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授权翻译】冬寡 - Blood On Our Hands - 7

第七章 - 修补裂痕

他的呼吸依然粗重,她能感觉到他大脑里仿佛有齿轮在飞速转动,感觉到他对事态的突兀发展困惑不解。还感觉到他稍稍放松了些。

而让她自己大为惊讶的是,他开始回吻她。片刻前还握着匕首的那只手,此刻滑到她脑后,扶着她的后脑勺,把她更进一步按向他。

这个吻只持续了几秒钟。Natasha经历了情绪的大起大落,从一个惊心动魄的极端到达另一个极端。他的味道和他的嘴巴覆盖着她——她受不了了。阵阵厌恶从喉间翻涌而上,她只觉得想吐。你在亲吻这个……魔鬼……她艰难地重新找回了理智。

“你他妈放开我!”她试图抬起膝盖踢向他。冬日战士肯定也在转着类似的念头。他抬起上半身离开她一臂远,随即又用匕首指着她的喉咙,刀尖微微陷入她的肌肤,随时可以往上刺入她的脑袋。她微微喘着气,吞了下口水。

谢天谢地,他空洞的充满杀意的眼神消失了,转而困惑不解地盯着她,眨了几下眼,眼里微微发光。

这总比他的洗脑僵尸模式要好点儿他舔了舔嘴唇。

 “你还想试试其他花招吗?”他扬起眉毛,冷冷地问。

她摇摇头,这个动作导致他的匕首刺破了她喉咙处的皮肤,一小股鲜血渗了出来。她明白,这种时候自己必须老实点儿。

 “很好。”他的语气听不出恼怒的痕迹。她还能尝到自己唇上的他的味道,觉得恶心。她心知他们这个短暂的亲热之举使得他们之间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不过他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你刚才那么做是非常愚蠢的,Natasha.”

她没说话。            

 “你觉得那玩意儿能对付我是吗?”他嘲弄她,这感觉很熟悉。

 “你他妈离我远点儿。”她气得冒烟。他完全无视了她的激烈反应。

 “从现在开始,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明白吗?”

他还坐在她身上,他的重量把她牢牢压在床上。她的一侧身子凉凉的,皮肤感觉到床单的濡湿。她的腿。她还在大量失血。冬日战士也注意到了。

 “你的伤口得重新缝合,否则你熬不过接下来的行程。”他说。

Natasha觉得头晕目眩,但还是点点头。如果他要带她离开这片树林,那么到最近的镇子至少要好几个小时,即使到了镇上,也不用指望他会送她去医院。她倒也不觉得这次失血会威胁到她的生命,但她也不打算在这事儿上碰运气。

 “浴室里有个医药箱。”他压着她,她的背痛得要命,她只想让他赶紧从她身上滚开。

他没有立刻放开她,而是俯下身来,离她更近了。她注意到,虽然他面无表情,但他的眼睛却是蠢蠢欲动,暗藏着汹涌诡谲的风暴。她发现自己看着他的眼睛越久,就越是迷失在其中。他的声音突然惊醒了她。

 “不许再那么做了。”他警告她。

 “我……不会了。”她咬着牙,嘶嘶倒抽着凉气。他终于站起身来,她才重新找回了呼吸。

 “去吧。”他朝她的浴室点点头。

她坐起身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慢慢从他身旁挪过去,一瘸一拐,尽量不让右腿承担太多重量。他跟在她身后。他的匕首被他重新塞回了他腰后的皮套里。显然她一时之间是不会制造什么威胁了。

 “医药箱在哪儿?”他靠在门框边问她。

 “盥洗池下面。”她小心翼翼地弯下腰,打开了盥洗台下面的柜子,在毛巾和其他用品中翻找。她注意到自己的手在发抖。她刚把医药箱拎出来,他突然伸手抢了过去。

 “嘿!”

 “坐下。坐浴缸边上。”他命令道,打开医药箱。Natasha咬紧牙关,她一点都不想让他碰她。她气鼓鼓地走到那个老式弓足浴缸旁,坐在边上。

 “我自己能行……”

“坐稳了。”他坐在她旁边的一张脚凳上,开始用双氧水清洗她的腿。他又一次离她这么近,她不由自主地往后靠,尽量离他远点。她很讨厌他的手碰到她。双氧水淋在伤口上,带来难以忍受的刺痛,她的眼里蓄满泪水,但她使劲眨眼忍住坚决没有落泪。我他妈才不要在他面前哭呢。

她没穿裤子,感觉完全暴露着。不过,目前为止他表现得对她的身体毫无兴趣。她不觉得他会……占她的便宜,虽然这个担忧曾掠过她的脑海。他要是敢这么干,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得逞。

他解开裹起来的绷带,开始慢慢地往外抽旧缝线。他呼吸平稳,完全专注于手头的事。说不疼那是骗人的。除了撕裂的伤口,她的脑袋也越来越痛,从她撞到墙上的时候就开始了,痛得她的太阳穴一跳一跳。

 “有止痛片吗?”

他停下来,在医药箱里翻了翻,然后无言地递给她一个瓶子。她倒了两粒出来送进嘴里,努力了好几次才吞下去。

他毫无预警地开始缝第一针。她痛得要命,但一动都没动。他把撕裂的皮肤重新缝合,专注而迅速。为了忘掉疼痛,她放空了自己的脑袋。

这一天的开始很平常,她打扫了小木屋,去湖里游了个泳,给自己做了顿晚饭。而此刻那些都好像是发生在很久以前。她原本打算安安静静在这里住一段时间,随着他在她本该安全的小屋的突然出现,这一计划已经粉碎了。

 “你怎么找到我的?”她的声音微微发抖,但她希望他不会注意到。不过她并没指望他回答。他皱起眉,好像在权衡他的答案。当她刚刚放弃等他的答案时,他开口了。

 “我在你的车上安了追踪器。”

 “啥?”她目瞪口呆。“你什么时候安的?”她来这儿两天了,他在暗处观察她多久了?

 “别动。”他伸出一只手按住她的腿。既然她的行程并没有存在任何文件里,追踪器似乎是最合乎逻辑的解释了。但他怎么就能预先在她车上安个那玩意儿?她恼火地咬住嘴唇。

 “你跟踪我干什么?”

“我说过了。你的能力对我有用。”他平静地说。

 “你要是选其他特工,会比较容易。”

 “这件事只能你来做。”

 “要是只是一份资料,你肯定早就拿到手了,根本用不着来这儿。我看你来错地方了。”

 “我拿到了资料。需要你来解锁。”

 “资料在哪儿?”

 “安全的地方。”她皱眉思索着。他会带她去个地方,她得黑进一份资料。然后呢?最有可能的是他会杀了她。或者他选她做这件事还有其他的原因?他还记得他们的过去吗?

冬日战士安静地继续着他的工作。还有一个问题困扰着她。

 “你从哪儿搞到的追踪器?这种东西没那么容易弄到。”

 “九头蛇。”他简单地说。

 “所有我读过的报告都表明你已经不再为九头蛇工作了。”

 “我又不需要他们批准。”

他话音刚落,她感觉到他打了最后一个结,缝合完了。他剪断了多余的缝线,把工具都丢回医药箱,站起来走到水池边,打开水龙头洗去手上的血迹。她也站起来,感觉自己的双腿软得跟果冻似的。她走到他身旁,看向镜中的自己,不得不承认伤口的缝线看上去非常专业。

他没看她的反应,突然关上水龙头,一言不发地转身走出浴室。

她翻了个白眼,抓起一条毛巾,洗净了身上残留的污渍和血迹,忽然听见他在厅里对她大声说话。

 “带几件衣服,准备出发。我不想在这里浪费半点时间了。”

她最后往镜子里看了一眼。她的眼神疲惫无神,发丝凌乱,满身淤青——多亏了他。王八蛋。她走出浴室,他已经走回床头拿起了他的步枪。她瘸着腿走向衣橱,感觉到之前吃的止疼片终于开始见效了。

Natasha拉开第一层抽屉。

“如果你胆敢耍什么花招,我杀了你的。”他漫不经心地对她说。

她怒气冲冲地点点头,抽出一些袜子,一条新牛仔裤,然后慢吞吞地穿上衣服。与此同时他捡起她丢在地上的双肩包,在里面翻找着。包里装着她的钱包、身份证件、信用卡和一些现金。他把桌上的电脑也装了进去,拉上拉链,把背包甩到自己的肩膀上。Natasha转向角落里那张厚木桌。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这可能是个蠢透了的的主意,她脑海里有一个声音说。

 “我去拿上我的钱,在桌屉里。”

 “不行。”他不耐烦地拒绝了她的要求。“穿鞋,马上。不然你就光着脚走。给你10秒钟。”

王八蛋。

她气得冒烟,但还是服从了,大步走向门口,套上她那双脏兮兮的旧登山靴。她刚站起来,他就把她推出门外,他的机械臂攥着她的胳膊,把她牢牢锁在身旁。她踉跄着,脸颊撞上他的防弹衣。他那讨厌的气息再一次充满她鼻腔,过了一会儿她才呼吸到室外夜晚的干净、清冷的空气。

她走向自己的卡车,但是Barnes立刻把她拉往另一个方向。她真是受够了他对她没完没了的拉拉扯扯。

 “我们开我的车走。”他告诉她,把步枪背到背后。

他们开始在一片死寂的丛林里行走。现在肯定已经过了午夜了。她被树根绊倒了好几次。月亮低低地悬在树梢,月光刚刚够他们勉强看路,不至于迷失在在丛林里。她感到阵阵寒意侵袭着全身。虽然才刚刚入秋,但北方的夜晚已如初冬已至。她瞟了冬日战士一眼,他看上去好像完全不在乎周围的温度。

到底还有多远?她叹了口气。早知道他们要走这么远,她就带把手电了。她皱着眉,突然想起自己的手枪,该死的Barnes逼得她不得不把它们留在身后的小木屋里。她已经开始想念它们了,没带枪对她来说感觉就跟没穿衣服一样。

他们又走了至少十分钟才到达他的吉普车旁。他打开驾驶室的门,把她推到另一侧的乘客席,自己也在她后面钻进来。双肩包被他丢在后座,她听见他的步枪咔哒一声靠在他那一侧的车门旁。

眼前将有个漫长的车程等着他们。


———————————以上是正文———————————

“献吻计”奏效!Yay~

我超喜欢寡姐在心里骂冬哥“王八蛋”,我觉得“王八蛋”比“混蛋”要带感~气鼓鼓的Natahsa简直可爱到爆。

PS:Nat,话不要说太早,我猜你早晚会被冬哥“得逞”的。

评论 ( 12 )
热度 ( 61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