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授权翻译】冬寡 - Blood On Our Hands - 10

第十章 - 住手

她醒过来,她的眼睛适应着灰色的阴影和窗外漏进来的蓝色的光线。夜晚很冷,但是一条毛毯包裹着她,让她保持温暖。她的身体感觉累极了,但是很舒服,她伸了伸胳膊腿儿,只想在这儿再多躺一会儿。过去这两天让她筋疲力尽。她睡了多久?她还记得自己看见最后一缕阳光,她肯定睡了有9到10个钟头了。她真的睡了这么久?她深吸一口气,闻到他的气息。她立刻记起来,这是他的毯子,他的床。她扭头四顾,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然后她听见他在厨房里捣鼓着什么。

她听着他的动静,同时能闻见自己的味道,她急需洗个澡。那会耗费一些时间,给她又一个避开他的借口,因为她现在不想面对他。她又伸了个懒腰,然后站起来,安静地走过玄关,爬上楼,打开第一扇门就找到了浴室。她走到水池边,打开水龙头,撩起冷水拍在她脸上,洗去她的睡意。水冰冷刺骨,但是让她清醒了不少。她试着在脑海里炸成一片的念头里理清头绪。昨天,她试图联络神盾局,却被抓了个现行,她真的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但他却明显忍住了没杀她。在他们吵完架之后,他把她从地上拉起来送到了自己床上,让她睡在那儿。他在玩儿她。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她一点都不喜欢这样。

镜子里的她皱着眉,一脸疲惫。她的喉咙处有清晰的指痕和抓伤。她会破解他那份该死的资料,然后离开,是死是活都另说。

她打量了一圈。这间浴室看着还不错,比这栋房子其他房间都干净多了。她转身打开花洒试了试水温,不错,水是热的。从昨天起她就觉得自己脏兮兮的,她在林中小屋里的日子遥远得像是上个世纪。门锁是好的,她甩上门。她不紧不慢地脱掉衣服,虽然她动一动就全身酸痛不已。她检查着自己光溜溜的身体,淤青多得数都数不清,全都是青紫相间的各种形状。她轻轻碰了碰那些淤伤。她应该为此而生他的气的,但她没有。她已经习惯了,不管他出不出现,她的生活方式就决定了她免不了遍身淤痕。她也观察了一下她的腿,缝线看上去还好,伤口正在愈合。最终,她走到花洒下面,站在热水下面一动不动,让她的大脑放空。当她感觉平静轻松了许多时,她开始洗刷自己,浴室里有沐浴露和毛巾可以用,八成是他带进来的东西。

她洗澡时他没来烦她。她披着湿发下了楼,走进厨房。他的电脑在料理台上,挨着她的电脑。她看着密密麻麻的编码在屏幕上滑动。她的程序至今还没找到入侵路径。她太关注电脑了,一转眼突然发现料理台上还有些别的东西——一些购物袋。

 “找着淋浴的家伙了?”他在她身后低声问。

她抖了一下。“嗯。”她没看他。他走过来在购物袋里翻找着,看不出昨天发火的痕迹。他找着了某种东西,停下来,然后伸出一只手递到她面前。一罐速溶咖啡。她抬起头,怀疑地看着他,他面无表情。

 “给我的?”

 “没错。”

 “你怎么……你什么时候出去买的这些?”她终于转身面对着他。

 “今天早上。”他还举着罐子。“你睡得很沉,我不想叫醒你。”

她从他手中接过咖啡,瞪着那几个满满当当的购物袋,无法相信自己竟然没听见他出去或者回来的动静。

 “我买了些杂货,里面也有些给你的东西。”

她开始在袋子里翻找,他给她买了——或者偷了,她不确定——卫生用品,洗发水,牙刷,还有其他一些东西。她震惊了。他昨天差点没掐死她,她恨透了他的突然入侵和没完没了的令她心惊胆战的举止。与此同时,他表现得好像他在乎她似的。如果他不想,他根本没必要为她做任何事。

他有极强的控制欲,她看得很透,这一切都是有所图的。出于某种目的,他想要尽可能久地控制她。她瞥了他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但他并没有看她,也没有指望从她那儿得到什么回应,他在专心地做一个冷三明治。她也有样学样给自己做了一个。

000

他们沉默地吃着早餐。她享受着她的速溶咖啡,这恐怕是今天早上第二好的东西了,排第一的是那个热水澡。

"Natasha."

她抬眼看着他。

 “你当时想联系谁?”他皱着眉,仿佛完全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可能是装的。

 “神盾局。”她叹了口气答道,“不过没成功,这里的信号太差了。”

他点点头。“如果神盾局来到这儿,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难道你想让更多你的朋友死在我手上吗?”他着重强调了“朋友”这个词,好像那是个谎言。

 “不,我不想。”她平静地说。“但你只有一个人,神盾局有很多特工。”难道他认为自己是不可战胜的吗?她回想起高速公路上的情形。他确实一个人就展现出了一支军队的力量。

 “更糟的情况我都见识过。”他耸耸肩。“神盾局弱爆了,他们早已四分五裂。而你的所作所为,更是让他们元气大伤。”

她没回答,他说的一部分是事实。但她把他们的整个数据库上传到网上,是为了反击九头蛇对神盾局的侵蚀。她不后悔自己的决定。“你会重回九头蛇吗?”她突然问他。

 “不会。”他立刻回答。“我自己单干更好。”

某种程度上,她支持他的想法。她也这么干过,从她从前的组织叛逃,那个组织对她很糟糕。他吃完了,收拾好剩余的食物和碗碟,然后转向她。

 “再给我展示你的电脑,我想弄明白它的工作原理。”

她扬起眉毛。一句“去死吧”已经到了她嘴边,但她吞回去了。

 “你的意思是你把它还给我了?”她更希望能拿回它,而不是完全没事可做。

他拿起她的电脑,一言不发地递给她。

他们重新并排着坐下来。她感觉到空气里弥漫着紧张感,他肯定也察觉到了,但从未表现出受其困扰。她的思绪一直飘回他们昨天对打的情景。他表现得无比的危险,但却没有像林中小屋里那样完全失控。她知道自己身处的危险,尤其当他不再需要她之后。她有些害怕当他的文件成功解锁后会发生的事情,所以她得拖延一下时间。她可以稍微放缓一下解锁程序的速度,虽然这不是长久之计。但她至少得争取点时间。

她花了接下来的几个小时给他讲解网络和文件结构的原理,自己如何接近它们。他吸收了她传达的所有信息,兴致勃勃。这节课相当长,她的喉咙都因讲太多话而沙哑了。她需要站起来走走。他肯定是注意到了她的坐立不安,然后让她休息一下,她巴不得赶紧离他远远的。

她需要一点儿独处的时间,她很少单独和同一个人待这么久,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她又在购物袋里翻找着,找她的新的洗浴用品,袋子发出沙沙的声音。浴室里一片死寂,但对她来说宛如天堂。她不紧不慢地刷牙洗脸,打理头发,给脸上和身上涂抹润肤露。这感觉要比之前好一万倍。她的思绪清晰多了,只要她不去想他。她回到楼下,开始一个人待在厨房看她的杂志,而他正忙着独自沉浸于运用他新学到的电脑知识中。

000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傍晚,他们直接跳过了午饭。她之前没觉得饿,但是现在她只觉得疼痛开始啮咬她的肠胃。早上的时候她就已经看过了他买的全部东西了,她在里面扒拉着,想好了晚餐要做什么。

很快,培根就在一口旧锅里滋滋作响,她打开一罐青豆和培根一起煎,然后用另一口锅煮了饺子。他闻着饭香过来了,她看见他那张万年冰山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

他给自己盛了一盘,她走到旁边让他先来。他一整天都很稳定,但她知道一切都可能在眨眼之间崩塌。她和他说话的语调很正常,尽可能不对他做任何评价。

连她都觉得晚餐非常可口,让她惊讶的是一切都很好。他安静地享受着他的食物,靠在料理台边缘。由于没有桌椅,她更喜欢坐在料理台上。

 “你喜欢下厨吗?”他突然问道,打破了沉默。他已经吃光了他盘子里的东西,现在正在看着她结束她的晚餐。我希望他不要老是盯着我。他的问题差点逗笑了她,这一点让她很惊讶。

 “我?不。我一般不下厨。我可以用微波炉热热东西什么的。不过就那样了。我从来没真正学过这些东西。”这是事实。她没觉得喜欢下厨,它太浪费时间了。

 “但你做了这些。”他指出这一点。

 “这太简单了,真的。”她解释道。“如果你需要配调料时,那才麻烦。我从来就搞不出来正确的味道。”

 “为什么不能。看起来也没那么难啊。”

她怀疑地看他一眼。“我没那个时间。我并不经常在家。”她就不是个居家型的人,她不得不满世界跑。过去这几年神盾局一直动荡不安。她从来没想过要过那种有夫有子有宠物的生活,太多累赘了。他看着她,像是在研究她的表情。

 “你的生活貌似相当精彩。”他听上去似乎暗藏某种暗示。深色头发后的眼睛好像在计算着什么,她在料理台上转了个身,不想回答他的话。

 “目前为止,你觉得你的生活怎么样?”她反过来问他。

他研究着她。“还算……有趣。”顿了一下。“你喜欢做一名神盾局特工吗?”

她皱起眉头。他干嘛突然问这个?

 “那是我给自己选择的身份。”她回避了他的问题,把她的盘子放在一旁。“有好时候也有坏时候。”坏时候就是我遇见你这种角色。但这后半句她没说出来。她感觉到这场谈话转错了弯。他正在试图把她引向某个方向。

 “有很长一段时间,你并不是为神盾局工作。你的资料里是这么写的。我花时间读过你的资料。”

她知道他读过。她的手放在大腿上,交叠着。公开她的资料是个巨大的错误,虽然那同时也是不可避免的。

 “事实上这挺有趣的。你经常换地方。”他继续说,观察着她,衡量着她的反应。他吃完了,收起他的盘子走过来,把它放在她旁边的料理台上。他离她仅一步之遥,她能感觉到他对她的压迫感。她意识到他想要某种东西,她真的希望他不要发现他搞得她多么紧张。

 “嗯。很不幸,我的资料现在已经公诸于世了。”她希望自己可以撤回这件事。“你喜欢你看到的吗?”她冷嘲热讽道。那些信息在外面四处散播,谁都能看到。她的假名,她从前的恋情,她犯过的罪恶。

 “你做了很多事,很多惊人的事。我一知道这点,就希望由你来解密我的资料。还有——”他歪歪脑袋,“没人会想你。你是出了名的单打独斗型,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如此。”她没回答他,她没什么可说的。

 “不过,尽管你的资料庞杂,但在时间上还是有很大的缺口。”他接着说,眼睛紧盯着她。她只是回视着他,保持着面无表情。他转身面向她。他有点像某种猎食动物,随时可能发力猛扑。她的情绪紧绷起来,准备面对任何可能的状况。

 “在你成为神盾局特工之前,你为俄罗斯卖命。”他直切要害。他面朝着她。所以这是关于俄罗斯了。当然是关于俄罗斯了。那些部分的信息大部分根本就没公开过,尤其是跟他和她相关的部分,它们根本就没进过她在神盾局的档案。她仰视着他,几缕红发垂在她脸旁。他的眼睛紧盯着她,挖掘着她的秘密。

他慢慢抬起一只手,抚向她的脸,她往后仰头避开他,用力拍开他的手。

 “住手。”她生气了,但他没有让步。

他甚至更进一步。他走过来,挤进她两腿之间,他的机械臂摁在她的大腿上,固定住她。她迅速伸出右手,平按在他胸口,把他拦在一臂之外。他整个230磅的重量俯压下来,她将无法阻止他。

 “别再靠近了。”她低声说,警告着他。

他透过缕缕深色头发之间看着她,“跟我说说俄罗斯的事。”

 “我不能。”她撒了谎,声音沙哑。“KGB对我做了些事,我记不得那些了。听着耳熟吗?”他的手在她大腿上,很沉。

他抬起右手托住她的下巴,她试图避开,但是他强迫她看着他。他研究着她的眼睛。她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反过来开始研究他。他凌乱的深色头发总是垂落下来,遮住他的脸。他深沉的,黯淡的眼睛,凝聚着不知名的风暴。他的两颊和下颔有少许胡茬。他嘴巴的线条。如果是在另一个人生里,他事实上十分的英俊。他的手越过她的肩膀,挑起一束火红的发丝,用手指感受那份顺滑。她突然很害怕他会看出些什么东西,认出些什么东西。

 “停下——”她的声音低不可闻。他的眼神直视着她的,两人的视线紧紧相连,传递着某种阴暗的没有诉诸于口的情绪。仿佛双方都意识到了什么,都明白了什么。他的表情变成了某种她曾熟悉的感觉,但她没法分辨出来。她不得不移开视线,垂下眼帘盯着她面前的防弹背心。她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只在咫尺之遥。她能感觉到他站在她两腿之间,他高大的身躯压向她。她的胃紧张得一阵阵痉挛,她就站在悬崖边,脚下是看不到尽头的虚无,再迈一步,她将万劫不复。她再也承受不了了。

 “求你——”她的手还在他胸前,试图推开他。

一开始他没有反应。他的重量依然压向她,试图得到她的回应。然后他松开手,慢慢后退。她不敢看他,一直盯着地上。

她从料理台上溜下来,无言地从他身旁几乎是落荒而逃,跑出厨房,逃离了他带来的压迫感。她躺在毛毯上,面朝墙壁。她发着抖,心脏剧烈跳动。她的脑海里刮起滔天风暴,与此同时却又一片空白。她强迫自己什么都不去想。

他们之间发生了些什么,这几乎吓破了她的胆。她感觉自己正在被拽回一个黑暗的深渊,而那是她长久以来一直极力避免的。她一个人醒着躺了很久,直到睡意终于如潮水般将她淹没。


———————————以上是正文———————————


艾玛,开始暧昧了。冬哥真是攻得我看着都腿软,Nat你跑不了了。

我特么太喜欢他们之间这种暗流涌动的张力了,sooooooooo damn hot !

评论 ( 14 )
热度 ( 65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