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授权翻译】冬寡 - Blood On Our Hands - 5

第五章  - 另一段记忆

她在清晨时分醒来,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不过至少她没再做噩梦了。

现在她既然沐浴着日光,前一晚那些糟糕的记忆闪回就显得挺蠢的。

“打起精神来。”她跳下床,开始为新的一天作准备。

屋里很冷,她不得不从外面拽进更多木柴,生了把小火,顺便把炉子也燃起来。她烧了壶开水,给自己泡了杯速溶咖啡和一碗燕麦片。她早已饥肠辘辘,咖啡和麦片尝起来简直就是天堂。

把碟子放入水池后,她环视一圈,她的野营包还在地上,东西乱七八糟地散落着。

是时候把这地方扫扫干净了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她给这房子做了个大扫除。所有东西都铺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她把衣服和卫生用品收起来,然后把能看得见的灰尘擦洗干净,这让房子焕然一新。当她来到桌前时,她蹲下来清理角落,然后就看见那玩意儿了。

“你好啊。”一支猎枪藏在厚重的桌底下。她检视一番,发现它还挺新的,而且装上了足够用两轮的子弹。

我猜这是来自Nick Fury阁下的好意?

很高兴知道她还有额外的保护措施。当然了,她是有两把手枪,但是再来把猎枪也不赖。

当她结束大扫除时,已经是中午了。她对自己的劳动成果感到很满意,同时也感到自己满身是汗,灰头土脸。温度平稳上升,现在室内外都很温暖,阳光透过小窗户洒进来。她走进浴室抓了条毛巾,开始徒步往湖边走。

000

她给自己做了好一会儿心理建设才下水,不过凉凉的湖水浸着肌肤的感觉好极了。一开始她只觉得冰冷刺骨,不过她一路游到了深水区。大腿上的伤口包裹着防水绷带,她回头得换条绷带,不过带医药箱不就是要拿来用的嘛。

她泳技相当出色,必要的话她能游得飞快,并且能坚持好几个钟头,这也是她耐力训练的一部分。游了一个小时,她觉得累了也饿了,就开始游回湖边。她用毛巾擦干身体,然后重新穿上衣服。

回到小木屋,她快速检查了一下电脑。没有信息,没有邮件,目前为止什么都没有。现在还早,她心想。你可能得在这里待上好一阵子呢。她不得不提醒自己。

她的肚子咕咕叫,她突然意识到自己饿坏了,但开始做饭前她还得烧开水。水渐渐烧热了,她看着满满当当的厨柜发呆。

她一次抓了两个罐子,浓缩牛肉蔬菜汤。听起来不错,炉子小了点儿,她尽可能快速地给自己做好了一顿饭。

当她开吃时,发现味道比她期望的还好。待在这种简陋的环境里,人对事物的要求多半会下降。

她至今还不能确定来这幢小木屋是不是最佳选择,不过这也不是最糟糕的。她只是觉得自己躲在这儿太无能了,像个废柴。要是留在城里,她至少还能帮忙抓捕他。

她很好奇Steve现在在干嘛,可能他们已经有线索了?

她不确定自己对他是什么感觉。她挺喜欢他,当然。他非常迷人,同时看待事情又那么单纯。但对她而言,他有时候实在甜过了头。和她不同的是,他至今仍被过去所羁绊,始终保持着他那四十年代带过来的绅士风度和礼仪。

她尝试过帮他打破堡垒,他急需一场约会来帮他赶上他如今所处的现代社会的脚步。不过那对他来说还是有点操之过急了。

她翻了个白眼。

他是个好小伙,她甚至还挺享受他们在那个电梯上的短暂亲吻的。每次提到那件事,他都害羞得不行。她笑出声来,记起那天他们在车里的聊起这个话题时的情形。

她站起身去刷碗。她闻起来一股子湖水的味道,她在屋子里转悠着。

也许是时候好好犒劳一下自己了,她想。她走进浴室,打开电热水器。一个热水澡将再美妙不过了。大扫除和游泳把她累得都腰酸背痛了。

30分钟后,她检查了热水器,发现已经足够用了。她在狭小的浴室里除去衣物,然后踏入那个老式的弓足浴缸,拉上浴帘。热水在她头顶倾泻而下,她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感觉太棒了,她只想静静享受一会儿。有那么一会儿她觉得有些发晕,脑海一片空白。最终她弯下腰,用一片小香皂清洗她的头发和身体。她的腿在热水浸泡下感觉很无力,整个人昏昏欲睡。白日的疲乏席卷了她。

还剩下不少热水,于是她干脆坐下了,沉入浴缸,让热水浇在她的头上和背上。

000

他的手指从前到后抚过她的腰线。

“我能感觉出它在这里。”他说着然后稍稍拉起她的上衣,抽出她藏在腰带外侧的匕首。

“你得把它藏好一点。稍微长眼的人都能发现它。”他把匕首塞回她手里。“这次任务很重要,你不能因为如此愚蠢的错误而搞砸了它。”

他向后退开,看着她。一年的时间过去,她发育成熟了许多。她紧紧盯着他,渴望学到更多。她的身体已经成为了一件致命的武器,她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但那还不够。他将把她培养成为整个俄罗斯帝国最顶尖的间谍,让她够格站在他的身边。

他们已经行走了许多天,一路向西走了很远,终于到达了圣彼得堡,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所在的城市。这座城市的繁华对Natasha造成了强烈的文化冲击。她从未见过如此流光溢彩、纸醉金迷的奢华之地。他们待在一间狭小的出租屋里,共度白天与黑夜。

Natasha学得很快,她最喜欢的是枪械和近身格斗,这两项是她的强项。现在他在向她展示怎么使用匕首来迅速取人性命。用匕首是他的专长之一。

“攻击的时候这样拿,能制造更深的伤口。”他放慢了动作向她讲解,沿着她的小腹到胸口比划出轨迹。“如果想一刀致命,你就转动你的手指,像这样。”他调整着她握着匕首的手指。他对她很耐心,他的触碰坚定有力,但不会弄疼她。

她看着他平静的蓝眼睛。她能感觉到他对她的态度有了显著变化。一开始他很讨厌她,那时候她只是个孱弱的小女孩。但她充分吸收了他对她的每一分一秒的训练,并且有了惊人的成长,渐渐赢得了他的尊重。她依然畏惧他。当他发脾气的时候,她不得不狂奔逃命。他有时候非常的狂暴易怒。

并且她十分崇拜他。

从来没有人能在他手下训练那么久。如果他发现他的学生不值得他花时间去训练,他会杀死他们。

“谢谢您,教官。”她突然说。

他不解地抬头看她,她也回视着他。

“谢……谢谢您训练我。”

他什么都没说。这让她紧张极了,仓皇挪开视线。

“这取决于你,取决于你如何运用我教给你的东西。在你之前,很多人都失败了。”他平静无波地说。

“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他碰了碰她的脸,替她把一缕火红的头发别到耳后。“我知道,我的小寡妇。”

她在他的触碰下只觉得脸颊滚烫,不知名的感情在胸腔里激荡,但是她不允许自己表现出半分。

他继续教她用刀。

“如果你想把它成功地藏在身上,你得把它藏在这里,”他碰了碰她的背部,“或者这里。”他收回手,把匕首平按在她的大腿上。“或者这里。”他握着匕首,把它轻轻放在她两胸之间。她点点头。

“你今晚得一个人进去。目标带着两个贴身保镖。不管用什么方法,摆脱保镖,然后干掉他。”

Natasha明白了。

000

她溜进那家河畔的高级酒店。她穿了一条昂贵的裙子和一件貂皮大衣,头发挽起来,妆容无懈可击。没有人怀疑她,她不过是这城市里某个俄罗斯富商的年轻的女儿。

她不紧不慢地走上华丽的台阶,进了大厅,在巨大的舞厅中进进出出,和其他富有的宾客们客套周旋。又走过几列台阶后,她遇见的人越来越少了。

到五楼后,她沿着走廊一路往前走,路过巨大的油画和金粉装饰的墙壁。她先往右转,再往左转,远远看见一个保镖正在关上一扇门。她向他走近,差点被裙摆绊住,脸上写满困惑和惊恐,“先生,帮帮我,我迷路了!我找不到我的父亲。”

他瞪着她,生气地皱着眉头,但不确定该怎么办。“去楼下找,小姐。这上面没人。”她又绊了一下,往前摔去。他条件反射地伸手接住她,这时她无声无息地将一把匕首插进他的喉咙。

她溜进门,毫不费力地干掉了第二个保镖。她的目标醒了,惊慌失措地坐在床上,求她饶命,许诺给她金钱和享之不尽的财富。他没受什么折磨就死去了。

000

她回到他们的出租屋。她的双手还沾满鲜血,她把它们藏在大衣口袋里。

当她进门的时候,冬日战士坐在黑暗里,沉默地等着她。

她脱掉鞋子,站在门廊一角,阴影笼罩着她。他没动,她看不见他。她站定了,等待着。

“任务完成了?”她前方有个声音问。

她点头。“是的。”

他突然冲向她,一把把她推到墙边。她的后脑撞上了她身后的墙壁,她没有反抗。

他扣住她的双手,拉高了摁在她的上方,在她发间呼吸。她嗅着他微带点汗味的男人气息,感觉双腿发软。他近在咫尺,充满侵略性,她能感觉到他覆在她身上的重量。

他低头靠近,在她耳边低语,“干得漂亮,Natasha.”然后他的唇终于落下来,覆住她的。她轻启双唇让他进来,然后弓起身子迎向他。

Natasha尖叫着醒来。她还坐在浴缸里。水还在喷洒而下,但现在已经是半温热状态了。她紧紧攫住浴缸的边缘,指节泛白,身体剧烈颤抖着。

这不是真的。这绝不可能……

她强迫自己站起来,双腿打颤。她好不容易才关掉水阀,离开浴缸,湿淋淋的身子滴着水。她又觉得恶心了,但是尽力不让自己吐出来。

这是她的一段记忆,一段此前她自己都触碰不到的记忆。

她拿了条毛巾,颤抖着手擦干了自己。

她曾经……曾经……他们有过……一段亲密关系。她跪在马桶前,把晚餐喝的汤吐了个精光。

——————————以上是正文———————————

GN们好像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

Anyway, 新的一章送上。其实我自己都有点着急了,作者真的好能磨叽,都第五章了冬哥还不出来追(杀)Nat,不过貌似Nat想起了非常了不得的事情~

预告:冬哥下一章登场!Finally!终于能看冬寡谈情说爱大打出手了,我挺鸡冻的。

评论 ( 22 )
热度 ( 67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