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授权翻译】冬寡 - Blood On Our Hands - 16

第十六章 - 逃出生天

她在睡梦中就能感觉到疼痛,那是一种头颅深处的持续的钝痛,而每一次呼吸都让她的喉咙干疼不已。她的肩膀感觉僵硬酸痛,好像很久没动过而麻木了一样。她的脸贴着某种冰冷坚硬的表面,头发凌乱地披散下来。她想揉揉眼睛,但却抬不起手。有什么东西把她的手锁在背后,一动就发出轻微的咔嚓声。手铐

Natasha小心地抬起头,慢慢睁开眼睛,就这样细微的动作都让她疼痛不已。她的喉咙干得像要裂开了一样,她急需喝水。她注意到自己的头正贴着一张桌子,身体的其他部位似乎是被绑在了一把椅子上,她的手被拷在背后,无法挣脱。

我为什么在这里?

Barnes. 这是她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农场。神盾局。但她被解救了,又或者没有?

九头蛇万岁

她紧紧闭上双眼。这不可能。她看见Baker特工被一枪爆头,是坐在前排的某个人开的枪。那辆装甲车里有九头蛇的人,她的心沉了下去。虽然她的身体疼得像是被撕裂了一样,她还是咬牙挣扎着坐起来,四顾着房间里的情况。

这间屋子平淡无奇,枯燥的水泥墙没有任何赘饰,天花板上洒下冰冷昏暗的光线,屋子看上去陈旧颓败。她正对着一扇紧闭的房门,屋子里除了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她自己之外什么都没有。她低头看了看自己,颈后的肌肉因这个动作而撕疼着。她的手被拷在椅背后,椅子深深钉入水泥地里,完全不可能挣脱。她觉得冷,低头看了看身上,衣服还在,他们没拿走什么。

她理了理思绪,意识到这显然是一间审讯室,心头生出一丝担忧。他们是会很快杀了她还是会严刑拷打她?她尝试着吞咽的动作,想润润喉咙,但没什么用。她仔细分辨着门外的声音,但听不出什么来,除了通风口隐约的气流声或者某种大型设备的声音以外,四周一片死寂。

大约过了十分钟的样子,她听见远处传来隐约的说话声,很快就到了门外。她立刻把头垂在桌子上,一动不动。门突然开了,几个人走进来。她听出三个人的脚步声。他们仔细关好门,然后走到桌前。

“Romanoff特工,见到你很荣幸。你可以不用装昏了。”一个带着德国口音的男人开口了,声音很陌生,严肃得像在谈生意。

Natasha慢慢坐起来,靠在椅背上,打量着眼前的九头蛇特工,抿着唇一言不发。

她对面的男人看着就像刚结束一场商务会议,发型和胡子都修剪得整整齐齐,穿一身昂贵的西装,戴一副无框眼镜。他让她想起了Alexander Pierce. 愿他烂在地狱里

那个德国佬含笑看着她,身后站着两名全副武装的九头蛇特工,紧盯着她。

她点点头,扬起甜蜜的笑容,“我也荣幸之至。您是……?”

那人的笑容继续扩大,他双手扶在桌面上,弯腰看着她。

“恐怕我不能告诉你这个,不过我得说,能抓到你这么高级别的神盾局特工,我确实非常激动。你落到我们手里,纯粹是运气不好。不过我能预见到我们将共度一段有趣的时光。我可是对你脑子里的海量情报期待不已呢。”

Natasha冷冷地笑了。

000

她的下嘴唇裂着口子,还在流血,右眼肿了起来,很难睁开,额头和脸颊上遍布着刮痕。他们主要是专心对她的脸左右开弓。她的左脚踝肿得很厉害,整个左腿基本算是暂时废了。这也不算太糟糕,她心想,不过可能很快会变糟了。

第一个九头蛇特工过来揍她的时候,她的身体被锁在椅子上,但却用力飞腿狠狠踢中了他的喉咙,直接踢断了那人的气管。自那之后,他们谨慎多了,一个人重重踹在了她的脚踝上,然后把她的腿也绑了起来。

他们已经连续拷问了她好几个钟头了,如果他们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就抽她的耳光,把她的脸往桌子上撞。她咬牙忍耐着,编造了一个接一个关于神盾局的谎言,其中有一些他们甚至还当真了。他们问她新的神盾局总部和管理层,其他秘密基地的地点,高层人员的下落等等。她要么沉默以对,要么就编几个虚假信息应付一下。不过那些人也知道她嘴里的话没一句可信。

她被转移到了另一间牢房,她终于能躺在水泥地上睡会儿了,漫长的审讯和拷打让她筋疲力尽,她累得没心思尝试逃跑了。为了防止她脱水休克,那些人总算给了她水喝。

然后她又被拖回原来那间屋子继续接受审讯。她已经搞不清楚时间了。她来这儿有24小时了吗?还是48小时?她不确定,四周连窗户都没一扇。这建筑似乎是建在了地底下,而且还挺大,当她被拖在地上穿过七拐八弯的走廊时,她能感觉到这一点。她想知道Barnes是不是也在这同一幢建筑里,又或者是被关押在了其他地方。他们会不会又给他洗脑,然后回收了他?一想到这个可怕的可能性,她的胃就恐惧得揪成一团。

她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了神盾局身上。他们肯定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并且开始搜救他们了。他们不会莫名其妙就丢了两辆装甲车,还跟没事儿一样,并且那些人里面肯定至少有一部分是真正的神盾局成员。

000

她正在椅子里垂着头打盹儿,门突然哐当一声开了。那个德国佬带着另外四名九头蛇特工又回来了,他脸上带着某种好奇的表情。他在她对面坐下,其他特工分布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她微微抬起头。

“Miss Romanoff,或者我能否叫你Natasha?我们今天会尝试些新鲜玩意儿,恐怕那会让你比之前还遭罪许多,不过我希望你能停止对我们撒谎。”他对她解释着,不过她累得完全没心思搭理他。

其中一名警卫走过来,低声对他说了句什么,她听不清。

Natasha充血的眼睛来回看着他们。

“在我们开始之前,我很好奇一件事。”他往前靠过来。“正如我所说,你落到我们手里,纯粹是运气不好,你只是我们的回收计划里的一部分。现在,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和冬日战士在一起。”他皱起眉头看着她,“他居然会信任别人,这太不寻常了。”

她努力听清他的话,嘴里自然而然地溜出一句谎言。“他没有信任我。他绑架了我,还想杀了我。”我来从这个角度试试,不过吧,虽然这听着很怪,但我说的也确实是实话

“即便如此,也还是很离奇。他为什么要把你带在身边?”

“我也很想知道这个,你要是搞清楚了,麻烦告诉我一声。”她顿了一下。“或者你也可以,你知道,去问问他?”她斜眼瞟了他一眼。

那个德国佬只是皱着眉从他的眼镜上方看着她。

“他不怎么配合,不过我们暂时不需要他开口。今天主要是你来说话。”他转身对其中一名警卫挥挥手,那人立刻出门消失了。

“我们觉得由他来接手这个工作比较合适。”他邪恶地冷笑着。“等他出了实验室就会过来。”

又过了好一会儿,Natasha又开始打盹儿,突然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门被一把推开了。

Barnes走了进来,独自一人。看见他熟悉的脸庞,她的心狠狠抽动了一下,差点大声叫出他的名字。然后她突然缩了回去。他朝她看过来,但他始终脸色阴沉,面无表情,她看不出他的表情里有任何认出她的迹象。连另外三个警卫对于他的出现都十分紧张,把手里的步枪握得更紧了些。

他们给他洗脑了。他费尽周折记起来的一切再次荡然无存

其中一名警卫弯下腰,低声对那个德国佬说了句什么。

他突然站起来,自信满满地拍了拍Barnes的肩膀。

“好的,我有命令给你,士兵。你在听我说话吗?”

Barnes目光阴沉地注视着他,然后缓缓点头。

“好,很好。听着,让这个对象开口,你明白吗?”他伸手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把折叠刀,递给Barnes.

Barnes接过来,拿在手里看了一会儿。

Natasha再也坐不住了。“James.”她往前靠过来,祈求着。“是我,Natasha.”她低语着,声音破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了。

拜托了,他一定要还记得她

Barnes移开盯着折叠刀的视线,抬起头看向她,然后对她点点头。“我知道。”

他突然一转身,折叠刀准确刺入那个德国佬的喉咙,拧动刀柄,男人惊叫着,鲜血喷涌而出,顺着他昂贵的西装往下流淌。Barnes已经把他推到身后的九头蛇特工身上,撞翻了两个人,另外两个端着冲锋枪,震惊得忘了反应。眨眼间Barnes已经到了下一个倒霉蛋身后,只一个动作就冷酷地拧断了他的脖子,然后从他的尸体上拽起他的冲锋枪,一枪打死了另一个。被撞翻的那两人刚爬起来,还没来得及站稳,就双双被爆了头。枪声在狭小的审讯室里回荡,震耳欲聋。这一切只用了短短几秒钟的时间。

Natasha尽量避开火力中心,看着他眨眼之间杀掉了四名九头蛇特工。她的耳朵因枪响而阵阵轰鸣。Barnes放下枪口,立刻走到她身后,盯着她腕间的手铐,一把把铁链从水泥地里拽了出来,机械臂随即扯断了手铐。他走到她面前,手里握着冲锋枪,眼神依然阴沉。

她只纯粹为再见到他而高兴,虽然他们上一次分开时不怎么愉快。她咽了下口水,抬头看着他。她的胳膊和手腕因终于摆脱禁锢而疼痛不已,她的左脚踝传来阵阵刺痛,她的头沉重而钝痛。他们静静地对视了一会儿,眼神传递着某种情感。她的眼圈红了,眼里蓄满泪水。

然后他弯腰拉起她的右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把她拉了起来。

“我们走。”他低声说,他的机械臂搂着她的腰,支撑着她的身体,冲锋枪被他背在身后。

她每走一步都痛得龇牙咧嘴,只能勉强一瘸一拐地移动。她拽住他的防弹衣,免得自己滑落在地。他拖着她走出审讯室,走廊暂时空无一人。

“我没法走路,走不了多远。”她的声音因疼痛和忧虑而断断续续,她会拖累他的。

他们听见前方传来杂乱的声音,迅速朝这个方向接近。他拖着她走到拐角处,让她坐了下来,把她暂时安置在火力范围以外。他在她面前单膝跪下来,手里握着冲锋枪,手指就在扳机旁边。Natasha看见她的机械臂上淌着血,但并不是他的血。

“在这儿等着。”他迅速起身,消失在主走廊尽头。她听见吼叫声,他的机枪不时的扫射声,还有单独的枪响。吼叫声消失了,过了一会儿又响起来,伴随着更多的交火声。男人的惊叫声,奔跑的脚步声,撤退的杂声。然后是一片死寂。远处传来踹门声,然后又是机枪扫射声。Natasha突然意识到他正在见一个杀一个,不留活口。她的心狂跳起来。

Natasha努力去听外边的动静,但她的眼皮开始打架,她已经目不交睫被拷问了一天多,实在是累坏了。她咬着牙,尽力忍受脚踝的剧痛。外面已经好一阵子没动静了,她睁开眼睛,扒着墙角探头往外看,但是没看见Barnes的影子。地上躺着几具尸体,墙上遍布着新鲜血迹。她又挪回原处,检查着脚踝。

她正准备忍痛爬起来,他突然回来了,又在她面前单膝跪地,看着她,他的眼睛依然阴暗,但还是有一丝生气的。

“我以前来过这个基地。楼上的研究室应该有个目标人物,我去干掉他。”他说着站起身来。

目标?他在说些什么鬼?这时他们听见楼上传来更多叫喊声,杂乱的脚步声在他们头顶匆匆跑过。

她抓住他的胳膊,又把他拉下来。“我们没时间管这个了!先离开这里再说。”她恼火地瞪着他。

他拿开她的胳膊。“听话,在这儿等我。我很快就回来。”他又想站起来。

她两只手挠着他的防弹衣,死死拽住他。“别走。等等。”她立刻意识到那太危险了,他还真当自己是铜头铁臂不可战胜了是吗。Barnes又单膝跪下来,听她要说什么。

“我们先出去吧,拜托了。”她着急地祈求着。“别上去了,我撑不了太久。”他低头看着她,她的脸上遍布淤青,伤口还在流血,眼里含着泪,她真的已经筋疲力尽了。

他叹了口气站起来,把她扶起来,往走廊的另一个方向走去。“待在我后面。”他低声说。Natasha基本等于挂在他身上,勉强撑住自己。

他带着她走过七拐八弯的走廊,途中碰到过两名警卫,他眼都没眨干掉了他们。他们走到一小段楼梯下,顺着楼梯爬了上来,穿过一扇门。

突兀的日光刺得她眼睛生疼。他们是从某个乡间建筑里出来的,远处是树林,灌木丛和树林之间是高高的围墙。他小心地放下她,让她坐在门边。

“我去弄辆车。待在这儿别动。”他单膝在她旁边跪下,朝她手里塞了把手枪。她完全不知道他从哪儿搞到它的。然后他站起来,又消失了。

Natasha靠在墙上,静静地听着。门后传来脚步声,她双手持枪,微微颤抖地瞄准。门开了,她一枪打死了从门后跑出来的九头蛇特工,她准备对付更多的,但好在只有这么一个。

她先听见车子的声音,然后才看见一辆车开过来。他踩了刹车,车子猛地停在她身旁,轮胎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Barnes下车来接她,在看见地上九头蛇特工的尸体时,对她微微一笑,然后他把她抱上车,轻轻放好了。支撑着她坚持到现在的肾上腺素在她体内消褪,她的身体和大脑同时罢工了。她能记得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从车后座往前看,看见车子飞驰向前,车外的景物飞速后退。

———————————以上是正文———————————

英雄救美就是这么帅。


评论 ( 48 )
热度 ( 68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