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授权翻译】冬寡 - Blood On Our Hands - 1

说在前面:

这篇冬寡文是在fanfiction上看到的,原作者 RedParadiseLost .

终于开始这个大工程了,其实也犹豫了挺久的,因为真的是个大工程,原文浩浩荡荡十三万多字,翻起来真的很费时,而且其实我要准备考试的说……

还有就是我在fanfiction上边给作者留言请求授权,但是作者一直没回复,所以心里挺忐忑的,担心会不会侵权。不过作者最近一次更新是一年多以前了,所以也有可能是她/他(个人觉得作者是女生,因为文字很细腻)已经忘了有这么一篇文在那儿了。因为我真的很喜欢这篇文,所以想试着翻译出来跟同样喜爱冬寡的大家一起分享,原文著作权属于原作者 RedParadiseLost, 本人的译文仅供有兴趣的同好们分享,不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我天,我真严肃……)。当然,如果同志们觉得不妥就跟我说,我会删除。

嗯,就说这么多吧。

———————————以下是正文———————————

第一章 – 失败的任务

23:11 – 阿瓦隆公寓,华盛顿

她站在电梯里,抛过光的大理石内壁映出她的影子,她毫不意外的察觉,即使妆容无懈可击,自己的眼神依旧写满了疲惫。过去这几周她都没怎么睡好,而睡眠不足对身体和精神的影响已经开始表现出来。神盾局的陷落和随之而来的后果简直让她心力交瘁,她已经习惯每次照镜子时,看见镜子里的自己空洞的眼神和凹陷的脸颊。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好像精神出问题了,没精打采地行走,执行毫无意义的任务,做任何能暂时占据她注意力的事情。

她极力避免回想起神盾局陷落的那天,以及随之而来的混乱和死亡。

都是那个人干的。

上行的电梯发出嗡嗡声,她深吸一口气,看了看电梯里的其他女孩们一眼,她们正兴奋地交头接耳。被忽略有时也是件好事,她有些嫉妒地想。

她维持着和自己身上昂贵的礼服相衬的客套笑容,感觉脸都要僵掉了。金色的卷发从裸露的肩膀上垂落下来,短得过分的裙子紧紧包裹着姣好的曲线,并未留下多少关于她身材的可供想象的空间。

她抬手掩住了一个呵欠。

她稍微调整了一下身体,进一步突出了线条美好的乳沟。那里是她希望用以吸引目光的地方,而不是她的脸蛋。不知道说到什么,其他四个女孩突然咯咯笑起来,她也跟着笑了笑。

她们都非常年轻漂亮,举止轻浮,打扮得像是要去一家高档昂贵的夜店。这些幼稚的女孩完全不知道她们将要去见的人究竟是谁,她不无同情地想。

电梯叮的一声停下,已经到顶层了。她们五个人走出来,踏入一条开阔明亮、金碧辉煌的走道。花样繁复的壁饰铺满墙壁,巨大的枝状吊灯高高悬挂天花板上,抛洒着明亮光辉。她能感觉到另外几个女孩在看到眼前情景时的兴奋之情。

好戏就要开场了,Natasha自己也开始感觉到隐隐的兴奋。

“嘿,告诉老板,姑娘们已经到了!”她听见一个男人吼了一嗓子。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迎接了他们,她注意到他们的手谨慎地放在藏在黑西服里的枪套附近,“这边走,女士们。”

她扬起甜蜜的笑容,跟在人群后面。华丽的护栏延伸至墙角,又引向不同方向的稍微小些的走廊,她们的高跟鞋敲击着大理石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把自己送到了华盛顿市区最大的顶层公寓之一,当然了,这公寓属于某个和九头蛇密切相关的混球。尽管三周前的事件导致了严重的信息泄露,但到目前为止这个人依然还未被揭发。不过好景不长了。

神盾局的陷落和随之而来的总部的分崩离析仿佛才刚刚发生,她没料到也绝对不想这么快就要出任务,尤其是她所有的掩护身份已经暴露在公众视野之下后。但是Nick坚持要她亲自跑这一趟,那老伙计顽固起来可不容拒绝。

她正要跟着其他姑娘们走进其中一个房间,一个警卫突然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拉近,男人的嘴巴靠近她的耳朵,喷着热气,“你跟我们老板完事儿之后,应该来找我玩玩,我会让你更爽的。”他的手移到她的屁股上,使劲捏了一把。

Natasha竭尽全力才忍住没揍人,而是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哦宝贝,”她也在他耳边低语,声音沙哑,“我简直迫不及待了。”她勾起唇角,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他又捏了她的屁股一把,咧着嘴给了她一个愚蠢的笑脸,然后放她进门。

她穿过重重大门,其他女孩消失在房间昏暗的光线里。这地方巨大无比,装潢豪华,纯粹是为了玩乐而建。空中飘着若有若无的音乐,她分辨出几个不同的分区、一个吧台和几张台球桌,盆栽的棕榈树和后墙上悬挂的巨大的假瀑布使得室内风格充满异国风情。一个调酒师在吧台后忙活着,她注意到有三个保镖分布在不同角落。姑娘们已经围绕在一个大块头——Aleksandrov, 和他的几个生意伙伴身边。Aleksandrov坐在沙发上,看上去肥胖臃肿,那张肥脸汗如雨下。他一把把两个姑娘同时拉到他的大腿上,已经在豪饮着上好的伏特加。这会让整个事情容易许多。

她和他们周旋了一会儿,跟Aleksandrov和他的伙伴们扯着不着边际的闲话。Aleksandrov说起话来嘹亮而粗俗,她装作对他的话很感兴趣的样子,表现得完全像一个只垂涎他巨额财富的漂亮妞儿。但她不着痕迹地保持着距离,让其他姑娘们分散这些家财万贯的俄罗斯花花公子的注意力。进来大约45分钟后,她注意到那些保镖们终于稍微放松了一点儿警惕,他们甚至趁老板们没注意的时候偷饮伏特加。

Aleksandrov的大腿上坐着一个金发姑娘,他整张脸都埋在人家姑娘胸前,双手在她身上忙活个不停。Natasha借故去卫生间,不过完全没人注意。她走了出来,穿过走廊,无声顺着墙壁前行。

“我进来了,收到了吗?”她低声说。预先藏在耳朵里的通讯器有了反应,“收到。我已经锁定你的位置了。接收终端在你右侧,右数两个房间。”通讯器另一端的神盾局特工Murry告诉她。

她走近那扇门,回头四处观察一番,然后拧动门把手,踏入黑暗的房间里。

“嘿,搞什么鬼……你是谁?”一个生气的男人嗓音“招呼”着她。

她没料到这里有人,不过既然撞上了就得解决了他。

“噢,我只是在找卫生间。”她的脸上写满无辜。她让自己的视线适应了昏暗的光线,然后看见靠墙的长桌上摆着几台笔记本电脑。宾果。

男人生气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向她扑过来,手里握着枪。“你他妈给我滚出——”她一脚踢在他喉咙上,男人扑通一声倒地不起。她右侧的桌子上还坐了一个人,那人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就已经骑在了他身上,紧接着一把匕首划过他的脖子,她能感觉到刀刃切开了他的脊髓,划断了神经。他甚至来不及发出一丁点儿声音就死了。“菜鸟。”她毫不同情地咕哝着,拉过一把椅子,连上了其中一台电脑。

她的通讯器又传来声音,“你只有两分钟时间进行传输,超过两分钟的话,九头蛇就能追踪你了。”另一端的神盾局特工提醒她。

“那就开始吧。”

出于某些原因,这头肥猪掌握着九头蛇的大量机密文件。她不清楚具体为什么,Fury没有告诉她,她的任务仅仅是下载这些文件。

她黑进了数据库,第一组数据很容易就破译了。她开始把所有数据都拷贝进一个被她藏在裙子里的小巧的U盘里,文件名在屏幕上流水般闪烁,她的手飞快敲击着键盘。

一开始进度条填充得很快,然后慢了下来,停留在93%。有两个文件夹被额外设置了保密程序,她注意到了,暗自心急。

“见鬼。”她的手指简直是在飞,她得到的指令可是复制全部信息。

“60秒,Romanoff.”

“嗯,等等。”她尝试了几种新算法,都不行。

“为什么这他妈就是不管用……”她喃喃地自言自语。

她从不同角度尝试着,运行了一种自我嵌入式的黑客手法,这应该能给她打开一扇后门。她瞟了腕表一眼,额角开始冒汗。

然后,她的算法终于找到了一个匹配数据,文件被解锁。复制继续进行。

“15秒,你必须开始准备撤了。”

传输进行得很慢,她的视线在腕表和进度条之间来回切换。

“5秒,关闭传输,立刻!”文件名“项目00012464W.S”在屏幕上闪了一下,然后传输终于完成了。

“搞定。”

“你的时间很紧,他们很有可能已经锁定你了。注意警戒。”Murry的声音说。Natasha站起来重新隐身于走道的阴影中。之前那个保镖从拐角处走过来,边走边整理衣服,然后看见了她。

“嘿,你在这儿啊!”他踉踉跄跄地走过来,邪笑着。“小甜妞儿,过来。”他拉住她,把她摁到墙上,她能闻见他身上浓重的酒味。男人俯身压住她,他的手伸进她的裙子下面,一路往上摸。Natasha任由他动作,伸手缠住他的脖子,她的唇刷过他的耳廓。

“我有些特别的东西给你。”她耳语着。

他的笑容冻住了。她收回手,他伸手摸向自己的颈后,震惊地瞪大眼。男人重重跪倒在地上,她步履轻盈地绕过他的尸体,拔出插在他脊椎里的匕首,然后转身除下他的配枪,迅速跑向电梯。

她按了通往大堂的按钮,电梯门以慢得出奇的速度缓缓合上。走廊里传来说话声,杂乱的脚步声朝她这个方向靠近。在电梯彻底关闭之前,她开枪击中了她看见的第一个人。

她的心跳得很快——他们被惊动了。她检查了枪里的子弹,弹夹是满的。

她一开始就不该同意来这儿,她叹了口气,扯下头上的金色假发,“我在电梯里。”她大声说着,踢掉了脚下的高跟鞋。

“前门有动静。试着从后门离开,那儿有一辆装甲车等着你。”她耳朵里的声音说。

她让电梯停在十楼,然后从楼梯往下狂奔。底层的消防门开着,通向空旷的大堂一侧。在离开楼梯之前,她仔细观察了周围的情况,然后顺着墙根向紧急出口跑过去。再转几个弯就到了。

有人抓住她的胳膊,一把把她转过来。

“我抓住这贱人了!在这里!”一个男人冲他的同伴们嚷嚷着。Natasha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脚踹在他的裆部,然后拿他当人肉盾牌挡在身前。另一个保镖在拐角处,朝这边射击,她先射中了他,然后开枪打死了她面前的人。

就快到了。她赤足跑过最后一段走廊,终于看见了紧急出口,这时候靠近她脑袋的墙壁突然爆炸了。某种灼热的东西擦着她的大腿飞过去,她一个翻滚躲到门框后面寻求掩护,更多的子弹打在她身旁的墙壁和地上。

“支援马上就到了,坚持住!”Murry在她耳中咆哮。

九头蛇成员从大厅冲出来,朝她的位置飞奔。她举枪对着他们,开了两枪,其中一人倒下了。她等了一会儿,听着他们的脚步声,至少有三个人。当第一个人进入她的视线范围时,她从门框后滑出来,踢中他的腿放倒了他,然后用她最后一颗子弹结果了他。她拽过男人尸体手中的自动步枪,开始向他们扫射,现在轮到那些人纷纷躲避着,寻找掩体。

她身后的消防门炸开了,Natasha迅速转身,神盾局特工倾泻而入,场面一片混乱,枪声和尖叫声震耳欲聋。他们朝她吼叫着,让她迅速撤离,当噪声平息,九头蛇成员的尸体遍地散落时,她才终于依言撤退。

她冲出深灰色的紧急出口,快步走向停在外面的其中一辆黑色货车。

滑动门打开了。

Maria Hill探出头来,脸色铁青。“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Romanoff?”Maria快气得冒烟了,“我可没指望这次任务以一场灾难结束!”

Natasha咕哝着跳进车厢。

Maria拉上滑动门,朝她怒吼着,“你到底搞到文件了吗,在你开始你的杀人派对之前?”

Natasha还从没见过她这么生气,她印象里Hill一直都是镇定、理性而冷静的,Fury的左膀右臂。大概过去这几周大家都太过紧张了,于是此刻她也终于发飙了。

Maria继续朝她吼着,“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我不想把我的团队卷入你的任务里去,你逼得我拿他们的生命冒险!”

“我拿到文件了,Hill特工。还有,我自己能行,根本就不需要你帮忙。”Natasha硬邦邦地顶回去,她也有些恼怒了。

“把东西给我吧。”Maria从她手中夺过U盘,然后上下打量着她,“你流血了。我会把你转移到一个安全的急诊室。Nick要看你的报告,不过他恐怕得等等了。”

Natasha靠在自己的座位上,闭上眼一言不发。

———————————以上是正文———————————

说在后面:

目前我干劲很足,所以会翻得比较快,尽量做到两天一更。不过后面的章节越来越长,可能就无法保证了。

至于我自己的坑,额,我只能说不会弃的。

就酱,祝大家阅读愉快。

评论 ( 1 )
热度 ( 101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