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授权翻译】冬寡 - Blood On Our Hands - 12

第十二章 - 觉醒

他把她扶到他的移动睡床边,小心地让她躺下来。Natasha头痛欲裂,视野一片模糊。他进了厨房,她听见他在里面捣鼓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端了两杯水回来,递给她一根能量棒。

 “把这喝了。”他把杯子放在她旁边。

她的头钻心的痛,她闭上眼睛,抬起一只手遮在眼睛上,挡住光线。胃里一阵阵地泛着恶心,她集中精力不让自己吐出来。

她的感情一片混乱,根本理不出个头绪。她心甘情愿地吻了他,她没法否认这一点。而且她把自己最原始的、最私密的情感都暴露在他面前,就在一场她已经开始后悔的情感爆发里,她把一切都摆到了台面上。她不想要他们在红房子里有过的那些。从始至终她都希望他不要记起那些来,而现在他刚刚记起来,就已经开始利用它们了。

她对他说的——吼的,那些话,是针对存在于她的过去里的那个冬日战士。他的话挑起了她对他的仇恨,而那是一种她封锁已久的情感。但是如今这个绑架了她的人,感觉像是另外一个人,虽然他们有着共同的特点。不过,她还是想知道她的突然爆发对他有什么样的影响。

他们漫长而热烈的吻。她痛恨承认这一点,但是那个吻感觉真的很好。然而,与此同时,她大脑中理智的那一面对她说——对她尖叫着——这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他冷酷无情地绑架了她,限制她的行动,并且对她充满了控制欲。

此刻她无比希望自己没有对一个她不信任的人放下防线。

她的身体还能感觉到他的手紧拥着她,其中一只用力握着她的胸,她还能尝到覆住她嘴巴的他的唇,这一切都让她的心悸动不已。

000

他静静地在她脑袋旁边坐下,坐在毛毯边缘。她侧躺着,头发覆在脸上,感觉凌乱不堪。我睡着了吗?她不确定。她的喉咙干渴难忍,她的右臂火辣辣的疼,感觉到伤口边缘的脉搏一跳一跳。

她感觉到他的手握住她的肩膀,轻轻捏了捏,打断了她的思绪。

 “你得喝点水。”他轻轻摇醒了她。

她微微睁开眼睛。太阳终于出来了,驱散了乌云,低低地垂在天边,房间笼罩在橘色的光晕里,她绝对是睡着了。现在肯定是傍晚,她猜测着。

她从毛毯中挣出来,还有些迷迷糊糊,她的新缝线扯得很疼,她把自己的重量转移到另一只胳膊上。她慢慢地把腿从毛毯里拽出来,坐了起来,靠在墙上,小心地伸展着四肢。他就屈膝坐在她旁边,他的手臂放松地搁在膝盖上。他并没有看着她,而是直视着前方的某个位置,他的头发垂落在他侧脸边。她看向他,想分辨出他的情绪,但却看不见他的眼睛。

他稍微前倾,拿了一瓶水,无言地递给她。她接过来一口喝了个精光,冰凉的水下肚,她开始胃疼。

他们沉默地坐着,Natasha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等着他先开口。

 “你感觉怎么样?”他终于打破寂静,听上去还挺关心的。

 “好点儿了。”她咕哝着。她的脑袋还在因失血而钝痛不已。

 “你流了很多血。”

 “嗯。”她回想着上午摔的那一跤。“那不过是……愚蠢的一步踏错。”她通常没这么笨拙的,但自从遇上他,这已经不再让她感到意外了。

她伸手拿过能量棒咬了一口,虽然她没觉得饿,但她需要些什么东西填填肚子,胃里空得难受。

 “我们的事,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他突然问道,声音温和,依然直视着前方。

 “我应该什么时候告诉你,在你把我从屋子的一头扔到另一头之前还是之后?”她又开始冷嘲热讽。但她立刻觉得有点后悔。除了她的不情愿之外,也根本不会有合适的时候提起那些。她嚼着一截能量棒,勉强咽下去。

他没回答。她的嗓音稍微柔和了一些,“我不想说……那些不是什么好的记忆。”

 “很多事都有了解释。”他听上去像是在她昏睡的时候想了很多。“你一直都古怪地看着我,就像在隐瞒什么秘密似的。”

她不知道自己表现得那么明显。

 “这也解释了我对你的反应。”他接着说,平静的语调里几乎能听出如释重负。

 “什么反应?”好奇心开始泛滥,她抬头看着他。

 “我忘不了你。自从我们在那条街上交手之后我就一直想起你。你给了我一种感觉,但我也说不清楚那是什么。”他顿了一下,“之后的几周,我确实跟踪了你,想搞清楚为什么你这么吸引我。我早就在你车上安了追踪器,以防万一。”

她瞪大眼,她全然不知那段时间自己被人监视了。

 “你一路跟着我到了林中小屋,就因为我吸引了你?”她怀疑地问。她低估了他在每一件事之前就事先筹划和安排好的能耐。

 “嗯,一部分吧。我也知道你很擅长收集信息。”他顿了一下,“还有,你说得没错。我想搞清楚我以前究竟在哪儿见过你。森林里的那栋房子很合适,我可以轻易抓到你,不受任何干扰。”他平静地解释着。

她震惊了,不过更主要是因为他的话让她恍然大悟。多谢了Nick,谢谢你直接把我送进他怀里。但她尽量不对自己的老板生气——他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啊。

 “而且这奏效了。”他说,还是没看她,但她能感觉到他在微笑。“我的直觉没错,我果然早就认识你了。”

从他的角度来听他们的故事挺有趣的。她开始觉得自己过去几周里忽略了自己心里那些关于他的忧虑和焦躁是很愚蠢的,她本可以准备得更为充分一些。

 “你是什么时候想起来的?”她忍不住好奇地问,既然他开始回答她的问题,多问问也无妨。

他朝她转过身,视线锁定她的眼睛,随着他转头的动作,他的头发掠过肩膀。在他身旁她感觉自己很小只。他们之间只有隐约的微光。

 “昨天晚上。在我们的小'插曲'过程中。”他说着微微一笑。

那些画面又浮现在她脑海,他站在她面前,挤在她两腿之间,手里握着一缕她的头发。

她点点头,嗯,那挺明显的。

 “然后我想起更多来了,就在今天的早些时候。”他的视线一直没离开她的,观察着她的反应。

她看向别处,保持着面无表情,不想让他看出那带给她的真实感受。他是在暗示他们曾经的亲密关系吗?她不确定他知不知道他们以前的所有关系——除了师生之外的关系。她自己也不过是最近才想起来。

 “在红房子里,我教了你很多东西。”他接着说,“那时的你和现在不一样,更柔弱一些。”他也在脑海里过着那些情景。

他开始激怒她了。“我以前当然更弱一些,跟你比起来不弱才怪。我遇见你的时候才刚刚开始那个项目。”她不高兴地说,“你那个时候还不是和现在很不一样。”

 “我想也是。”他让步道。

她又气不起来了。她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干嘛,但不管她愿不愿意,她都被困在了他身边,并且十分怀疑他最终到底会不会放她走。

 “我们吃点东西吧。”他突然站起来,抓住她的手把她也拉了起来。

 “我不饿。”

 “但我饿了。而且你也得跟我一块儿吃。”他又在发号施令了,拉着她进了厨房。她皱起眉头,有些事可能变了,但从本质上来讲,他依然在摆布着她。

000

他破天荒的在做饭,虽然又是某种罐装速食,想到这个她又想吐了,只好捂着肚子忍着。

她又检查了电脑上的进展,从早上到现在她都还没管过它。迄今为止还是没什么突破,程序还在运行。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她尽量让自己的表情保持镇定,虽然他正忙着做饭没时间看她。

他给自己盛了一碗,又递给她一碗,她心不在焉地吃着,盘腿坐在料理台上。真的用得着来张桌子和几把椅子啊

 “为什么这么慢?”他看了看屏幕,又看着她,神色平静。

她叹了口气,心里明白自己得小心回答这个问题。“好吧,我给你解释一下强行攻击是怎么个原理。当没有其他捷径来破译密码时,只能选这种方式。它自动输入大量可能的密码,逐个尝试,这得耗费很长的时间,直到匹配上正确的密码。这全凭运气。你的计算容量越大,你的速度就越快,但是我们手头的设备有限,所以快不起来。不过这种方法是被证实有效的,所以你得耐心点。”

她吞了下口水。事实上她自己也不确定这到底会不会成功。

他淡淡地看着她。“我们会知道的。”

她想知道当他的资料成功打开后会发生什么,但她不敢去想这个问题。如果她问的话,他多半会直言不讳地告诉她。想到这里她的心跳就加速了。虽然他们有过那么亲密的时刻,但她还是丝毫不怀疑他狠辣的处事方式。

 “我快烦死这幢房子了。”她提起另一个话题。

他只是耸耸肩,“我们还留在这里的唯一原因,就是那份文件还没有打开。”

那么文件打开之后,我还能活着离开吗?

一个念头掠过她的脑海。她可以利用自己的身体,反过来控制他,和他上床,博取他的信任,让他按照她的想法行事,就像她以前对付过的很多其他男人那样。但她立刻否定了这个主意。他不吃那套,她知道。他可能照样陪她玩儿,但到头来还是会杀了她。

他们吃完饭,他把盘子浸在水池里,她又拿了一瓶水,走到他身边。

 “我要去外面坐一会儿,就在后面的门廊上。我需要一点儿新鲜空气。”这是真的,屋里沉闷的空气快要让她患上鼻炎了,在屋里待久了她还会头痛。

他扬起一边眉毛看着她,权衡着。她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去吧。”

她慢慢穿过房子,走出后门,坐在门廊的台阶上。后院的草坪衰败贫瘠,余晖映照下呈现出橘色和紫色相间的奇妙景象,蟋蟀在荒草间低鸣。她静静地听着,喝着水。身后响起沉重的脚步声,他出来了,在她身边坐下。

他们沉默地坐了很久,太阳下山了,最后一抹余晖在天边渐渐黯淡下去,白日的温暖犹存,这是个不错的初秋傍晚,尽管它始于一个灰蒙蒙的早晨。远处稀稀疏疏地坐落着几幢围着栅栏的破房子,破坏了晚霞满天的壮丽美景。周围寂静得可怕。她不喜欢这地方。

 “这街坊烂透了。”她有些心不在焉,不知不觉大声说出来了。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立刻回答。

 “你觉得到现在为止,有人发现你失踪了吗?”他出其不意地问,声音低沉。

她瞥了他一眼,“我希望如此……”

他们的眼神在空中相遇了,传递着某种没有说出口的东西。

他们谁都没有再说什么。她以为他会拿他们在浴室里的那个吻来戏弄她,但他没有。

000

最后一丝光线也消失在天际,空气开始变凉了。她准备进屋去,但是有件事隐隐困扰着她——他今晚对她是否有某种期待?她不会向他屈服的,但她担心他会是什么反应。她要跟他打一架吗?

 “我要睡了。”她本想迅速站起来,但他突然伸手拉着她重新坐下来。

他转身看着她,握住她的胳膊。他的脸在微弱的光线里模糊不清,他们的视线再次相遇,他紧盯着她,让她感到心跳加速。

他慢慢把她拉向他,迅速啄吻了一下她的唇,然后松开了她。

她什么都没说,站起来进了屋,在床上躺了下来。她试图分辨他的脚步声,担心他会跟过来。

他不过是在玩儿你

她睡着前,他一直都没进来。她终于坠入沉睡。

000

一开始她只觉得有人粗鲁地摇晃着她。外面还是漆黑一片,她觉得自己不过才刚刚闭上眼睛而已。

 “Natasha, 起来。”声音非常强硬。

他站在她面前,微弱的灯光从玄关处渗进来。

 “我们要离开这儿。现在就走。拿上你的东西。”他冷冷地命令她。

她的大脑没跟上趟,“搞什——”

 “我说了,起来。”他听上去十分严厉并且不耐烦。他转身快步走出房间。

她听从了他的话。虽然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她还是站起来朝她的背包走过去,拿上背包走进厨房。他随即也进来了,把东西一股脑往包里塞。他又背上了他的步枪。

 “带上电脑。”他冲她大声说。有什么东西像一根冰锥突然刺进心脏。这感觉像是又回到了那间小木屋。他让她觉得很遥远,表情沉默冷酷。可你知道,这就是他的本来面目

她小心地把两台电脑都装进包里,他攥着她的胳膊拉着她朝后门走去,推着她出了门。他们走到他的车旁,他让她上了车,然后发动引擎,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驶出了车道。这一切加起来花了不到两分钟。

 “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为什么要走?”除了他冷冰冰的态度,半夜粗暴地把她弄醒也让她很不爽。

他没有立即回答,脚踩油门,一路飞驰。

 “只是有种预感。”他就只给了她这几个字。

她系上安全带,她一度感觉自己肾上腺素激增,这时才稍稍平静下来。

她看向窗外,无数个问题在她脑中盘旋。但他全身上下都写着别去烦他几个大字,于是她只是静静地坐着,看向车窗外的夜色。 

———————————以上是正文———————————

冬寡要挪窝了。

PS:Nat,别妄自菲薄嘛,你那套冬哥肯定吃的。不过我还是很高兴你没使那一招,冬哥可不是“很多其他男人”能相提并论的。

评论 ( 5 )
热度 ( 66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