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寡】你的样子(2)

来更新了。

—————————我是正文分割线—————————

这是一家位于街角的手工服装店,外表毫不起眼,走进之后才知别有洞天。装潢典雅,格局大气,数以百计的橱窗,华服罗列,一丝不乱,纤尘不染。Natasha步履轻盈地穿过安静的大厅,对橱窗里夺人眼球的华丽衣裙一眼不看,径直向后走去。冬兵插着口袋走在女孩后面,相对于步履轻盈的Natasha而言,他看上去则不情不愿得多。

这简直蠢透了。冬兵一脸郁卒地盯着Natasha的背影,天知道他只是答应先去她的某处安全屋暂时安顿而已。他很清楚,眼下各路人马都在找他,九头蛇据点已经不再安全,况且他也不打算再回去了。过去这些天,他白天想办法收集了一些关于自己过去的资料,晚上就睡在一家又破又旧的汽车旅馆,冬日战士的脑子里向来没有生活品质这类概念,多年的杀手生涯,多恶劣的条件都有过。但是说真的,一到晚上他就快被两边房间传来的乱七八糟的恶心声音逼疯了。所以当黑寡妇提出想替现下人在欧洲的美国队长帮帮他七十年前的好兄弟时,他想了想,问她有没有合适的住处让他暂避一段时间,女孩很爽快地答应借她的某处安全屋给他住。

他记得她丢给他一把钥匙,然后把他从头到脚看了个遍,笑得开心又狡猾。

“What?”

“我们得来趟采购,比如给你买些像样的衣服什么的。”女孩打了个响指,“Let's go! ”

尽管他声明自己只需要带兜连帽衫和长裤就够了,某个固执且专制的女人还是坚持把他带来这个看上去有些年头的定制服装店。

“拜托,你这身板不穿些像样的衣服简直就是浪费。”她说。

于是他边走边琢磨这话,他这身板怎么了?

他们已经穿过大厅,Natasha轻车熟路地走进一间看上去像是工作室的屋子,他在门口停住脚步,Natasha只用后脑勺都能接收到他全身上下发射的“不情愿”的信号。

“Come on, Barnes. 老Barry非常可爱,你会喜欢他的。”她又折回来,微笑着向他保证,她很自然地伸手,想拉他进门。

他很快地侧了侧身避开,退后一步,微微抬起自己那只人类的胳膊指着她,“No.”

Natasha的笑容僵了一瞬,有些讪讪地缩回手,“My bad.”

该死,她是真的黑寡妇吗?虽然正面交锋不多,但黑寡妇和她那些花花绿绿的朋友们他早有耳闻,复仇者联盟也是九头蛇的头号威胁。更何况更早之前,黑寡妇的名号在杀手界就已堪称传奇,她的那些历史他也知道得七七八八,这绝对不是个三言两语能概括的女人。更何况,那个名单……

他以为这样一个女人,不该看上去如此天真甜美才对。那一脸无辜的表情简直要命,他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

“嘿,小子。”身后想起一个苍老但中气十足的声音,“绅士不该对一位如此美丽的女士这般无礼。”

Natasha眼睁睁看着白发苍苍的老Barry举起自己当拐杖使的雨伞敲了敲冬兵的头。

Natasha自认为自己这辈子也算是什么都见着了,可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冷血杀手,名震诸国的冬日战士,竟然被一位文质彬彬、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爷爷敲了脑袋,就在她眼前。

不管在后来的岁月里,Natasha拿这一幕调侃了他多少回,但眼下她甚至来不及欣赏冬兵的表情,而是闪电般冲过来,热情地拥抱了白发苍苍的老Barry,把后背留给冬兵,有意无意地挡在两人之间。他们的对面立着一面巨大的落地镜,冬兵转过身,越过两人的肩膀,看见镜子里的女孩和他对视,用口型无声地说:“He meant no offense, please, don't overreact.”紧接着又对老头说:“Hey Barry,见到你真高兴。”

老Barry是个中等个头的老头,须发尽白,但是人很精神,一身剪裁得宜的西装,稳重妥帖,有种令人舒服的风度和优雅。他拥着娇小的红发女孩,轻拍她的后背,每一条皱纹都温和而慈祥。

“我也是,我亲爱的Sheila。好久不见了,我一直都非常想念你。”

她从镜子里看见冬兵看了她一眼。

“我知道。是我的错,我应该更经常来看你的。”Natasha真心实意地感到抱歉,然而她一刻都没忘记过一边还有一个难分敌友的超级战士,刚刚可是挨了老Barry的拐杖,这事儿可一点都不光荣,并且以她对他的“了解”,冬日战士可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哪。

Natasha转身拉过冬兵,不惧他浑身上下散发着的冷冰冰的抗拒信号,紧紧挽住他的机械臂,为两人做介绍。“Barry,我想让你见见James,他是我的,呃,朋友,James,这是Barry,我的老朋友了。Barry能做出世界上最棒的西装和晚礼服。”

她一边说着一边状似亲密地倚在他身畔,微微踮起脚尖,微笑着,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她的身体非常的柔软,这是冬兵此时此刻最直观的感受。并且随着她的靠近,她身上的迷人香气愈发清晰。

下雨了,他突然毫无道理地冒出这个念头。

他并没有像她担心的那样暴怒而起,事实上任务之外的冬兵和她对他的印象非常不一样,而Natasha开始渐渐了解到这一点。

他看了她一眼,她挽着他机械臂的那只手非常用力,他知道她在想什么,但实际上,若他真想发个脾气什么的,她这点力气可拦不住他。让Natasha欣慰,或者说惊讶的是,曾经拆车门拆飞机当家常便饭的冬兵,在莫名挨了雨伞之辱后,并没有和老Barry来个单手举高高然后拆了这家店的打算,甚至连插在兜里的机械臂都没动一下,只不过是表情郁闷了一点,嘴巴撅得明显了一点,看上去更像包子了一点。他盯着气度从容、全不知自己教训的是何等人物的老Barry看了许久,而后者自从自己转过身来后,也一直紧紧盯着他,渐渐的,原本泰然沉稳的眼神,带上了隐隐的震惊和些许的应该可以被称作是恐惧的东西。那眼神让他觉得不舒服。

他认出自己了——他立刻察觉到这一点,但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冬日战士绝不会轻易被人认出,这不对劲。

“拷问他。”

他的大脑中立刻响起这个声音,他知道这是冬日战士的第一反应。

然而他现在不仅仅是冬日战士了不是吗?冷静,James Buchanan Barnes, 这人是她的朋友。他在无人看得见的地方死死攥紧拳头,强迫自己去注意身旁的女孩,他若此时发起攻击,她毫无疑问会全力保护老Barry,最后的结果是他将和她正面交锋,虽然她机敏狡猾,但论近身搏斗,她从他这儿可讨不到便宜。

而他越来越发现自己不想伤到她。一点儿都不想。

冷静,James Buchanan Barnes, 给我冷静点儿。

他很费了些毅力,才压制住属于冬日战士那一部分的意识,强迫自己挪开视线,松开拳头,一言不发地拿开她的手,然后面无表情地转身走开。

“我在外面等你。”

他听见身后,她柔和的嗓音在为他的无礼道歉,“抱歉Barry, James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并且他这段日子经历了很多,请原谅他。”

古朴的桃木大门在他身后重重合上,隔断了老Barry满含震惊的低语,“上帝啊,我亲爱的Sheila, 我一定是疯了,这不可能……”

冬天的夜晚寒气逼人,夜空晴朗明净。他在街角的暗处等了一会儿,她没过多久就出来了,朝他所在的角落走过来,他几乎是立刻注意到她的情绪有了种微妙的变化。

女孩脸上没有了那种他渐渐熟悉的活泼促狭的神情,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什么都没说。他们一前一后走在冬夜里,走过一盏又一盏的路灯,昏黄的灯光下,他们的影子交错着拉长又缩短,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

她所谓的的安全屋是位于两条街外的一套单身公寓,这是一栋六层的公寓楼,不新不旧,毫不起眼。她领着他上了二楼,上楼过程中甚至还能听见其他住户家里传来的音响声和小孩的笑声。她在二楼左边的公寓门口停下,简单说了声到了。

“进去吧,Barnes。”女孩推开门,按下电灯开关。“这是你的地盘了,睡个好觉,做个好梦。还有,不要消失。”

“你住哪儿?”冬兵打量着屋内简单整齐的陈设,问她。

她眨眨眼,“我的另一个安全屋。”

“哪里?”

“噢,如果你想串个门什么的,我随时欢迎。”Natasha伸出一根手指往上指了指,她的神情恢复了他乐于看见的活泼促狭,“就在你头顶上。”

她冲他笑笑,随即转过身,从他身旁走过。

他看着女孩的背影,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她今天晚上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不知从何而来的一股力量驱使他伸手握住她的胳膊。

女孩站住了,转头看着他,微微蹙着眉。

“What? ”

“你在想什么?”

她看上去有些惊讶,却又微微笑起来,“你在意?”

“我不知道。”他犹豫着,“也许吧,我就是想知道。”

接下来的一幕出乎他的意料,他看见她的脸迅速靠近,夜色掩映下的小小脸庞白皙皎洁,美得令人屏息,然后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他的侧脸,仿佛羽毛轻盈拂过,转瞬即逝。

然而就在这同一时刻,他的脑海里突然一阵剧烈抽痛,像一把尖刀在他脑中狠狠刮过,伴着无数零碎片段倏忽闪过,毫无道理,杂乱无章。见鬼,他闭了闭眼,皱着眉等着那该死的抽痛过去。她可真好看,她的唇可真软,她的味道可真好闻,她火红的头发拂在他脸上,像温柔调皮的婴儿手指,她的一切都是这么完美,他无比清晰地听见自己曾经如机器般精确的心跳,此刻重重撞击着他的胸腔,以一种完全陌生的节奏。

她很快抽身离开,他看着她。

“你会知道的,James. 我保证。”她的微笑被夜色笼上了一层神秘莫测的意味,依然美得惊人,“在合适的时候。”

————————我是未完待续分割线————————

我爱冬寡,爱死了。我一定要写完,握拳。

评论 ( 6 )
热度 ( 59 )

© Dearest_Natasha | Powered by LOFTER