几个她没听过的人之间的往来邮件,邮件内容让她很是忧虑。

“看上去是的。”她回答着他之前的问题。“我看到了一个附有华盛顿邮政编码的居民地址。问题是,他还会在这里住多久?”她又顿了一下。

“这封邮件有些日子了,但他正在计划迁居南美,就等他金额最大的那批货离港。很多九头蛇特工都曝光了,他可能由此察觉到了形势不妙。而且他计划很快动身。”

Natasha又抬头看着Barnes。“我们必须立刻给神盾局报信,这事很重要。”

他没有回答,在比之前空旷多了的高速公路上一路飞驰,同时沉默地在脑子里过着这些信息。他们已经驶出了城区。

“给我看看。”他终于说,试图扭头看她的屏幕。

“你先停车。”她恼火地说,拒绝他不看路的行车计划。“反正我们也该加油了。”

他在下一个出口下了高速,缓缓驶入一个加油站,停在输油管旁。

他转身对着她,她把电脑递到他手中。

“我去加油。”Natasha已经下车了,走向油泵,刷了她的其中一张信用卡。她在车窗外看着他,他则低头盯着电脑屏幕。油加得挺慢的,她四顾着看了看,勘测着周围的情况。各个角落里都装着安保摄像头。

没人检查那些玩意儿,不会有人看见我们在一块儿的

至少她希望如此。

她刚刚加好了油,车门忽然打开,他下车了。他一言不发地朝加油站里的小便利店走去。Natasha跟在他后面,隔了一段距离。Barnes直接走向小货架,浏览着架子上的商品,拿了些糖果和其他零食。

她决定让他自己找他要的东西,停在了另外一列货架旁,拿了一包口香糖。她的视线一直没离开过他,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他手里抱着一堆东西,走向冷饮区,随意拿起一些饮料,读着罐子上的标签。Natasha的视线溜向他左侧。有个女孩站在他那条过道里。她看上去像个大学生,棕色头发绑成一个马尾,穿着宽松款的糖果色上衣,牛仔短裤。

那个女孩儿已经在频繁偷瞄着Barnes,她的手紧张地抓着什么东西,Natasha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嘿,你手里的那些不好喝。我个人比较喜欢这种。”那个女孩朝他走过去,手里拿着什么递给Barnes. 他用眼角瞟了她一眼,继续看着他手里的罐子。

“哦。”他继续读着标签,他的头发覆在他脸上。

“是呀,他们老是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新口味。”虽然很紧张,但她的笑容依然亲切友善,含着某种鼓励,试图和他搭上话。Natasha考虑过立即上前干涉,但又忍住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Barnes看上去几乎像个流浪汉,穿着他褪色的旧衣服,长发凌乱。可就算他这幅尊容,他依然能招蜂引蝶。

他慢慢扭头看向那个年轻的大学生,打量着她,但是没说话。Natasha紧张地注视着他。

“那么,你是在附近驻扎,还是要返乡了呢?”那个女孩问他,扬起眉毛,眼里浓厚的兴趣显而易见。

她以为他是从部队出来的

Natasha想翻白眼。她猜他的军夹克、健壮体格和他身上那种二十世纪晚期的某种风格给了别人那种印象,但她决定姑且就不计较她的这个错误了。

那个年轻的大学生热切地看着Barnes,眼睛闪闪发光,脸上带着某种极具调情意味的笑容。

Barnes依然面无表情。

“不是。”他极为简短地回答了她的问题,很显然没什么聊天的兴致。

她的笑容稍微淡了一些。“你是这附近的人嘛?”她不死心地又试了一次。

Barnes的表情有了变化,变得阴暗了些,好像他的眼底突然笼上一层阴云。

“不。绝对不是。”他毫无起伏地回答。

他的变化好像吓到那个女孩了,她灿烂的笑容消失了,退后几步。

“呃,不好意思。”她低声说,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Natasha不知道他是故意摆起那副吓人的表情,还是无意识这么做的。那是她非常熟悉的那种阴沉的,面无表情的注视,她可不想在公共场合看到他这副面孔。她朝他走过去,但是没有说话。

Barnes又转身看着他面前的货架,弯腰拿了几罐饮料,抱着一堆东西走向收银台。

Natasha把她手里的口香糖也丢在柜台上。“一起结吗?”柜台后的中年女士没精打采地问他们。

“嗯。”她拿出钱来结了账,只想着早点儿搞定,离开这里。

他们回到车里,她又打量着他。他的眼光还是阴沉的,并且沉默不语。他在购物袋里翻找着,拿出新买的M&Ms, 撕开黄色的包装袋。他把购物袋子放在Natasha脚边,开始吃糖,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一切都还好吧?”她终于认真地问他,只流露出一点点儿担心。

“嗯。”他没看她,平视前方。

她伸出左手戳了戳他,然后平摊着手掌放在他面前。他瞟了她一眼,又看看她的巴掌,然后往她手上倒了些糖。

他们安静地坐着,吃着巧克力。

她拿脚推了推购物袋,然后弯腰打开它。除了零食,他还买了几罐供能饮料。

她拿了一罐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

“这些是干嘛用的?”她皱眉问道。

他心里在打着什么主意。从她刚提到那个九头蛇分包商的时候就开始了。

他突然坐直了,把糖果袋子丢进仪表台的中间凹槽里。

他扭动车钥匙发动了车子,放下手刹。然后他扭头看着她,他眼里隐隐发光,勾起嘴角对她一笑。

“今晚可能会很漫长。”

———————————以上是正文———————————

冬哥干得漂亮,对寡姐以外的任何女人就是要如同winter般冷酷。

(寡姐内心OS:Fuck off, Bitch. He's mine!)

还有堵车路上暴脾气的寡姐是不是萌萌哒,要我是冬哥早亲上去了。


评论 ( 14 )
热度 ( 53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